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尘埃落定(上)

@叔妹是妹子不是大叔 的点文(破镜重圆梗),我好像给写歪了……糖分大概要在下篇了

*ooc×3

==================


在神之领域的边界处有一山谷,名唤蓝溪,因为地方偏远,入谷之路又较艰险,还颇有几分与世隔绝的味道。谷中有避世的门派,恰与这山谷同名,唤蓝溪阁。虽说避世,但也不是不许阁中弟子与外界有联系的,如前几年出谷的喻文州,而今已是声名远播的蓝雨的当家,与他一同出谷现在也同在蓝雨的黄少天已有剑圣之名。再说今日,蓝溪阁又有一名弟子将要出蓝溪谷。

在外人眼里,蓝溪谷与外界连接的道路艰险难走,但谷中人却知道一条特别的通路,此刻,蓝河便是站在那通路的入口前,回头再看了一眼来送自己的师兄弟们,毅然踏上了通往外界的道路。

蓝河本以为自己会一直在蓝溪阁中,他听过那些出谷的人给他讲谷外的事,外世的种种确有吸引人的地方,可他偏偏觉得还是蓝溪中更好,不管是谷中还是阁中,何况他内心的某处,或许还有一点对那人会回来找他的希冀。而这次出谷却是有几分无奈。

蓝溪阁在谷外也是有点名声的,有传言云蓝溪阁中有五大高手,而谷内人却知道蓝河就是那五大高手之一,号蓝桥春雪。

就武艺来说,阁中弟子总有新秀渐起,蓝河当初也是这般过来的,可这次突出的新秀中偏有人来针对他,那人号绕岸垂杨。蓝河一开始还有心避着他,那绕岸垂杨却更得寸进尺,直到前几天蓝河实在忍受不住应了他的约战,只是两个人在开始一战之前被师兄兼阁主的梁易春拦了下来,还借着私斗之名要俩人各自回屋反省。

蓝河知道这是梁易春有意护着他,真打起来他或许并不能胜。果然回屋不久后梁易春便来找他谈话了。

梁易春要他出谷去,正好也可以进行一番历练,蓝河自是不愿的,梁易春又接着劝说道:“喻师兄与黄少不就是如此吗?”

黄少便是被称作剑圣的黄少天,蓝溪阁中的武艺传授皆是由上一任修行有所得的师兄指导,实际上阁中弟子的修行更多靠自行领悟。而那时指导蓝河的人就是黄少天,这位师兄剑术上很有造诣,蓝河也是受他影响使剑的,连后来的佩剑都是黄少天帮他选的,而这黄少天又是个活跃的性子,蓝河这一拨的师弟与他混得最熟,从他们称其他人时都是师兄,喊他作黄少便能看出,而蓝河更是对他有很深的崇敬之情。

听到梁易春这么说,蓝河心里已有些动摇了,但心里总有个声音让他别离开,虽然细小却难忽视,若是走了那个人回来不就见不到他了?

像是知道他在犹疑什么,梁易春又再道:“你的魂断呢?”

这话一出,蓝河便怔住了,蓝溪阁虽然不像一般门派一样有许多成文的规矩,但却是有些代代传下来的传统的,其中有一条,习武之人需待自己选定的武器如伴侣而非工具,而魂断便是当初黄少天帮他选的佩剑。蓝河自然是记着那传统的,何况那又是自己崇敬之人选的,自然是宝贝得很,但现在魂断却不在他身边,只因他在两年前将他暂给了那个人防身,那时他只带了把破伞还总想修好它。而蓝河后来才知道凭他的本事根本不用自己借武器,那把自己以为的破伞却是神兵,只是彼时那人已经带着他的魂断消失很久了,之后蓝河没再选武器,都是在小师弟们平时练习所用的剑中随意拿了一把用着。

见蓝河没有了反应,梁易春又道:“这次出去要是能见到他记得把魂断拿回来。”至此,蓝河才决心出谷,不是为了去寻他,反是决定断了这个念想了,他是恼那人不告而别,却也是在等着他回来,许久没等到,如今自己要走了,便也不想再念着了。

 虽说梁易春是借着历练之名让他出谷的,却也未尝不是真的这么想,而蓝河也是存了份磨练的心思的,只是他自小在蓝溪谷中长大,对外界的了解全来自别人口中的只言片语,出谷之前好友不放心的各项嘱咐中便有让他去找喻文州和黄少天的。

蓝河是听取了这个意见,可他对去往蓝雨所在的路程依旧不甚熟识,一路走来颇为曲折,不过他是第一次到谷外,对什么都好奇的很,这股子新鲜劲倒是冲淡了烦闷的心情。

等到了蓝雨后,见到黄少天,蓝河更是一点不快都没有了。黄少天还是一样的健谈,拉着蓝河谈天说地的,又问了些谷中的事,后来还是喻文州说着还有事把他给拉走了,不然这么下去蓝河也有些招架不住。

