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跳】沾衣

*【阴阳师手游】大天狗X跳跳哥哥

*去年美食祭的梗,现在才写完我已经放弃了我就是一个没有效率的人

*带一点狐跳妹

 

 

“不行,你不能去。”

“可是美食祭啊,一定很热闹吧,而且弟弟和妹妹也一定有想吃的东西,只是一会儿的话应该没关系吧。”

“才不想吃呢,笨蛋大哥。”

“诶……可是我想吃啊。”

真是没办法啊,大天狗这么想到,那一只猩红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他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了。

“我会去的,说吧有什么想吃的给你带回来。”

“真的吗!谢谢你,大天狗大人。”这样回答着的僵尸少年随着话音渐落又陷入了沉睡,大天狗把他放入那个神奇的棺材里。

那个人类阴阳师组织起来的美食祭,主要成员却是一群妖怪,甚至是不少大妖怪都参与其中。

而面前还迷迷糊糊昏在棺材里的僵尸早就喊着要带着弟弟妹妹去了,最后却因为突然的变故而搁置计划。

或许是因为一大群妖怪聚在一起产生了某种不易发现的效应,或许是由于当初那个种在这三个僵尸身体里的异变,平时总是蹦蹦跳跳没个消停的妖最近几天总是毫无预兆地沉入“睡眠”,本来就没有呼吸和心跳的妖怪陷入这样的状态后恍若永远不会醒来。 

明明是可以复活其他生命的妖怪,自己却算不上是活着的,没有人知道那场变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而这兄妹三人身上也尽是不解的迷,早已是僵尸却还留着人类的生活习惯,用另一种方式达到永生,浑身贴满的符咒连那位安倍晴明也破解不出,然而这般神秘带来的却不都是益处,如今天这般眼看他们失去活力也毫无办法。

所以当身负巨大双翼的妖怪面对热闹万分的景象时,脑子里也只有迅速办完事情立刻返回的想法,穿行在各个摊位间还发现了从前共事的雪女,浑身冰凉的女孩塞了他一碗镶了水果的绵绵冰沙,大天狗想到僵尸少年心念的妹妹,竟然真的端了个甜点行走。

随后不久,又看到另一个“熟人”,手持扇子的狐狸以拐骗杀害美丽的少女闻名,此种行为自然是为大天狗所不耻的,而实际上他更多的是在跳跳哥哥的口中听到的僵尸少年对这妖狐骚扰自己妹妹的愤恨以及偶尔对毛茸茸尾巴的夸赞。

在跳跳哥哥和大天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说过他的翅膀看起来一定很好摸之类的话,不过那时大天狗自己一点不认为那是一种夸赞。

对美丽少女追求到变态的妖狐时不时地会出现在妹妹周围的这件事总是让跳跳哥哥很担心,“僵尸是不会‘死’的”他自己曾多次在受伤时说过这句话然而到了妹妹这里却像是忘了这个理论一样,对于自己在乎的人有这样的心情是非常能理解的,大天狗在僵尸少年提着棺材冲上去砸人的时候也会提前出手清理,毕竟这只狐狸虽然是个变态但还是有点本事的。

所以妖狐可以说是对这个大妖怪深恶痛绝,在武力值比不过的情况下一般只能在口头上找回场子,对于跳跳哥哥还要顾及命定少女的话,对这位就不用客气了。

“没想到不可一世的大天狗大人也会出现在祭典上。”说到这里妖狐视线一转看到他手上的东西,便明白了几分,“原来是因为那位——”

“安倍晴明为何放任你这种不符合大义的妖怪出现在这里。”

“小生自然是为了命定之人……”说到这里妖狐话锋一转,“整天把大义挂在嘴上的人可是追不到人的。”

