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有空一起睡个觉

*某站up主设定,游戏区大神xASMR视频主

*oocoocooc

————————

非官方科普:ASMR就是用一些细碎的声音(掏耳朵,写写画画,按摩,键盘音,雨声,低声说话等)来达到放松助眠的效果【百科解释有个容易让人误会的词,所以这是对我来说的解释,想看科学解释的姑娘可以自己搜一下啦】

 

蓝河是某站一位做ASMR的UP主,论分类的话可以分在音乐区,从粉丝数量来看也是小有人气,而现在这位小有人气的UP主陷入了对人生大事的思考中。并非是来自“上级领导”的逼婚,不过是收到了一位游戏区UP主的私信,可怕的是私信上写着“有空一起睡个觉?”

睡个觉???蓝河在打开私信的一瞬间怀疑自己中了病毒,然而杀毒软件显示并未中毒。

[大神?你被盗号了?]

[哥哪儿有那么容易被盗号啊]

蓝河一想,也是,毕竟这位可不只是游戏玩得好,于是这件事变得更可怕了啊。

[那你这是……]

[人老了容易失眠]

蓝河心说你这儿哪儿是老分明就是熬夜熬多了好吧?但是手上打字还是很镇定的。

[嗯,所以呢?]

[你不是做ASMR的吗,我觉得挺有用的]

哦……蓝河终于放下心来,原来是商业合作不是要交易啊。

这位游戏区UP主B某站ID君莫笑,以大神级的操作,大神级的战术和大神级的嘲讽迅速走红,“君莫笑”这个名字一致被认为是“送给对手的礼物”,毕竟在与这位大神交手过还能笑得出来的一般最后都成了他的队友,笑得出来的对手是不存在的。作为一个正值大好年华的男青年当然也是会玩游戏的,也曾开着小号去蹲过大神直播,也曾在游戏里被大神按在地上摩擦。

于是蓝河现在就有一点点对手转队友的感觉,准备着和大神一起对付失眠,为此两人进行了友好的交流。

[大神喜欢哪种声音?]

[说话的]

[还以为你会喜欢键盘音]

[你声音挺好听]

蓝河看到愣了一下,以前夸他声音好听的也大有人—主要是姑娘—在,不过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性这么夸,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心想大神平时聊天的说话风格也不嘲讽嘛,好像挺好相处的样子。而后在这样的认知影响下成功给出了自己的QQ和名字,并且交换到了大神的名字,叶修。

蓝河看着对话列表里刚加上的号,君莫笑的头像跟个高仿一样简陋,他点开对话框还正在思考要说点什么开场白对面就先扔过来一个“语音通话”请求,蓝河握着鼠标的手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先接通了。

于是叶修听到蓝河说的第一句话是,“啊”。

“嗯?”

“没什么。”反正自己的声音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蓝河后手安慰了自己一把,“大神,您要是不想失眠现在就去睡吧。”

“还早呢,才11点。”

“不早了,你要是不调一下作息我再催眠也没用啊。”

“那这样吧。”

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蓝河好像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笑,对面继续说道:“你就这么跟我说话,说不定我一会儿就睡着了。”

“啊?”蓝河第一反应他在开玩笑,又马上明白过来,“你是说让我给你直播ASMR?”

“聪明。”

“这效果不好啊。”

“没事儿,哥不介意。”

“我介意啊……”蓝河说,“我也是有职业道德的好吗?”先不说有人听着呢就自言自语也太羞耻,要是出了意外情况让人听力受损或者吓出什么事来就不好了。

 “不要害羞嘛,小蓝同志?”

还在回复“并没有害羞”还是“谁是你同志啊”中做选择的蓝河收到了大神新的建议。

“你可以选择讲个故事。”

“睡前故事?”

“算是吧。”

“哦……”他这一个音发的上下起伏,“没想到在游戏里‘十步杀一人’的君莫笑大大还需要听睡前故事啊?”