两位师兄外出前让他不用客气,蓝河也就不再拘泥。转到了屋后的院子里,却见到了一个意外的人。

那个端着一篓草药急匆匆地走着完全都没注意到他的正是徐景熙。

徐景熙不是蓝溪阁中人,却是蓝溪谷中人,擅医术,比黄少天他们出谷还早些,以前蓝溪阁里的人有伤病亦总是找他医治的,一来二去蓝河与他也是相熟的。此时徐景熙见到他也有几分惊喜,俩人还没来的及叙旧徐景熙就说自己还有病人要治,让蓝河帮一下他,蓝河自然是乐意帮忙的。

徐景熙放好了手中的草药,端了碗建好的汤药出来,指了一间厢房要他拿进去让里面躺着的人喝下去,还叮嘱要是他睡着了叫醒就是,要是他不愿意喝就捏着鼻子灌下去,蓝河有些奇怪但还是依言去了。

刚踏进房间就能闻到一阵淡淡的血腥味,据徐景熙所说,这人是一早到的,那时已经做过处理了,现在却还能闻到血味,可见伤重。

蓝河还未感叹出声却先看到了放在矮柜上的东西,魂断,当下心里一颤,又见到旁边倚着的一把银色大伞,虽然外形已改,但蓝河还是能确定它的主人是谁,毕竟关于那个人的传闻沸沸扬扬,即使身在蓝溪谷中亦有耳闻。蓝河此刻已经不敢去看床上的那个人,转身就想走,只是一个转身却刚好遇到拿了绷带和伤药过来的徐景熙。

“端着药立在这儿干嘛?快进去啊。”

蓝河这才惊觉药碗还在手中,也只能跟着徐景熙进屋。把药碗放在桌上,目光一转便看见了躺着的人,脸色惨白,正是重伤的样子,这下蓝河想离开的决心没那么坚定了,想断了对他的念想又舍不得看他这幅样子,正在走与不走之间犹豫不定,就听见徐景熙喊他。

“蓝河,能去打盆水来吗?”

在这个时候他当然是很乐意的,应了立刻就想离开,没想到本来还好好躺着的人却突然挣扎着起身,一边出声道:“蓝河?”而正准备要走的蓝河硬是被这一声给绊住了脚步,转过身来,见他本来还有些茫然的眼神在看到自己的时候转成一片清明,随即面露喜色,再喊他的声音也激动了几分,然后勾出了一阵剧烈的咳嗽,本来惨白得没有血色的脸看上去却像是要吐出一口血来。

蓝河下意识地向他走了几步,而那边原本就立在床边的徐景熙已经把人扶正了。

“叶修前辈还是不要太过激动的好,气血翻涌下只会加重内伤。”

被劝告的人没什么反应,倒是蓝河皱紧了眉,一抬眼便见叶修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蓝河又转开了视线,却还是不说一句话。其实他心里倒有很多话想问很多事想说,也正因此一时开不了口,一会儿又想,自己已经决定断了,再说些什么也没用,心绪流转间屋内是一片静默。

徐景熙见他俩这样子心底已有了一番猜测,面上却是不显露出来,只说到:“蓝河恐怕还不熟悉这里,还是我去打水吧。”便留了这两个人在房内。

蓝河端着药碗走到床边,动作略僵硬地把药递到他面前,叶修却不接,反而看着他开口道:“小蓝……”蓝河笑了一声。说到:“叶神还记得我啊?”然后还不等听到回答就把药碗塞进他手里,“喝药!”叶修见他这样也不再多说,默默地将汤药灌进嘴里,只是没一会儿就呛得直咳,蓝河赶紧帮他顺气。

“小蓝,这药太苦了……”

蓝河收回了手:“药本来就是苦的。”

叶修闻言一怔,随即笑开,一口一口地喝完了剩下的药。

很少有人想得到如今把江湖搅得一团乱的君莫笑居然怕苦,蓝河自然是很少的知道的那部分人,但现在叶修却不能再期望蓝河在调笑他一把年纪还怕苦之后还是给他找消苦的东西了。

幸好徐景熙打了水回来,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接下来需要换药,本来只要一人就能完成的事,蓝河还是被叫去帮忙。叶修身上狰狞的伤口暴露在眼前,蓝河的手都有些发抖,还被徐景熙提醒了一句“扶稳”。这样看着,要说蓝河心里真的不心疼是不可能的,毕竟任何事都不是说断立刻就能做到的。

蓝河这边还在内心混乱,徐景熙已经完成了包扎,还说自己还有点事,让蓝河帮他整理剩下的东西。余下的俩人都明白他那意思,但蓝河却是真的想收拾好先走了,眼见蓝河真的要走出门了,叶修赶紧喊住了他。

“小蓝。”

等蓝河真的停住了,他又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先说一句万能的。

“我们谈谈吧。”

“等你伤好再说。”

说完,蓝河便走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TBC=========

本来想一发完的,但我太高估自己了/(ㄒoㄒ)/~~

徐景熙大大对叶修是什么称呼来着,我忘了_(:зゝ∠)_话说原著中称呼过吗……

希望自己的懒癌赶快治好

好饿,滚去睡了……

评论(8)
热度(13)
©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