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齐】东边日出西边雨(下)

*【梦间集手游】圣火令x齐眉棍

*偏游戏设定

*最后一章小爆一下字数,其实也没爆多少


等他睡熟,圣火令圈着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能睡得更舒服一些。在这过程中齐眉棍竟然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按理他们这样的人都是分外警觉的,他如今的反应应是出于对身边人的信任,这一认知使得圣火令感到有些愉快。

然而夜晚虽然寂静,却也正是黑暗势力行动的时候。

鬼魅的身影第四次从林间闪过,目的如此明确地想要引开他,圣火令在心中权衡是置之不理还是一探究竟,正在思量间又是一片阴影略过,火光都跟着闪动了一下,圣火令暗自叹息这是躲不过去了。

齐眉棍依旧在睡眠中,只是眉头微蹙,似是并不安稳,圣火令猜想或许是魍魉的...

【圣齐】东边日出西边雨(中)

*【梦间集手游】圣火令x齐眉棍

*ooc,因为我不是一个会撩的人啊

*中间大概有设定bug,请当做没看到【x


圣火令手上的伤果然如他所说并不严重,齐眉棍领着他到附近的溪流洗净了伤口。

两人身上都没有带包扎的东西,也没有伤药,齐眉棍微微侧身,把自己右肩后搭着的披帛解下,撕开,拉过他受伤的手臂,又抬头想问他这样将就一下是否可行,却看到圣火令低着头发呆,而这样的情况从他受伤开始出现了好几次。

“你真的不要紧吗?”

“不是说了没事了。”圣火令另一只手顺势握住他的手腕,“齐眉想要我怎么证明给你看呢?”

齐眉棍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低头看了他的伤口一会儿,才道:“请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圣齐】东边日出西边雨(上)

*【梦间集手游】圣火令x齐眉棍

*互撩组,无剑男性设定

*然而并没有抽到波斯猫和七妹


“少室山?”无剑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这不是……”

圣火令等着他说下去,无剑却转了个方向,喊道:“齐眉!过来一下。”

手捏一串佛珠的青年逐渐走近,这位性子温和的同伴是几天前才加入他们的,如果圣火令没有记错的话,他当时的确是说自己来自少室山,无剑的用意自然能猜到几分。

魍魉之灾肆虐,此处经他多番查探,灵气最盛之地正是在少室山上,也就是引魂镜的所在了。圣火令眨了下一双鸳鸯眼,无剑已经同齐眉棍解释清楚,后者顺从点头。

性子柔和的人他也见得不少,只是这位似乎有些过于温顺了,圣火令回转思绪,齐眉棍已经...

新疆也地震了,最近地壳运动是不是有点频繁

今天看到一个APP,地震预警,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开发的,地震带上的朋友可以下一个

【叶蓝】穿过旷野的风

*可能不是一篇可爱的文

*祝平安

蓝河面朝窗户坐着,面前摆着一本日记,手握着笔,他写:我本来打算——

窗外的行道树前几天被修整过,挡不住阳光直射,这会儿照进来晃眼,蓝河准备去把窗帘拉上,站起来后又发现换个位置更方便,于是他走到桌子的另一边,坐下。

本子上的话被打断,再重新下笔他突然不想写这一句了,覆盖上五个汉字的是一道一道横着的黑线,他在重复这个动作的同时眼眶发热,还带了些痒意,有眼泪即将翻出来,蓝河用手抹了一把。

没有眼泪。

什么都没有。

写出来的第二句话被划掉,蓝河在最后两排写:离开蓝溪阁,准备去旅行。

北纬三十度,蓝河决定沿着这条线从东往西走,最后到达西藏,他把这个计划发...

这次B萌投票啊,如果河河进前8,重新分组和烦烦对上了,那脑个娱乐圈paro差不多就是……

河粉:请大家给蓝河投票!河河加油!河河最棒!

河河:请大家给黄少投票!黄少加油!黄少最棒!

#我怀疑我爱豆是个卧底#

今天就把真爱票投给蓝蓝了,票数好紧张,大家加油吧

存稿,刷屏见谅

【16年7月的,哇我16年到底在干吗】【这篇带春笔和曙夜,结果叶蓝都还没正式展开】
#叶蓝##办公室都在秀恩爱就我一个异地恋怎么办#

树洞

整个办公室都是秀恩爱的好痛苦

#1L楼主
那几个人简直不让我这个异地恋活

#2L
本来以为是单身狗的悲鸣结果……呵呵

#3L
楼主,有的恋就不错了,别挑

#4L
本单身狗is watching you.눈_눈

#5L
你们别这样,万一楼主绿成狗了呢

#6L
只有我这个小天使在意干货,楼主要是再不说点什么才会绿成狗

#7L楼主
他那个人的性格,我一点都不担心这种事
我槽的是我们办公室那两对,我们办公室,除了我还有四个人

#8L
所以你们办公...

存稿,刷屏见谅

【16年5月……我那时候是效率高还是在摸鱼啊´<_`】
#叶蓝##邪教#

今日是蓝家小公子的十八岁生辰,府上一片热闹喜气,可老爷夫人却是面带愁容,只因十八岁正是小儿子外出游历的时候了。

蓝家有两位少爷,二少爷蓝河平日里就对江湖侠客多有向往,从小比起在私塾里摇头晃脑念书舞刀弄剑的时候还多些,十五岁那年就想着要出去闯荡江湖,二老哪儿肯啊,还是大少爷给劝住了,最后应下了等他到了十八岁才能同意。

本是想着在这三年间将蓝河的兴趣移到另外的物事上,没成想反倒被小少爷发现了自己父亲与蓝雨门下一堂主是旧交。

蓝河跟朋友都挨个道了别,第二日收拾包袱时才真有了些要离家的感...

存稿,刷屏见谅

【16年4月的稿子……】
#叶蓝##破军星01#

[开平四十三年,上查皇子荣乃灾星转世,有厄。疑之者众。三日,宅中发大火,祸及周,多有死伤,钱货皆损。然后信之者数。适先皇薨,未遗诏,而皇子仅余上。遂及位,号永安。《溪山笔谈》]

永安五年,观星殿中。

“破军星降世,立即上报。”

“你……当真信这星辰变化与世人相关?”

“我等不过受命观星,听令即可,多想何用。”

长袍男子犹豫了一会儿,转身离开,应是上报消息去了。

然而这件事在民间却并没有产生影响,皇朝上层压下了这一发现,说是为了百姓安定,避免恐慌,但心存疑虑的人仍旧不少,或者说这部分人都存了异心。

破军星主杀伐,杀...

手机屏被针线盒砸坏了,存个稿子,这些可能不会有后续就不打tag了

本来想一次发的,结果lof说我有敏感词,一篇一篇来吧,哪篇有哪篇就不存了吧

可能刷屏,见谅

【这篇15年11月写的´_>`】
#叶蓝##关于“我也喜欢你”这件事01#

看到某个头顶兴欣公会的战法迎面而来,蓝河条件反射就准备给他一剑,结果在听到那个自带嘲讽的声音从对面传来的时候,手被吓得一抖,然后蓝桥春雪本来流畅的动作突然一抽就直直地朝战法撞去,对方普通地举起长矛,蓝桥春雪被刺了个对穿,就这样还顺利地扑到了人怀里。

白天蓝河刚听到叶修退役的消息还难过了好一阵,晚上就在抢怪大战中再次看见了他英勇的身影。...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