大天狗自动忽视了他后半句,不过提到那位少女,既然有人为她带了东西那手里这碗甜点……

细碎的冰已经开始融化,大天狗略过面前挂着意味深长笑容的狐狸,快速离开了祭典,在身后留下几片飘散风中的黑色羽毛。

回到院子里还是一片寂静,月光洒下来照得和室的门泛着显眼的白,大天狗推开门走进去,空荡的房间内只有一口棺材,想来那两个小僵尸应该也还在沉眠中。

棺材里的小妖怪安安静静地躺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来,蒙了一层水雾还盛着逐渐融化细碎冰品的碗就放在棺材旁边,大天狗坐在门边,斜倚着门框,这个时候纵然强大如他对这个情况也束手无策,能做的只有不知前路的等待。

院子里的草木在月光下一清二楚,夜空倒是黑得深沉,暗和明取得微妙的平衡。

之前的某个夜晚,也是同样的暗夜和月光,夹杂着巨大妖力的狂风骤起,飞沙走石,将地面上一众小妖卷起,过一会儿一起归于平静,只留下几片妖力凝结的黑羽反着月光从空中飘下。粉发的僵尸少女从树后走出,羽毛落在她手掌上,随着妖力流失也逐渐消失,少女想起哥哥所说的话,一蹦一跳地开始找寻起了阴阳师。

这是大天狗第一次见到跳跳哥哥,在一堆形态各异的妖怪中间,背着棺材的僵尸一点都不显眼,挡在弟弟面前的样子倒是让他有了些赞赏,不过那时他一心想着大义,认为这点小人物为大义牺牲也是应该的,现在回想,只能庆幸少年的僵尸体质才让他们能再次相遇。

然而这次也是这一原因造成不可控制的“分离”,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后来那两兄弟被晴明带人救出,自己身陨在最后的战斗中,妖力和血液一起流失的感觉还刻在身体里,意识逐渐坠入黑暗时,不可一世的大妖产生了生命终于走到尽头的想法。

对于仍在活动的人和妖来说,与黑晴明的战役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而对于已经死亡的大天狗来说不过是瞬间,再次有意识的时候睁眼所见依旧一片黑暗,模糊能感到周围空间广阔,清醒后再探又觉逼仄。他抬手按上头顶的障碍物,那东西却突然动了起来,像是有人从外面打开了这个狭小的空间。

事实确实如此,光从头顶露出的缝隙中挤入,大天狗不适地皱眉,光亮逐渐变大,整个世界由黑转白。

面前有人在跟他说话,听声音就能感觉到主人身体里蕴含的活力,大天狗眨了眨眼睛,适应了突然的光线才看清眼前妖怪的样子。

麦金色的头发,一边眼睛缠着绷带,带着笑容看他,只有猩红的瞳仁和白的发青的肤色提醒着少年并非人类的的事实,而大天狗则是觉得,这个妖怪,有些眼熟,傻气的笑容,头上插着的断箭,以及自己现在身处的奇怪的棺材。

“你终于醒了!不然我还以为棺材出问题了。”

眼前的小妖怪看到他后露出十分高兴的表情,大天狗从棺材中出来,伸展了下黑色的羽翼,随后便在那只红与黑的眼睛发现了些像是向往的东西。大天狗只觉得这个僵尸不是怪就是蠢,仿佛忘了曾经被他抓走的事,毫无防备地站在他面前。

然而他现在也没空管这样的小角色,更重要的是弄清楚自己缘何会再次复生,以及黑晴明大人的状况。

大天狗扇动翅膀,升到空中想先查看身处何地,却突然碰到阻碍,结界上附着的熟悉的力量,源博雅!

于是不用查探大概也知晓这定是那个安倍晴明的地盘了。

若是往常的大天狗大可以破开结界,只是如今他刚从死亡返程,一身妖力不知还剩多少,只能不甘地落回地面。

“你是在找晴明大人吗?他和博雅大人出去了哦。”

声音来自刚才的僵尸少年,大天狗这才把注意力放回他身上,然后在他们中间突然插进了另一个身影,他认出来了,是这个蠢妖怪的弟弟。

“你要做什么!”跳跳弟弟把自己的大哥拉到身后,现在的情景一如当初被抓走时哥哥挡在他面前,只是两人的位置换了过来。他是知道晴明大人让哥哥帮忙复活一个妖怪的,却没想到是大天狗。

“哥哥难道不知道自己要复活的是谁吗?”