“是啊,我有一颗年轻的心嘛。”

蓝河忍不住笑了两声,之后说话都带着笑意。

“那好吧,叶修小朋友,我就讲一个……”他拖着鼠标打开了浏览器收藏夹,“小王子的故事。”

蓝河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带上了微笑,他不知道的是网络对面的人在几道好奇的视线的注视下也是无法掩饰的笑。

因为是在做ASMR,所以蓝河把声音压得很低,语速也跟着变慢,显出十分的温柔来,不管是读到故事情节还是念出台词的时候。

“对我而言,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和其他成千上万的小男孩没有什么不同。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而言,我也和其它成千上万的狐狸并没有差别。但是,假如你驯服了我,我们就彼此需要了。对我而言,你就是举世无双的;对你而言,我也是独一无二的……”

“小蓝会有希望驯服的狐狸吗?”

“啊?”

蓝河被他突然出声下了一跳,“你还真在听故事啊!”

他还习惯于低声说话,后面这句话也是压低了声音吼出来的,毫无威慑力。

“所以会吗?”

蓝河直觉这问题不能随便答,干脆地转移了话题:“赶快睡觉!你不睡觉我都要睡了……”

“晚安。”

在这两个字之前蓝河还听到几声轻笑,他快速回了一句“晚安”,随后迅速关上了语音一把扯掉了耳机,愣愣地揉了两下耳朵,有点烫。

叶修说他声音好听,实际上这位游戏大神的声音也不遑多让,他还记得自己看直播的时候弹幕里大部分时候都会飘着的“声控已死”,蓝河一直不觉得自己是声控,如果他是的话去听自己录音就好,可他没有这爱好,只是今天……或许新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

然而,在现代社会,晚安两个字应该译为“我要下线了”,至于睡觉的事,看情况再考虑吧。

而叶修的情况看起来完全不是要睡觉的样子,他转了下椅子就看到两双好奇的大眼睛。

节假日期间大部分人都回家或是出远门浪去了,现在这里除了他只剩下两位姑娘。

都是热爱游戏的人这点程度的熬夜还不放在眼里,还是关心这位曾经以为要和游戏共度一生的朋友的终身大事比较重要。

“怎么样怎么样?追到人没有。”陈果问道。

“果果,哪儿有那么快啊。”苏沐橙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微笑着的,看上去就像是有了好办法的样子,可是女神的回答是:“我有什么好办法呀……慢慢刷好感度喽。”

总是在游戏里虐人,已经很久没苦恼过的叶修大神现在也忍不住想叹气:“这副本,好难刷啊……”

最后的最后,在三人都要各自奔向睡眠的怀抱之前,苏沐橙向他提了一个宝贵的建设性意见。

“不如,你去邀请他跟你一起做游戏直播啊。”

叶修迅速地通过并实施了这一办法,于是第二天蓝河再次收到了消息。

“一点半!结果他这么晚还没睡啊……”

至于叶修邀请他一起游戏的事,蓝河自信自己的技术虽然比不上这位大神,但还是能见人的,努力一把还是能跟上的,而实际情况是和大神组队虐怪虐人好几次后,他终于收到了大神打竞技场的提议,蓝河早就跃跃欲试了,于是欣然同意,想着自己全力发挥怎么也能撑过3分钟吧。然而事实是惨烈的,蓝河想,以后还是站在大神的身边吧,站在他对立面也太可怕了。

游戏里蓝河还躺在地上,君莫笑就蹲在他旁边,而现实里的蓝河则听到叶修用低沉好听的声音问他:“蓝河大大是我的粉啊?”

蓝河先是条件反射“啊”了一声:“为什么这么问?”

“你不是总叫我大神。”

“那是因为……你就是啊,不是这个,玩游戏的都知道吧。”

“难道你就没有看过我的直播,你就不想了解我吗?”

