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黑巧克力(上)

*新年快乐
@叔妹是妹子不是大叔  的点文,之前那篇《尘埃落定》卡死了所以另外写了一篇,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qvq
*本来想写七年之痒梗的但是不太对好像,OOC
*

“我觉得我们需要冷静一下。”

说出这句话后蓝河觉得自己那一瞬间才真的是和冷静不沾边了,而另一位却像是比他冷静的多,就坡下驴的本领和平时发挥的一样棒,顺着这句话让他冷静下来结束这不知第几次的争吵。
但是蓝河选择继续不冷静。
门关上之前蓝河留了一句“我出去一下”在房间里。
他们出柜三年,在一起六年,认识九年。其他人无关的谩骂鄙夷都不在考虑范围内,但扯着血肉放不下的家里人态度也只从歇斯底里地要棒打鸳鸯变成冷冷的旁观。
或者是得不到家人祝福,但更可能是所谓的七年之痒,虽然现在还不到七年,但大大小小的架确实已经吵了不少。最开始爱正浓时一点点摩擦就跟海里的一串气泡一样不起眼,过了就算,两个人都不在意,到今天堆成难以忽视平静不下的风浪。
夜晚的风凉意十足,抓紧了机会就从衣服的各个缝隙灌进去,蓝河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头部没有遮盖物还是让他脑袋疼,但也吹的他搅作一团浆糊的思绪更加活跃了些。
蓝河想起四年前刚刚出柜那会儿压力大的跟过来人粱易春诉苦,对方望着电脑前猛敲键盘的笔言飞这么说的。
“那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成败都在于你们两个。”
现在蓝河倒是有了几分真切的感觉,他们磨着家里人走到现在,却是被快自己给拖垮了。
就和中学生的历史书一样,时间一过的久了里面的内容就得跟着增多。想想他们吵过的架,一开始还是细小的不算什么,到后来除了现在还有过去的一二三四五六次都能再翻出来充实吵架的内容和时间。在以前的伤疤上补刀子,两个人都不愿意,情绪上来了又干的得心应手。
争吵这种东西到最后大多会丢失最初的理由,开始翻旧账时就只是负面情绪的发泄了,所以蓝河现在总觉得累的慌,他感觉到叶修应该也是这样,荣耀里仿佛无所不能的大神在面对现实时也一样心累的抓瞎。但他们都不敢随便喊停,就怕停下的不止是争吵,连他们两个人好不容易推到现在的进程也没了,现实又没有进度保存。
然而现在他喊了,他说他们需要让翻滚的情绪冷静一下。
不过还真是冷啊。
身上的衣服裹得再紧也有些薄了,夜深露重风凉,暴露在建筑物外面实在不是什么好主意,蓝河揣在口袋里的手不停地摩挲着账号卡的边,他想荣耀了。
和叶修在一起之前他的工作是荣耀,和叶修在一起之后连空余的休息时间都被带的献给了荣耀,这样的习惯在长久的时间中刻进了骨子里变成本能一样的东西,现在即使是脑内混乱蓝河还是下意识想要通过蓝桥春雪或者绝色看着荣耀的世界。
附近就有网吧,蓝河走进去后又有片刻的晃神,眼前闪过些六七年前他第一次走进兴欣网吧时的场景,没办法他这个时候脑子里都是叶修就和脑子里都是荣耀一样。直到网管叫他 ,蓝河回过神来,记得叶大神以前在兴欣也做过网管,可惜那个时候他们只在网游里立场对立。
啊啊又走神了,总是回忆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之前下线后随手放进衣服包里的账号卡是绝色,蓝河上线后还是忍住了没去翻好友列表,不过他却能肯定叶修在线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一百,在这一点上他们总是一样的。
蓝河操纵着绝色在地图上乱逛,偶尔有人给他发消息,手指在键盘上摸索了好一会儿还是什么都没回,直到收到叶修的消息。给了对方自己的坐标,蓝河就没再移动了,盯着屏幕发呆等对方找过来。
熟悉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蓝河调转绝色的视角朝四周望去,在他斜后方看到了一身红衣的剑客,头顶名称“倾城”。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蓝河看着倾城的眼睛,像是能通过这双眼睛看到那头电脑屏幕前同样注视着他的叶修。持续的沉默让蓝河又觉得有些冷,他想不到叶修现在是什么表情,内心摇晃了半天才最终定住,张了张嘴,一句话堵在喉咙里还是出不来,那些说不出口的话大多都会从指尖流出。蓝河磨磨蹭蹭地敲完了字,把勇气都堆在了点“发送”的那一下,大概是要趁着一鼓作气,蓝河又快速地敲完一句话,却在发送的瞬间“再而衰,三而竭”了,手在键盘上转了个弯,敲在了删除键上,输入框里的字又一个个清除干净。既然最严重的一句话都说了,那后面的解释再多也是无用只增添些钝痛。
蓝河把视线从输入框转到对话框上,已经有了新的文字泡。
刚才飘着的那句“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已经消失,现在只有一个简短的“嗯”。
叶修只回了一个字,连标点都不打。
这不太像他说话的风格。
蓝河慌忙地打了个招呼就下线了,看着网吧里电脑空空荡荡的桌面,他突然觉得心里像堵了石块一样咯得疼,又像是有风从石块的缝隙灌进去,还是疼。

