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此路是我开(上)

*我回来了(小声

*文里的地名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名词都是瞎说的


临近晌午,蓼洲城中央大道上人群熙熙攘攘,蓝河提着佩剑入了一家客栈准备解决午饭,等着上菜的间隙被隔壁的骚动吸引了注意力。

蓝家小少爷对江湖向往之极,好不容易求了大哥同意,揣着一封信遵从大哥指示去往峄城拜师,如今骚动就在眼前,他是必定不能坐视不理了。

看热闹的人伸长了脖子,蓝河走到边上拍人肩膀,八卦群众不用他多问就把过程说了个明白。说来简单,不过是有人吃饭不想付钱,只是这人态度很好,也不是要赖账。

蓝河看了一会儿,那人从怀里摸了个木牌出来,说是“煮酒论道”的令牌,拿来抵饭钱。

所谓“煮酒论道”实际上是武林大会之类的东西,各个数一数二的高手聚在一起打架,获胜的人会得到一块名为“行酒令”的木牌,重点在上面的繁复花纹,没什么实际作用就是个象征。蓝河小时候整天缠着大哥讲故事,长大了开始查阅相关书籍,对“煮酒论道”还是了解不少的,曾经在自家书房中翻出过令牌的图样来,现在他用少年人的目力和记忆力确认了那人手里拿的令牌确实与图案吻合,只不过……

“少拿烂木头糊弄我,那令牌也是谁都能有的吗?”掌柜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何况,这要是真的不会有人拿它来抵区区一顿饭。”

“我会,拿着吧别客气,我还有两块。”

他不这么说还好些,这下掌柜更不信了:“这世上会有三块行酒令的只有斗神,可谁人不知斗神已在三月前亡故,遗物就保管在嘉世。”

“看样子我说我就是斗神你也不会相信了。”

蓝河及时站出来表示自己可以先帮忙付饭钱阻挡了掌柜的怒火升级,鉴于他做的这件好事,现在蓝河的饭桌上多了一个人。

“多谢小兄弟相助。”

“谢就不用了,你不如先说说自己是谁。”

“我以为你已经看出来了。”陌生人笑眯眯地看着他,“我是斗神啊。”

蓝河深吸一口气,把酒杯放回桌上,道:“我看上去就像是会相信那种话的人吗?”

对方往嘴里扔了个花生,没回答这句话。

“好吧。”蓝河说道,“姓名能透露一下吗?”

“叶修。”

这个问题倒是回答的干脆,只是也太前后矛盾,蓝河心想,斗神明明是叫叶秋,装也装的像一点吧。他是这么想的,也就这说了:“哦,那你和叶秋什么关系。”

“叶秋啊……”这位自称叶修的男人回答,“是我弟弟。”

“不原意说算了……”蓝小少爷显然还没取得和江湖老油条切磋的经验。

叶修也不跟他继续这个话题,反而说起方才的“一饭之恩”,做出想要报恩的表态。

“以身相许是做不到了,小兄弟不如说说有什么想要的。”

蓝河心中还有些气,回他一句:“哦,想要什么你都能拿到?”

“这肯定是不行的。”叶修捏着酒杯在手里转了一圈,也不喝,“那就只能请少侠可怜可怜我,不要让我去摘月亮了。”

蓝河被这说法逗笑,也觉得自己的生气来的莫名,只道:“我可不要月亮,方才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说到这里,又想起那块牌子来,便道:“你如果要给的话,给我那块木牌就是。”

叶修也不问他拿来做什么,从怀里掏出一块递给他。

蓝河接过来放好,在吃饭的时候两人还会说两句话,蓝河问他之后将往何处去,叶修答道:“自然是跟着你走。”

蓝河偏头看他,眼睛里的疑惑十分明显,叶修道:“你为我解围,我自然要回报你几分。”

“你已经回报过了。”蓝河道,“我真不用你以身相许。”

叶修听得笑了下:“你帮我付了饭钱,我给你令牌抵了,你为我解围,这个人情我总要还的。”

蓝河总觉得这句话哪里不对,还在思索之际,叶修又道:“而且我也真没想着以身许你,只不过看你初出江湖,指不定就被谁打劫拐骗,给你一路上做个护卫你总不亏吧。”

蓝河被他那句“真没想着以身许你”臊的有些脸红,又听得他后面的话,心里想,你又怎么不是那些打劫拐骗之辈了?只是他当真出入江湖,脸皮胆识都还尚浅,没能真的问出口来,最后委婉道:“多谢阁下的好意,不过在下并不需要护卫。”

他连阁下在下的称呼都用上了,叶修听出这是有意要拉开距离,对蓝河来说可以说是强烈的拒绝了,只是叶修哪能被这点拒绝击退。

“这不是你需不需要,而是我欠了你的人情,现在得还给你。”

蓝河震惊于他这番强词夺理,没想到救人还救出个麻烦事来,呆愣了几分钟,错过了最佳辩驳机会,再说话气势都要弱下几分,就在心里打定主意,一会儿出门就找机会甩掉他。

有了这个想法,他吃饭的速度都快了不少,出客栈的时候听到叶修的声音:“斗神保护你还跑那么快。”