蓝河虽然觉得这问话有点怪怪的,但还是回答:“其实我……是看过你的直播。”

以前还有点不好意思的话现在混熟了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了。

“哥怎么没见过你。”

这里是说蓝河的账号还是挺有名的,如果他进了直播间应该会有人认出来,但蓝河想差了一种情况,考虑到他俩粉丝可能的重合度不被观看直播的人认出来也是可能的,也就是说叶修这句话的意思是他对蓝河的账号很熟悉,熟悉到后者一出现就能发现。

不过蓝河既然没看出来隐藏信息,此时也就是老实地解释了:“我是用的小号。”

“蓝大大这还害羞呢?”

“滚滚滚,我是怕吓到你。”可惜现在不能发表情包,蓝河满脑子都是“我不要面子的啊.jpg”。

“那怎么会,哥开心还来不及呢。”

“哦,谢谢啊。”

蓝河误以为这位能靠垃圾话把敌军气死的大神现在还是跟他开玩笑,却不知道顺着网线过去的另一端,叶修因为刚得知的消息开心得连笑容都不嘲讽了。

这两位认识的时间还在逐渐加长,作为一个正常男青年,蓝河很快被带着沉迷游戏了,还被叶修撺掇着一起做了一场直播,他一开始还担心会不会拖大神后腿而被大神的粉丝们嫌弃,没想到却遇到另一种状况。

事实证明他俩的粉丝是有重合的,弹幕里先是有人说“这声音好熟”,“怎么觉得这声音和蓝桥那么像”,也有人说刷别的up是不是不太好,不过这时候搞事大神接了一句:“别客气别客气,这就是你们蓝桥大大。”于是弹幕变成了另一种画风。

蓝河不知道叶修会把他的身份说出来,不过他既然答应了一起直播对这件事就有准备,也是不怎么介意的,只不过面对着弹幕突然清奇的画风产生了一些愧疚。弹幕:“催更催更!!!”“你知道我在等你吗”“没有新的ASMR听我要睡不着啦!”“蓝桥春雪,下次更新的时候记得来敲一下我的墓碑”。

“你是该更新了,我都没有新的听了。”这是叶修说的,弹幕又炸了一波。

业精于勤荒于嬉,你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蓝河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我明天就录,我们现在还是认真玩游戏吧。”不过还是要干一行爱一行嘛。

这事还没完,直播结束时蓝河还没来得及说再见,弹幕里倒是先刷起了“笑笑监督他做视频啊”“下次再见就是你更新的时候了”。

等直播关了,叶修说:“他们让我监督你。”

“嗯嗯。”蓝河答了两声,脑子里在想明天要录个什么样的视频。

“我们见个面吧。”

“嗯嗯。”

“明天?”

“嗯?”蓝河这下反应过来了,“什么?”

“不愿意见我难道想消极罢工?”

“哪儿跟哪儿啊……”蓝河十分无奈,“我不是要录视频吗明天哪儿有时间见你,而且你不是在H市吗?”

“嗯,明天刚好有事要到G市,所以约你见面。”实际上这个刚好有事就是要去和他见面,叶修又说道,“正好可以帮你录视频,怎么样?”

蓝河还真的仔细思考了一下,想想这位总不走寻常套路的风格,说不定能创个新,遂答应下这件事。可等到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又有点不适应了,也不是后悔,只是觉得紧张,蓝河自己都想不明白和一个男性网友面基有什么好紧张的,于是知名ASMR视频主难得地失眠了。

第二天蓝河醒的时候还觉得脑袋晕沉沉的重,等洗漱完搞定一切,本来应该是兑现承诺的时候了,可蓝河对着机器发了半天呆,今天就要和叶修见面的信息在他的大脑里存在感极高,完全静不下心来,这时候录个心跳声出来的效果或许都会让人觉得吵闹。他就像是考试前的学生,没办法复习,不如期盼紧张的一刻早点来临,而叶修像是感觉到了他这份焦躁的心情,蓝河没一会儿就接到了电话,来电显示是昨天刚存好的一个号码。

“我是蓝河,你现在在哪儿?

