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跳】杏花雨

*【阴阳师手游】大天狗x跳跳哥哥

*接这篇:《沾衣》 ,没想到吧这片还有后续

*一句话狐跳妹,其他皆不是cp【私设复活组是好友,设定瞎想不要在意

 

积雪的冬季早已过去,随着气温复苏的不只是草木芳华,人类或是妖怪被冰冻住的一点元气也跟着回来,然而这其中却是有例外的。

蹦蹦跳跳的僵尸三人情况越发不好,上一次醒来已是一月以前,仿佛身上的最后一点生气和消逝的寒气一起远走。和普通生命不同,无法通过心跳呼吸等生命体征来判断僵尸是否还有再次苏醒的可能,那个阴阳师倒是好心地查阅了许多卷宗,却依旧无所获。

大天狗一手抚过棺材表面,上面的蜡烛火光微弱,将灭未灭的样子。他知道拿着巨大蒲公英的小女孩守在昏睡的小僵尸旁边,含有治愈力量的绿光几次映亮后者脚腕上的锁链,也知道某个热爱美丽少女标本的变态狐狸带着僵尸少女远去。

至于躺在他手底下的这个妖怪……到了暖春季节,桃花也该开了。

繁盛的绯色花朵将山林染红,大天狗一身白色狩衣穿行其中,他一只手轻松地举着那口装着恋人的棺材,奇怪的是其上的烛火却像是并未受到气流的影响,是了,大天狗以狂风作为武器,控制这一点气流走向对他而言不费吹灰之力。

疾速的移动停下,大天狗视线扫过前方,桃林中偶有几片花瓣掉落,除此外一派平和之态,神明大人突然抬手,安静的空气突然“抖动起来”,从他的指尖开始形成向桃林袭去,缀满花朵的桃树随风摇动几下,脱离枝丫的花瓣在空中乱舞,最后竟像是有规律似的聚到一起,从一大片粉色中脱出一个小姑娘来。

“大妖怪就能随便毁别人的东西了?”桃林的主人不满地看着他。

“我并无毁坏桃树之意。”

“可是你已经做了!”桃花妖将手中的花瓣洒向方才被殃及的桃树,碧色的光芒划过,桃树又恢复如初。

大天狗心道“果然如此”,便说:“来此是有求于你。”

他虽言“有求”,却并无一丝求人神态,只是比之从前能说出这两字已是非同寻常,可小姑娘并不领情。

“你请人帮忙就这态度啊?”桃花妖很是不满。

“桃,先听他说吧。”一道温婉的女声缓和了僵持的局面,着红衣的女子缓慢步出,朝他行了一礼。

大天狗看她一眼,将被放置在地上的木棺推开棺盖,露出躺在其中的妖怪。

“跳跳?”

负有桃花妖气的小姑娘明显认出了不省人事的跳跳哥哥,这使大天狗有些惊讶,又一想,此二妖皆有复活之能,或许是因此相识,如此也好,这女妖应当会救人。他思及此便认为跳跳哥哥和桃花妖是交好的关系,丝毫没想过二者交恶的可能,不过是小僵尸的个性实在不是个能惹事的。

果然,只听那名端庄女子询问道:“桃,你认识这名少年?”

“嗯,樱,你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那个和我有一样能力的僵尸吗?就是他。”桃花妖转而看着躺着的僵尸道,“我刚才看到这棺材还以为是被他救的其他人呢,没想到居然是本人。”

“你有什么办法救他?”

“你问我?那你先说,他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桃花妖对友人现在的状态很是不满。

“不知道。”

“你不是大妖怪吗?”不等回答,小姑娘又接着道,“可以的话我也想救他,不过他的情况和一般妖怪不太一样,我也不知道行不行。唔,我先试试吧。”

拥有强大生命气息的妖力从跳跳哥哥身体划过,然而待妖力散尽,“沉睡”的妖怪也没有醒来。

“看来是不行了。”

大天狗听到这里低头看毫无动静的小僵尸,桃林间有风慢悠悠地穿过,捎带了几片脱离枝头的花瓣,这么一小会儿,他的身上已经铺了好几点粉色。

曾经历过失去爱人痛苦的樱花妖瞧着这位大人静默的眼神心下不忍,便道:“妾身倒有一法,大人可愿一试?”

