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祝你梦想成真

*迟了几天的生贺,再说一次河河生快

*文风可能有点……

*双箭头的故事

 

 

上午十一点,蓝河按着朋友给的地址找到了自己新的住处。

之前的房子到期,房东又不打算再租了,热心的朋友笔言飞同志于是自告奋勇地表示要向雷锋同志学习,帮他找好了房子,在他早上收拾东西的时候还妄图做出一脸神秘实际一脸“小智障”的表情来实行“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计划。蓝河本来想批评一下他这种行为,指出“你这样看起来不只有一点傻”的事实,又一想,不管怎么说笔言飞也帮他找到了下一任房东,还是原谅他这次吧。

于是,蓝河拖着行李走在前面,笔言飞跟着走出门赶上他,走了一段迎面过来几位姑娘,视线偶有落到他身侧,蓝河偏头看了眼笔言飞的样子,心想,笑得傻有时候看起来也是一种可爱嘛。

然而等打开门看到新人房东的时候蓝河就后悔了,不是后悔刚才没在妹子们面前帮他刷好感度,而是后悔没有在更早的时候对笔言飞同志进行批评教育,做人就不能直接一点吗?

如果你非要剧透的话,我选择,全部。蓝河看着门内的人想着,接着这么说道:“叶修学长。”

然后我该说“好久不见”呢还是说“好巧啊”呢?

“好久不见啊,蓝河。”

好吧既然台词被抢了那就只能……蓝河把所有的紧张都集中到手上,捏的行李箱拉手都快喊疼了如果它能成精的话,然后演出一个能奖励小金人的有点惊讶的表情。

“哈哈,是啊,好巧啊。”

还好傻啊,一定是被笔言飞传染的,蓝河在心里这么给笔言飞甩锅。

怎么觉得从刚才再见到这个人之后起心理活动就跟加了曼妥思的可乐一样啊?一定是笔言飞的锅。

“不进来傻站那儿守门?”

 

他声音好像又哑了一点,不会抽烟抽得更厉害了吧?这个习惯也太不好了,得改掉,不过我好像没有这个权力啊,不对我现在是室友啊虽然还没签字,头发也变短了……

蓝河现在正在“新家”的餐桌上,吃着“入住”后的第一顿饭,脑子里被内容乱七八糟的想法塞满,大概是刚才的可乐里的二氧化碳全部都带着水分一起膨胀开了。

被对方邀请吃饭的时候蓝河感觉自己手里的小金人快掉地上了,但他及时捞了一把,保持着不失态说:“不太好吧,我东西都还没收拾。”

“都中午了先吃饭。”叶修说,“这么久不见蓝河同学给我个面子?尝尝我做的菜?”

他不知道叶修会做饭,如果早知道就会有心理准备,就不会现在突然又更喜欢他。

蓝河此刻咬着筷子想,一会儿收拾完东西是不是应该去发个求助帖啊?题目都想好了——#大学时暗恋的学长现在变成了我的房东怎么办#,立下这个flag说不定最后能去谢谢大家呢。

然而等真的开始收拾东西之后蓝河早把这件事跟着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一起扔到脑后去了,这件房间看上去就像是很久没人住了一样,家具都新的毫无人气,然后在叶修本人的证实下这间房之前确实没有人住,他是第一个入住的,蓝河隐隐约约觉得有些开心,反正喜欢的人的第一就是让人觉得愉快啊!随后又捏了捏鼻梁,把心里暗戳戳的想法搅散,不然怎么好像有点不严肃认真呢……

不过也是因为这个基本就是全新的房间,蓝河有了很多事要做,等把所有东西都弄完了已经是好几天以后了,中间有的生活用品还是叶修陪他去买的。蓝河跟叶修一起走在商场里的时候大脑反应速度很快地给了他“这样好像新婚啊”的信息,然后另一个意识跟他斗法,住脑!停止脑补!

又是在饭桌上,不过这次蓝河的身份已经是有了三天资历的室友了,三天的相处让他已经没那么拘束了,而饭桌又是一个聊天的好地方。

叶修问他:“也帮我设计一下房间怎么样啊蓝大设计师。”

蓝河是做室内设计的,被他这么喊心里忍不住生出一种高兴的情绪来,再加上叶修一边说话一边向他眨眼,蓝河笑出声来,回道:“行啊,那报酬呢?”