客栈里的客栈外的,听到斗神二字都转过头来看他俩,不过斗神陨落这件事影响太大,时隔三月依旧是不少人的谈资,这句话引起的注意又很快散去,而两人已经奔着城门走了好远了。

蓝河一心想甩掉叶修,只是他一再提速却发觉叶修始终跟在他后面,搅得他心头火起,一时之间竟忘了停下找个落脚之地,直到林间鸦雀声响才发觉自己已经错过了一座城镇。

太阳很快落下,接替来的月光冷冷清清,那林子里也是冷冷清清,没点人气,只有鸟兽的动静。蓝河虽然没出过远门,仗着身怀武艺也不惧黑暗与猛兽,只是这点被他大哥知道了只会被训斥一声无知者无畏。

今晚上确实没有什么人啊兽的来打扰他,蓝小少爷却遇到了另一个困难。

野外过夜,一摊烧着的火堆是必不可少,蓝河随身带着火折子,可用它点燃火堆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蓝家大少爷事无巨细的叮嘱了一番,就是没想到这点可能。

蓝河试了半天都不行,盯着地上的柴火看了一会儿,起身走了,想着是不是这个不好燃,该去找些易燃的才行。等他抱着些枯草干树叶回来的时候,地上已经生好了一堆火。蓝河把手里的东西一扔,一手按在剑上,全身紧绷,注意力全在周围。不过对方也无意掩饰行踪,蓝河立刻注意到了不远处树上的人,背后还背着那把伞,伞尖在月光下显出金属的光泽。

蓝河方才以为自己甩掉他带来的一点好心情荡然无存,又想到自己对着木柴犯愁的样子或许被这人看了去,觉得有些羞臊,然而对方又帮他解决了这个麻烦,一时间各种复杂的情绪交错,也不知道该对他做些什么反应好,只好先捡回丢在地上的东西扔进火里。

从离开客栈到现在,蓝河还没吃过东西,他从包里拿出白天在城中买的食物,吃了两口这思绪又牵扯到那个树上的人了,想到他可能也没吃饭连嘴里的食物味道都淡了不少。他在心里给自己做足了准备才开口道:“生火的事多谢你了,若是不嫌弃不如下来……”

他后面的话没说完身旁就是一阵风动,刚刚还在树上的人眨眼到了身边,借着暖黄的火光,蓝河看清了他在看着自己笑,干脆把饭食递过去,一边小声嘟囔:“有什么好笑的。”又在心里流泪:确实很好笑啊……

火光微微摇动,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时间周围安静的只有咀嚼食物的声音,蓝河心里还别扭的很,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家里的教育也不让他在吃饭的时候说话,只是,这干粮也实在太干了,他越吞越难受,偏偏出城走的忙就是忘了带上水。而且能带着上路的吃食味道真的算不上好,此刻他也只能在心里怀念中午没吃完的小炒肉。

蓝河想着想着表情越发苦大仇深,他自己是没发觉,另一位可是看的明显的很。叶修都凑到他面前了蓝河才反应过来。

“我要是心怀不轨,你现在还剩个什么?年轻人警惕性太差了,还说自己一个人能行?”

蓝河被他说的想起下午的事,现在想反驳却刚刚被事实打脸,喉咙也是干得很,干脆转过脸去,眼不见心不烦。他这边正气闷着,怀里却被扔了个牛皮袋子,蓝河抓起来才又回头看叶修,从对方脸上看出了个“就是给你的,赶紧喝啊”的信息,渴的难受最终打败了心里的一点别扭。

从刚才起蓝河就几乎不说话,叶修却总要撩他几句:“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很需要我了?”

蓝河一边仰头喝水一边拿眼神瞟他,理智上虽然已经承认了他说的话,但心里总觉得有些不爽,只是急渴被水拯救,他忙着喝水就把这点不愉快扔到一边了。

等蓝河喝够了把袋子还给叶修,后者接过来就准备往嘴里倒,蓝河看着莫名有点脸红,然而他那点情绪还没酝酿出来就被打断了。

“你喝完了?”

蓝河楞楞地点头。

“我还没喝……”叶修有些哭笑不得,他是真没想到小少爷渴成这样。

这下蓝河别说什么别扭不高兴了,心里全是愧疚。叶修只说道:“别在意,我就是一说,没那么渴。”

他把牛皮袋子收好,道:“行了,没事就快睡吧,不然明天你怎么赶路。”

蓝河看他是真不在意,自己再反复提及反而显得小气,而这大半天的奔波确实让他有些困倦,初出茅庐的蓝小少爷只好把心绪收一收,准备休息,闭上眼睛一会儿又突然睁开,看着叶修说了声“谢谢”。

叶修朝他笑了下,道:“睡吧。”

蓝河换了下姿势复又睡去,叶修探查了一下周围,确认没什么威胁才回来,他看了眼蓝河佩剑上的蓝溪阁纹饰,也开始闭眼小憩。


评论(8)
热度(63)
©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