显示器上同一个画面保持了很久,简单到不行的两句对话早就不见,只有红衣的角色站在那里,但叶修仿佛还是能看见那些字飘在眼前。他和蓝河都对对方很是了解了,所以才在那个时候回答了“嗯”。真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结果是这条路走不通了换一种试试吧,然而感情里面本来不是个太理智的世界,所以还是,难受。

房间里的东西很快收拾了一遍,蓝河第二天就搬走了自己的东西,速度快的跟逃跑一样。

而现在那个房子里已经没有人住了,蓝河搬走后第二天,叶修也离开了,房间里的东西却是一样不动地留下。得知叶修就这么一个人什么东西不带的是要回来了以后,叶秋的表情简直精彩。
大概是对方脸上“你在逗我吧”的表现太明显,叶修又补充了一句更难以置信的话。
“哥暂时被甩了啊。”
“……”
“哎你这什么表情?你们不总说哥迟早有一天要被甩吗?”
“那是开玩笑,不是,那个……”双胞胎的感应还是时常能发挥作用的,叶秋这时候能感觉到他哥这句话绝不是开玩笑,不过……“暂时是个什么意思?”
“你以后就明白了。”
晚上叶夫人回家就见到了常年“叛逃”在外的大儿子,然后了解到他要在家里长住了。
“所以你终于被人甩了?”
“您这话说的,我们那是为了可持续发展实行和谐分离。”
站在一旁的叶秋心想:你白天可不是这么说的。
“哥,没事,就你这样的被甩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结果这接话的一下就中了枪。
“你还好意思说你哥啊?你连被人甩的经验都没有呢!过几天都给我相亲去!”
叶秋小声地反驳:“我要那经验干嘛啊……”不过幸好他有一个拉仇恨满分的哥哥,拉住了叶夫人的注意力。
“您要给我介绍男人这件事叶先生知道不?”
“怎么就是男人了?”
“我一个Gay你给我介绍姑娘不是祸害人家吗?怎么说哥这点节操还是有的,骗婚的事不干。”
叶夫人被他堵的说不出话,就这时候叶修就转身回屋了。

这之后,叶修仿佛还是十分正常,继续他日夜颠倒的生活,但实际上现在就太不正常了。
叶秋这天为了公司事务在晚上喝咖啡熬夜,偏偏到了1点还是撑不住地上下眼皮打架,出来补充咖啡从叶修房间门口路过,想了会儿还是抬手敲了门。
没一会儿就开了,他哥穿着完整地堵在门口,浓重的烟味跟着漫出来。叶秋往屋内完了一眼,还是能分辨出亮着的电脑屏幕正是荣耀的画面,又看叶修眼睛都快睁不开的样子,先是一句“困了你就睡啊混账哥哥”,说完接了个哈欠,但他哥继续了没节操的作风。
“我说哥怎么这么困,熬不了夜就去睡觉啊拖后腿的双胞胎弟弟。”
在门被关上的响声中叶秋忍不住“靠”了一声,咖啡也不要了端着空杯子准备回去。在略暗的光线里,他想起多年以前偶尔去找混账哥哥时对方熬夜在他的荣耀世界里拼杀却不显疲态的样子,刚有些感慨“果然是年龄大了吗”,又想起两人是同日出生,还是觉得这应该是另有原因,比如他脑子里的另一幅画面。那个长相清秀的叫蓝河的青年,一边抱怨“你还想头痛吗!”一边轰混账哥哥去睡觉。
毕竟还是和他不一样,在过去的好几年里,他哥都是有对象的人啊。
叶修关上门后就走回了电脑面前,屏幕上还是那个名为“倾城”的红衣剑客,但旁边却没有另一位了,想当初他们俩绝色倾城的名字没少被老魏吐槽“臭不要脸侠侣”,现在“侣”不见了。
操纵倾城在四周转了两圈,预料中的没见到那个人,然后熟练地进行这几天都会做的事,看到搜索出的账号还亮着,叶修自己也有些无奈了。前几天总在他附近装路人的那位,在被搭话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却偏偏一直在线,大晚上的一搜一个准,以前劝自己别熬夜的道理都还在耳边,公会事务也已经不是冲锋陷阵首当其冲的那批了哪儿还有那么多事?
实在是有些撑不住,几年养下来的习惯十几天打破简直妄想,眼珠稍微转动头晕感就汹涌而来,叶修撑着头缓解,然后又开始操作,改成了隐身。再次搜出那个账号,过了一会儿,果然发现对方下线了,很想笑,又难受。
傻不傻啊你?