“要过去接你吗?

“好吧,那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过去找你。”

考试开始了,但是蓝河自己在听到叶修声音的时候却突然放松了下来,现在时间还早,他找到叶修用的时间比想象中还短一点,而对方的样子也和他想象中有所不同。

“嗯……比我想象中要好看一点。”

“小蓝你,和我想象中倒是很不一样。”

“是吗?”蓝河吹了吹垂在脸前的长长的刘海,“最近想换个发型,不过好像有点当视线,之后再换回去吧。”

两个人都不是户外运动爱好者,蓝河还想着自己家里八字还没蘸墨水的视频制作,所以叶修提出可以帮他排忧解难的时候,他很是认真地考虑了一下,这个人有着被声控们夸赞的声音,而且还特别有意思,说不定能有特别的创意。

结果事实证明,催眠这种事还是无趣点的好。

“您的灵魂太有趣了,他们会睡不着的。”

蓝河无奈了,他让叶修帮忙在他做其他声音时候轻声说两句话就行,可是这人说的话,那效果比起“快去睡”明显是“起来嗨”。

“我还是给你找个剧本吧。”

于是在叶修的注视下,蓝河从自己身侧的书柜上抽出了一本没有封面的书,翻开后扉页上只有三个字:黄少天。

“就念这个吧。”

叶修心情复杂地翻开书看了两眼内容,其实他是认识黄少天的,上面印的某些话他曾经从本人的口中听到过,也就明白了这本书应该叫“话唠语录”。

“蓝啊,我跟你有仇吗?”

虽然早就听蓝河提到过他的偶像是黄少天,但叶修并没有做好看到这种东西的准备。蓝河听到这句话后很是反应了一会儿,而叶修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转移了话题,最终还是选择了《小王子》。

一开始试录的时候蓝河忙着提醒他的音量语气,结果叶修念了一会儿后他感觉效果竟然还不错,干脆放弃了加进其他声音的打算,只剩读故事的人声了,叶修说他这是压榨劳动力,蓝河回“要不去给您接杯水润润嗓子”。

叶修声音本来就好听,刻意放轻了以后,有一种特别温柔的意味,蓝河听着听着就入了神,配合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就是催眠良药。蓝河眨巴眨巴眼睛,想清醒清醒,起身的时候手臂打到了某个冰凉的东西,玻璃水杯破碎的声音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力。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愿意直播啊,太吓人了。”

蓝河看着这一地的碎片,“我去收拾一下。”

然而刚跨出一步 就被拉住了。

叶修还用着录音时的音量说话,蓝河有点没听清,躬下身子问他。

“你听到我刚才问你的事了吗?”

“什么?”

叶修突然转头看他,视线对上,两人的距离有点过近,蓝河条件反射地屏住呼吸,然后他看到了对方露出一个笑,握住了他的一只手。

“可愿与我共结秦晋之好?”

蓝河愣在原地,跟叶修“深情对望”,等大脑再次开始缓慢运转,他明白过来昨晚那些让他紧张地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于是蓝河把和他握着的手拉到自己面前,另一只手也合上去拢着,低着头不敢看他,酝酿了好一会儿情绪。

“那我就……同意和亲吧。”

叶修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把人搂进怀里,脸颊碰到了蓝河红得发烫的耳朵。

=======END=======

那句告白的话是我觉得最有感觉的三个表白之一,非常想写一次所以虽然和画风有点不一样还是强硬地用进去了【我不要脸.jpg

我就是失眠患者啊河河就我【妄想

早就想写这个了,动画里两位的声音都超好听啊于是终于动笔了。

码字的时候脑子里有好多想说的话,写完了就啥都想不起来了……

对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复制过来的时候最后三分之一都乱成一团,于是重新排了格式,要是哪儿不对提醒我一下,谢谢

2017-04-19叶蓝蓝河
评论-11 热度-242

评论(11)

热度(242)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