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此路是我开(完)

*提前说下,中秋快乐!

*lof有合集功能了,试一下

*这章6k左右,我开脑洞的时候以为全文4k就能完


翌日一早,蓝河一睁眼就看到的是叶修坐在桌前,一手撑着脸,满眼温柔地看着他,蓝河给吓清醒了。

叶修并不在意他这个过激反应,招呼他过来吃饭,蓝河想说让他先出去自己好穿衣束发,又觉得太过刻意,于是侧过身套上了衣服,快速地整理好了。等他拿过发带准备绑头发的时候才发现叶修已经踱步到他身旁了。

“来我帮你,哥可擅长这个了。”

蓝河想拒绝,但他的口才不允许他做到这件事,只好坐在凳子上任人摆布。

“蓝河公子头发不错啊,摸着舒服。”叶修夸他。

“你这说得……你摸过多少人的头发?”

“比我...

就是那个“你是什么做成的”测试
怎么感觉是个虐虐的故事,有哪位太太愿意写吗

【叶蓝】此路是我开(下)

*上在这里中在这里,虽然是下但还没完

*本篇中有张韩暗示出现,请注意避让

*吃了一周的瓜回来写东西了= =


蓝河羞恼地单方面决定一个时辰内不跟他说话,然而叶修显然没有感受到他这番不理人的决心,跟他介绍道:“这位是张新杰。”然后朝另一边道:“蓝河,我的救命恩人,蓝溪阁的。”

“不不不,还没到救命的程度。”蓝河慌忙道,又转而对叶修说,“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蓝溪阁的,我不记得曾跟你说起过。”

于是片刻功夫,蓝河才下定的决心已经宣告失败。

叶修回道:“你剑上写着。”

蓝河摸了下大哥给自己的佩剑,上面有着蓝溪阁特有的纹饰,只是蓝河也是现在才知晓这就是纹饰代表着什么。

“你怎么...

【叶蓝】此路是我开(中)

*上篇在这里

*完了我话太多希望能控制在下篇写完

*虽然这章还没写到但之后可能会出现张韩,先预警一下


第二天蓝河被阳光刺醒,周围只有一对燃过的灰烬,叶修已经不见了,他以为对方是该离开了,昨晚的事叶修口中的人情也该算是换完了。蓝河抓着行囊立在原地,心里竟然有些失落和迷茫,不过他以为的也就是以为了,还没等他细究那点失落,叶修就回来了,还带着不少东西。

“醒了啊,正好,来帮着带点,不然路上没的吃。”

叶修塞给他一个包裹,自己还背了一个。

“这什么?”

“吃的喝的用的,我们走另一条近路,人少,没地方买东西了,多带点。”

蓝河被他的“我们”砸的头晕,还是明白过来这是他要和自己同行的意...

【叶蓝】此路是我开(上)

*我回来了(小声

*文里的地名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名词都是瞎说的


临近晌午,蓼洲城中央大道上人群熙熙攘攘,蓝河提着佩剑入了一家客栈准备解决午饭,等着上菜的间隙被隔壁的骚动吸引了注意力。

蓝家小少爷对江湖向往之极,好不容易求了大哥同意,揣着一封信遵从大哥指示去往峄城拜师,如今骚动就在眼前,他是必定不能坐视不理了。

看热闹的人伸长了脖子,蓝河走到边上拍人肩膀,八卦群众不用他多问就把过程说了个明白。说来简单,不过是有人吃饭不想付钱,只是这人态度很好,也不是要赖账。

蓝河看了一会儿,那人从怀里摸了个木牌出来,说是“煮酒论道”的令牌,拿来抵饭钱。

所谓“煮酒论道”实际上是武林大会之类的东西...

老叶生日快乐,终于又长一岁了啊马上就要遇到蓝蓝了吧

弟弟也生日快乐

我就知道又赶不上,改论文改的天昏地暗,我先写着吧😔

【叶蓝】抱心

*之前说补的蓝蓝的生贺

*日常小甜饼

*看到台历上标的“叶修生日”四个字瑟瑟发抖


12月已经进入了人人在微博上喊冷的阶段了,然而作为一个宅男,作为一个G市的宅男,蓝河从来对这件事感受十分的不深,只有在和其他公会的人互相嘲讽被怼“当我们谈论冬天的时候请G市人主动退群”时才最能感觉到原来祖国大地真的入冬了,还有千万同胞在冷空气中瑟瑟发抖。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蓝河在男朋友的房间里裹着被子缩成一团,文艺地想:难道这就是我脱团的代价吗?他翻了个身去看自己的男友,碰到边上依旧冰凉的床铺又被冻得内心哀嚎。

蓝河死死捏着被子,只露了小半个脸在外面,生怕冷风趁机钻进被窝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

忍不住卖一下AWM的安利,因为发烧颓了两天没写论文看小说去了然后发现真的不该看那种又好看又短又意犹未尽的文不然看完了被撩的心痒又没有多的可以嗑还没有同人看我还想再看一百章,总之,我是想说去看AWM好不好来了解一下祁醉哥哥,了解一下这个满嘴骚话的老畜牲,我忍过了但实在是想像祁醉哥哥讲童养媳的故事一样bb两句不然平静不下来写东西,Youth真的又酷又帅又酷又帅!祁醉虽然又撩又浪但真的很温柔,于炀也是认真又坚强,((要是有人能吃我安利就好了

好了我平静一点了,论文进度快到一半,之前还记着五六个脑洞,还有填那篇的坑,去年蓝蓝的生贺还没补其实写了一半了……然后老叶的生日又快到了想做个动图也不知道做不做...

#叶蓝##备注#

*皮一下

*我对不起大春

*希望会长能原谅我

蓝河洗澡去了,手机在桌上响个不停,叶修拿过来一看,来电人备注着“妈”。

他把电话接起来,说道:“喂,妈?”

对面没出声,他跟着解释:“我是叶修。”

“啊?”

这声音,怎么有点奇怪呢,叶修也没多想,补充了句:“阿远在洗澡。”

这话对面终于说话了,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叶神?”

“……”

然后两边相对无言了一会儿,那边的声音说道:“一会儿他出来了麻烦您让他给我回个电话。”

电话被挂断了。

叶修拿着手机胡思乱想,等蓝河出来了他挨过去问。

“刚才咱妈给你打电话,接起来怎么是个男人。”

“啊,是大春。”蓝河...

#叶蓝##兴欣公会了解一下#

*一个相互暗恋条件下的逗蓝

*摸鱼使我快乐

那个剑客,绝对是蓝河。叶修凭借自己多年的荣耀经验这么判断。

他现在操纵着一个小号组在一个野队里。

过年时候他还是心心念念都是荣耀,只是好友列表正好一片灰暗,很有过年期间“凋零破落”的感觉。

幸好走亲戚不如打游戏的不只他一个,各位网友在世界上喊人组队,叶修随缘加了一个。

这副本本来就不算难,叶修又没有要掩盖实力的意思,等一趟打下来几个人都请求加他好友,方便以后抱大神大腿。叶修慢悠悠地挨着点了同意,等着剑客给他发消息。

果然,尽职尽责的蓝团长在假期也不忘给蓝溪阁招新。

[兄弟,我看你操作这么好,还没有加公会...

1 | 17
©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