当看到儿子拖着行李箱回来的时候,蓝母惊讶地停在门口做不出反应,直到蓝河对她笑了一下,说:“妈,能让我进去吗?”
实际上她已经挺久没听到过蓝河喊她了。
蓝河刚和家里出柜那时,这两个人还总往她这儿跑,那时候矛盾激烈,她还记得叶修一开始总是温温和和的样子极力不和她产生冲撞,而她也努力地去了解着这个敢当着他的面与自己儿子十指紧扣的男人,结果发现了对方平时讲话的“攻击性”与在自己面前的温良形象差距太大。于是在她讽刺完这件事后,那个叫叶修的就丢弃伪装,原形毕露了。
“反正我是要和您儿子过后半辈子的人了,让您了解我也没错。”
这话直接的,气的她都快气不起来了。也就是这之后,她和他们的态度都转成“顺其自然”,准备让时间解决问题,现在看来可能时间先把他们俩给解决了。
以前跟在蓝河后面的都是叶修,现在换成了行李箱,那个说要和她儿子过后半辈子的人不在。
像是看出了母亲的疑惑,蓝河开口解释:“是我的错,是我跟他说要分开。”
要是放在三四年前,她一定训斥说:“什么错!你想通了就别再想着个男人了!”但现在,一位母亲听出了自己孩子话里的苦涩和实打实的难过,就没办法再严厉下去,可她也不能去开导,她自己的心已经十分纠结了。
看着蓝河的神情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又钻进某个牛角尖了。
蓝河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异,从小在单亲环境下长大,蓝母总觉得在这方面有些对不起儿子,一个人养孩子总照顾不了太全面。也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蓝河总是在某些地方很执拗,比如非要进蓝雨,把游戏当职业,实际上那也是他第一次如此地违背自己,和叶修出柜是第二次。
她现在做不到劝解,但还是不忍看到蓝河这个样子。
“自己去收拾房间。”
蓝河的房间还是他以前那间,像在跟他说随时回来都有他的位置。
收拾房间用了一下午,忙起来蓝河什么都不用想,一停下来就受不了了,尤其是看到摆在屋里的电脑。
虽然对蓝河的职业了解没那么深但蓝母也知道那是个需要熬夜的事,而当初蓝河工作性质转变不用总是日夜颠倒时也和自己报告过,她相信蓝河是有自己的分寸的,所以这天看到蓝河房间里的灯接近12点还没灭的时候也不多想。
然而第二天她就看到后果了,那副萎靡不振的样子,眼球上的血丝在控诉睡眠不佳,这一看就不是一个习惯熬夜的身体会有的反应。

蓝河洗完碗出来,他妈正在坐着看电视,在原地站了会儿还是过去坐到她身旁了。
“妈,你当初和我爸刚离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啊?习惯吗?”
“感觉?哪儿有什么感觉,就想着要好好把你养大,没时间想什么习惯不习惯。”
“可我总想他。”
被这样直白的态度吓了一跳,母亲过了一会儿才说:“你自己做的事自己还理不清了?总想他有什么用,我看啊,那小子也不像是个会停在原地被过去绊着的。”
蓝河一时说不出话,他当然知道叶修是个“向前看”的人,他想再拿一个冠军就组个队杀回去,就算看上去很不可能他也是向前逐渐移动的。
蓝河背靠在沙发上脑子里乱七八糟,隐隐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改变现在情况的事。
虽然是决定了应该好好地“向前看”了,但蓝河还是忍不住趋向叶修,关注他的任何消息,搞得自己“生活处处皆叶修”。
晚上他还是会看着某个账号暗下去才躺下睡觉,正好的是,第二天夜里居然十一点多对方就下线了,蓝河躺在床上想了好一会儿,被几年的习惯逼的沉入睡眠。
这之后就几乎每天都是这样,不得不说这对于蓝河的睡眠状况来说大有好处,却也让他放任了自己对叶修的关注。
生活逐渐归于平静的日常,只是所有有关叶修这两个字的事仍旧会吸引他的注意力。
某个杂志在做一个系列访谈报道,关于已退役电竞职业选手的,有人拿了黄少天那期给他看。蓝河在看到偶像估计被删减了很多但还是一大段的回答时不由有些想笑,然而心底立刻浮上另一个情绪,很快的他就找到了叶修那期。
印在冰冰凉凉的纸上的回答还是让人无奈又无语,然而蓝河却只盯着上面的一个问答发呆。
「您有什么特别遗憾的事吗?
没有吧,哥想做的事有什么做不到的。」