“谁啊?”

“他可是之前抓走我们俩的那个妖怪啊!”面对不靠谱的大哥,跳跳弟弟也很是无奈。

“啊,你就是那个奇怪的天狗!”

大天狗瞥了他一眼,也没想到他竟然是没认出自己,不过相比起来……

“是你复活了我?”

“对啊,我可是很厉害的。”跳跳哥哥微扬起头,带着骄傲又自豪的表情。

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妖怪竟有复活的能力,想必用的就是那口棺材,大天狗现在对他倒是有了些兴趣,既然是他复活了自己,把这个小僵尸留在身边也不坏。

于是,就一直到了现在。

身后的棺材传来响动,大天狗重新站到棺材前,睡着的僵尸终于醒来,迷迷糊糊用着软绵绵的生意喊他:“大天狗大人,你回来啦……”

“嗯。”有着神明之名的大妖怪突然玩心起,拿起一旁已经快全部化成水的甜点碰到少年的脸上,后者眨了眨眼。

“这是什么……唔啊,好冷。”跳跳哥哥突然捂住了被碰到的地方,像是突然才感受到低温。

随着入眠时间增多的是身体各个感官的退化,看上去越来越接近真正的尸体,大天狗把冰凉的礼物放进跳跳哥哥手里,心里却想着听闻桃花林中有桃花妖,亦可活死人,如果实在无法,倒是能一试。

他素来骄傲,难得承认自己对一件事的无能为力,只是毁坏生命总比救治容易的多,即使是拥有再强大的力量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妖怪日渐丧失活力。

跳跳哥哥小口地喝着甜味的冰水,他是知道自己的感官知觉在退化这件事的,一开始还感觉不到冰冷的温度,大口地喝了几回后身体才开始传递不能忍受的讯号。而现在,他在无意间偏头的时候才注意到侧方的大妖怪在看着他,跳跳哥哥想了会儿,把手里凉凉的容器递到他面前。

大天狗看向他的眼睛,僵尸的眼眸红的通透,什么都不隐藏。他没有管手边冰凉的东西,只是问道:“为什么认为我会想吃这个东西?”

“诶……你不想吃吗?这个还挺好吃的啊,甜甜的,妹妹也会喜欢的吧。”

“那只狐狸已经给她带了食物了。”

“这样啊……啊!不对!那只色狐狸!”

跳跳哥哥说到这里突然激动地站起来随后又像是失去意识一般向前栽倒,一股温柔而强烈的风卷着从他手中掉下的甜点安稳地落到地上,而他自己则跌入了瞬间出现在身前的大天狗怀中,神明大人伸手揽着他好让失去意识的少年倚靠在自己身上,隔着衣料也能感觉到僵尸少年冰凉的体温,比平时好似更冷了几分,他从未如此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正怀抱着一个尸体,而对方不知何时会再睁开眼睛。

不过没关系,他是大天狗,所以定能找到方法让爱人远离真正的死亡。

他把手收的更紧了些,漆黑的羽翼向前合拢,将怀里的小妖怪与深沉的夜色隔开。

=========END========

当时翻美食祭地图的时候一个跳跳都没看到就想难道是他们出什么事了?于是……

本来我是想写一个欢脱的故事的,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嘛写着写着就……

狗子好难写,特意去搜了传记看还是好难写【我觉得传记里的天狗有点傻,尽力不ooc了,嗯就这样反正我也没有狗子不怕他钻出来打我(x

 

评论-2 热度-92

评论(2)

热度(92)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