“说。”大天狗捻一片落在沉睡者脸上的柔嫩花瓣,“你说。”

“让他留在这里以桃林繁息的生气蕴养,再辅以桃的妖力。”

“这样行吗……”桃花妖有些犹豫。

“就这样。”神明大人做下决定,“可以一试。”

 

桃林间风景甚好,许是因为有桃花妖的存在,这里的花开时期较他处更长了些,饶是如此,此时林间的桃色也消减的所剩无几,层层翠绿叶片开始覆过枝丫。

而即使棺上的花瓣盖了一层再一层,里面的小妖怪依旧是一个样子,期间又有祭典开始,大天狗一手挨着小僵尸冰凉的脸颊。

“睁开眼睛,现在就带你去樱花祭。”

自然是没有反应的,大天狗收回了手,扫落了身上积起的花瓣。从另一端有丝竹和鸣的乐声传来,其中的笛声感觉很是熟悉,猜测大概那几个人类也在那里。

“倒是热闹。”

而这边寂静的除了樱花林那处的动静,便只有风声。若是平日里,这只小妖怪该是和弟妹一起同其他小妖玩闹,大天狗并不喜欢太过吵闹的环境,不过对他表现出来的活力也不讨厌,不如说,比起如今这安静的样子更为顺眼。

樱花妖的舞姿无法通过层层树木花叶看到,便只有伴奏的乐声透过来,大天狗抽出笛子,和着远处的音律吹奏起来,乐曲潺潺流淌出,可惜现场唯一的听众却不能作出反应。

一曲毕,林间又恢复了之前的寂静。

不多时,两位花妖回到林中,朝此处走来。樱花妖手中拿着一支眼熟的羽箭。

“这是博雅大人的诛邪箭,妾身想或许这是某种邪气缠身所致,所以……”

大天狗扫了一眼那支带着熟悉力量的羽箭,又将视线转回身前,半晌,道:“不会比这再坏了,拿过来吧。”

跳跳哥哥头上本有一支折断的箭,不知存在了多久,新的羽箭与其碰到后却突然产生了变化。

箭头脱落,木制的箭身迅速伸长,甚至发出枝桠,不用一会儿就从刚才的一支箭变为了缀满嫩叶的树枝。

而桃花妖在眼见这件事发生后便道:“快,带他离开这里,找一个阴气重的地方!别看着我,我一会儿再解释。”

大天狗曾经为黑晴明做事,对何处遭阴气侵蚀最重还算有所了解,却没想到在这时起了作用。

四人停在一处,他将手中的“羽箭”扔在地上,上面的叶片逐渐枯败下去。

“解释一下。”

“这语气真是让人讨厌。也就跳跳那个笨蛋能够忍受你了吧。”桃花妖不满道,樱花妖见状按着她的小臂以作安慰,于是小姑娘才接着说完。

“我们之前都搞错了方向,其实也不算,不过跳跳他不是一般的妖怪,繁息之气太多不过是能保存他身体不腐坏,你知道他是什么情况,我猜测一开始我的力量对他还有帮助,可是跳跳毕竟是僵尸,后来反而抑制了他的苏醒,所以或许现在应该让他接触一些阴间的气息。我也只是猜测啊……”

“无妨,先试试。”

漫长的无果的等待让一切能改变现状的可能都变得有价值,端庄娴静的女妖对自己当初的判断和建议怀有歉意和愧疚,被好友安慰,大天狗摆摆手让她们都离开,这里的环境对植物化成的妖怪不太友好,樱花妖与桃花妖商量着决定先回去。走前桃花妖告知跳跳哥哥醒后再来找她,大天狗同意了。

这个阴气四溢的地方比桃林中冷寂许多,凉意沁入皮肤里,神明大人一只手按压沉睡着的小妖怪的脸颊,虽然触到是死亡的冰凉不过却依旧保留着生时的柔软。

“你该醒来了。”

然而这是不会这么快的。

事实证明桃花妖的推测正确,而跳跳哥哥醒来也是再一个月之后的事了。

长时间被阴气围绕,即使他实力强大也难以忍受,大天狗视线还对着平躺着的小妖怪,注意力却早已分散至身体传来的不适,漆黑的翅膀收拢包裹住身体。他的右手从拨弄对方的头发移到了额头插着的断箭,手指无意识地扯了箭矢几下,连注视的人睁开了眼睛都没发现,直到右手被握住。

“大天狗大人,请不要再扯了,很痛的。”

那只猩红的眼睛终于再次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大天狗看着他一时没了动作,跳跳哥哥还用自己的双手拢着他的手,说道:“你的手怎么快和我的一样凉啦?你不舒服吗?”