“那个策划……喂既然要做就给我好好工作啊!”
后半截的话在走进叶修房间的时候就换了内容,叶秋看到电脑屏幕上的画面才明白刚才听见的键盘敲击声原来是荣耀里的拼杀。
“那个啊,已经弄完了。”
大概一个月前叶修开始进入自家公司工作,公司和荣耀联盟有合作,正好让他负责这一块的事。毕竟是战术大师,心脏之名也掩盖不了那就是脑子好用的真相,虽然开始有点不熟,但叶修还是迅速地上手了。
不过,就算工作没那么难做,叶修本人却依旧脸色惨白,眼下乌青的样子,还更有加重的趋势。
叶秋秉持着尚未泯灭的兄弟爱给予了他一点人文关怀,就听他说:“相思之苦啊你不懂。”
“既然这样你怎么不去找他?你也不像是个知难而退的人啊?”何况这也不算难……
“恋爱的烦恼你不懂。”
“我……你现在跟我一样是单身狗好吗?”
“那只是暂时的,哥像是个会知难而退的人吗?”
叶修转过椅子跟他说话,屏幕上停留两个字,荣耀。

距离蓝河和叶修初识已经过去很久了,在这么久的时间里,当初那些见证他们走过来的人现在的情况也是很不一样了。
虽然不像职业选手那么明显,但年龄的增长也确实会对他们产生影响,如今还在蓝雨工作的只有蓝河和大春,另外三个已经换了工作。
不是对荣耀失去兴趣,只是时间总要改变点什么,不过他们现在还是会偶尔再聚在一起,话题仍旧总是荣耀相关。
言语间又谈起蓝河和他的教科书男友,他们都还不知道这俩位的现状。
问起他们当初出柜的时候轰轰烈烈的,炸掉了多少论坛网站,攻略了多少杂志版面,怎么最近动态总不见更新?蓝河压了压嗓子让声音听起来正常点,说出了自己两人现在分开得悄无声息,目前知情人士不超过十个。
知道这件事,另外四个人各自诧异,粱易春拉住旁边冲过去问个清楚的笔言飞。
“怎么回事?”
那些搅得难受的心情说不清,蓝河几句话说完了经过,然后现场开始沉默,这几个人都是看着他们走过,于是才一句玩笑都说不出。

三个月已翻过,叶修却还是没什么动静,至少看上去生活正常的一塌糊涂,叶夫人觉得那两个人是断的差不多了,言语间暗示“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该开始新生活了”,叶修那是练出来的说话技巧,回回都用透露着“我还年轻”的字词句反驳回去。
然而依旧没什么行动,叶秋看着都替他着急,但他也绝不认为叶修是在疗什么情伤,反正这人总是一副“I have a plan”的样子。
那倒也是做点什么啊……
只是可怜叶秋这么替兄长着想,还要时不时地·被迫·为兄挡刀。
某日叶夫人再次提起“你该考虑另一半了”,叶修顺口就把目标朝别人身上转。
“这种事有人应该比我更急啊,是吧叶总?”
被问到的叶秋无辜躺枪,本想开口结果叶夫人不受妖孽蛊惑。
“别总说你弟,我这是问你呢。这都多久了?你就这么耗着还不准备放下?”
“您不如劝我放弃荣耀,不过我不会答应就是了。”
叶夫人愣了一下,最终露出了一个颇无奈的表情:“你不放弃有什么用?现在人都没了。”
“怎么会没了,只要您一句话我立刻把媳妇找回来。”
旁观完成,叶秋觉得自己可能有点明白他哥的“I have a plan”是什么了。

2016-01-01叶蓝
评论-1 热度-47

评论(1)

热度(47)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