【叶蓝】没有,快滚,再问打死你(中)

*更新啦

*前文点我主页

“你有没有……看到……那个……”

“没有,快滚,再问打死你。”

叶修绕到这个嘴里声声喊着“老叶”的小伙子面前,看他这不清醒的样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不过是出来买包烟,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回事儿,看了下四周又没人,就这么个喝醉了的小年轻,指不定得遇到什么事儿。

他这正观察着呢,那边蓝河又喊了一声,叶修一想,行吧,这也是有缘。

叶修靠近了些想看看这小伙子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对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过一会儿说:“你不是老夜啊……”

“我是老叶啊。”

叶修成心逗他,结果就遭报应了。

你没法跟喝醉的人讲道理。

蓝河听到他那句话以后就拉着叶修的手抱在了怀里,嘴里还说着:“你不是老夜……嗯,那也挺好的。”

叶修眼见人靠着他就要陷入睡眠了,赶紧把手抽出来又把要倒的人给扶正了。

“好什么啊?你喊的是你朋友?啧,别是失恋了吧。”

然后就见着蓝河委委屈屈地拉他衣角,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

“真失恋了啊?现在的小同志啊……”

这次再拉就拉不动了,蓝河那只手跟粘他衣服上了一样,叶修硬是没能掰的开,他拉着蓝河两只手,跟人对视了半天。

叶修有些苦恼:“哥没路边捡人这爱好啊。”

这正僵持着呢,离开的车前子和夜度寒潭终于一块儿回来了。

“你也不能把他一个人扔那儿啊,出事儿咋办?”

“四周都没人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你不担心有人对他做什么,我还担心他自己会对自己做什么。”

“不会吧,老蓝不是酒品挺好的吗?”

“你那是没见过。”车前子跟蓝河认识时间更长些,“你看那儿是不是……”

车前子说的那儿就是指的蓝河和叶修了。

两个人加快速度赶到好友身旁,怀疑地询问叶修,等三言两语地解释清了,两边都哭笑不得。

夜度寒潭认真地替蓝河挽回形象:“他平时不这样,真的。”

叶修笑了下,答:“我信,不然早被人贩子拐了。”

车前子扶着蓝河问他:“老蓝,咱换个衣服捏成不?来老夜,衣服递过来。”

他一说老夜,两个人都转头看他。

“看啥呢?你们被蓝河感染了啊?”说完又转头跟蓝河说话,“河河,你喊的老夜就这儿,给你随便拉。”

喝醉的河河完全不理他,还把脑袋靠到双手的地方,一副我就这么睡了的样子。

“要不这样吧。”烟瘾犯了的叶修主动提出解决办法,他把衣服脱了下来,车前子和夜度寒潭配合默契地把蓝河扶稳了。

“我这衣服就先放你们这儿了。”叶修一边掏衣服里的烟钱一边说,“来留个联系方式,好好保管之后还我,哥可没几件衣服了。”

车前子保持着复杂的心情跟叶修交换了QQ,据后者说因为他没有手机。

两人目送着好心市民叶先生的背影离开,转身看着喝醉了还迷糊着的人,相视叹气,扶起蓝河准备回去了。

走了一截路,又来了一阵寒冷的风,蓝河又清醒些了,看了眼自己旁边的两个人。

“你们俩刚结婚去啦?”

夜度寒潭把他手里的衣服扯出来罩到他头上像个盖头。

“闭嘴!再说话把你嫁出去!”

第二天,蓝河从办公室的沙发上醒来,脑仁虽疼第一个念头还是:“我已经敬业到睡办公室了?”,不过这想法也就闪了一下,然后他就想起来了。

车前子推门进来跟他打招呼:“大佬醒了?”

“你们也太坑了,送我回家行不?哎我这腰,我这脖子……”蓝河伸懒腰伸的龇牙咧嘴。

“这不太好吧……”车前子给他接了杯水,“要让你带着别人的外套回家,给人知道了你怎么说得清啊?”

“外套?什么外套?”

“就你死攥着不松手的那件。喏。”车前子用嘴部动作给他示意,“现在被你抛弃挨着沙发靠背那件。”

蓝河转头一看——他又被这动作搞的直抽气——那儿果然有件被压皱了的衣服。

“这哪儿来的?”蓝河把衣服拎起来抖了两下,“水搁桌上吧,快告诉我!”

“真不记得啦?嘿……你有够翻脸无情的啊。”

蓝河作出个死鱼眼看着他,车前子跟他互相伤害多年,这点攻击基本免疫,就这蓝河这表情,把昨晚上的事浮夸地给他讲了遍。

蓝河听完把头埋进别人的外套里,心想,我怎么是这样的人啊……又突然皱着眉抬起头来,这外套好重的烟味。

—————————TBC—————————

照这么下去可能上中下也写不完了,也可能写的完【说些废话

2017-05-17叶蓝蓝河
评论-6 热度-86

评论(6)

热度(86)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