说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突然凑近到神明面前,后者一怔,眼神聚焦过来,看到了黑红相间的眼睛里有一点担心。

大天狗面上透出一些笑意,道:“醒了?”

“嗯。”跳跳哥哥点头答道,“我好像睡了很久……啊这里不是之前你让我工作的地方吗?”

“这个等会儿再说,先离开这里。”说完便将小僵尸从棺材中抱起,朝桃林飞去。

“哎我的棺材。”

“我会让其他人来处理。”

“不我自己——”

未尽的话被堵回嘴里,于是他明白这件事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到达桃林的速度很快,比起当初从桃林去往此处所用时间像是缩短了不少,或许只是两次心情不同。那时前路不明,似乎是隐藏在迷雾中的绝望,而现在则换为了重获挚爱的明朗,怀里抱着的小妖怪冰凉的体温隔着几层布料都能感受到,但却是能温暖人心的存在。

一眼望不见边的桃树已褪完花朵,只余悠悠翠绿覆在其上,看着便让人心情舒畅。大天狗把人放下来,许是长时间不活动的缘故,跳跳哥哥一开始有些站不稳,被身后的神明扶了一把,他往前跳了两下,又被神明大人弹了额头。

“不要总是用跳的。”

“诶——可我是僵尸啊。”

曾经发生过好几次的对话又要再继续一次的时候,有一道声音打断了它。

“跳跳!你没事了啊?”

来者正是这片桃林的的主人,桃花妖快速掠至僵尸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两眼:“看来是没事了。”

大天狗听见她这么说便放下心来,此行目的已然达到就想要离开,却被拉住了手臂。

“我很好啦!可是大天狗大人很不好的样子,桃花来帮个忙吧。”

大天狗倒是没想到他会提到这个,他确实长时间被浓重的阴气影响以致有些不适,过些时日也能依靠自身的妖力恢复,不过来自爱人的关心是非常受用的,所以他没有出言反驳或是拒绝,眼神还柔和了些。

“他那就是一点小问题……好啦好啦你不要那样看我。”桃花妖说罢一抬手,治愈力量充盈的碧色光芒闪过。

问题解决了,大天狗便打算与小僵尸离去,倒是桃林主人与好友许久未见还想留他几日被大天狗出言拒绝。

“我又不是问你!”

“你问他想不想同我回去?”

“我还要回去看弟弟妹妹,以后再来找你。”跳跳哥哥一向不是心思细腻的人,十分直接地说道。

“你听见了。”他说完就带着还在朝友人挥手作别的爱人离开,招的小姑娘在身后瞪他。

两人相携回到住处,方才大天狗说会让其他人处理,跳跳哥哥此时果然看到棺材摆在庭院中央,他高兴地过去拍了两下“搭档”,正准备背上时被神明大人制止。

“不觉得重吗?”

“可是不背着棺材出门会没有安全感。”

“你才刚好,又想去哪儿?”

“还不知道弟弟妹妹怎么样呢,我得去找他们。”

大天狗知道他一心想着两个亲人,也不阻止,便只道:“放下棺材,我与你同去。”

他并非真觉得这棺材会成为跳跳哥哥的负担,不过是过去这段时间小僵尸一直昏睡在棺内,使他见着棺材就忆起那时的感觉,实在不令人愉快。

于是棺材难得地离开了主人好一段时间。

=========END=========

结束了,一小段一小段地写的,于是文字风格可能变来变去的别嫌我

狗子真的好难写全凭感觉,你们就当他死过一次后性格变了吧【不你

 

评论-4 热度-58

评论(4)

热度(58)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