“给你做饭?”

“勉为其难地成交吧。”这句话翻译作“这真是太好了”。

蓝河过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一件事,装着非常冷静地问:“沐橙学姐呢?也很久没看到她了。”

“沐橙?”叶修听到这句话看了他一眼,“刚结婚,度蜜月去了。”

“啊?”

蓝河被完全没想到的答案吓得瞪大眼睛,脑子也基本停止运转,只觉得场面好像突然非常尴尬,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缓解一下,还好这时叶修出声了。

“不要那个眼神啊,你自己不也是单身嘛,如果行我也想找到合适的人啊。”

他说后半句的时候视线看向蓝河,四目相对蓝河心里突然一跳。

啊这个暴击……我要完了。

脑子里循环播放这句话,蓝河低头扒饭,尽量不让对面的人看到自己眼神里透出的异样,哪里还反应的过来这个反应就够异样的了,不过可惜,看到这个反应的人理解到另一个方向上去了。

晚上的时候蓝河坐在电脑前,显示器上是某论坛的界面。

本来他真的是在电脑上认真工作的,但一和网络接触那么后面偏到其他地方去好像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了。总之,他现在就停留在某论坛,并且准备实行一下三天前一闪而过的想法。

然而在打下几个字之后蓝河又把它们全都删掉并且把鼠标移到了搜索栏,天下之大一定有其他人有同样的遭遇,抱着这样的心情蓝河开始了翻看别人帖子的路程,直到他看到了这一篇。

【因为前几天遇到了他以前的同学知道他在找房子

【请他吃饭啊,这还不够刷好感的?

【我对自己的厨艺还是很有信心的

【房间的设计是他自己做的,很厉害,不亏是哥看上的人

【刚才他突然问起一个姑娘,不会是对人有意思吧

【他要是能喜欢男的那肯定是喜欢我啊,我这么优秀

……

我觉得楼主说的有道理……

实际上蓝河看到这里脑子已经比那天打开门看到叶修还乱了,这怎么搞得和探索寻宝一样,浮出这样想法的同时蓝河已经站到了叶修房间门口,一鼓作气走到这里,敲门算是个再而衰的节点了。

不过房间里的人不愧是他看上的人,蓝河没站了一会儿门就被打开了。

叶修问他怎么了,幸好他的勇气还没有“三而竭”,只是也不敢直接上。

“我不喜欢沐橙学姐。”

叶修何许人也,从他这句话就能听出自己的求助帖大概是暴露了。

“你看到了?”

蓝河点点头:“你是不是——”

话没说完,因为叶修突然抓着他的手把他拉进房间,然后稍微低头直视他的双眼,说:“我是对你有非分之想。”

蓝河被迷得思维迟钝,跟着说了句“我也对你有非分之想啊”,等反应过来了又补了一句“那你想吧”,在听到几声笑以后彻底回神,自暴自弃地挣开叶修的手,走到床边坐下。

“你动手吧。”

叶修走到他身边走下,又把手拉回来:“虽然我也很想,现在不行。”

“为什么?我已经够大了早就过了22了都能结婚了。”

“你不是说明天就该上班了?”

“谁会被这种事搞得不能上班啊……”

其实这两个人也不是真的要做什么,只是对于刚刚改变的关系还没适应过来,于是才想到什么说什么。

“那个,既然要上班那我准备去睡觉了……”蓝河说着就站起身准备走出去。

叶修本来想邀请他同床共枕的,又想着还是循序渐进的好,于是抬起的手揉了一把身前人的头发,跟着蓝河走到门口,结果后者突然回转身。

“你是喜欢我的吧?”

叶修有些疑惑,还是回答:“是。”

“嗯,我也很喜欢你,那我们就开始交往了。”

叶修这下明白了,露出一个笑容:“是。”

“明天请你出去吃饭,庆祝一下。”

“出去吃?蓝河小朋友不喜欢吃我做的饭吗?”

“不是那个……我不会做饭啊只能请你出去吃饭了。”

叶修用双手搂住他的腰,说:“没事,我对你的非分之想不是这个。”

蓝河又被迷晕了,扶着他的肩膀,说:“我也不是想这个。”

叶修好笑地放开他,再摸了一把脸:“快去睡觉吧。”

然后在门口看着自己已正式交往大概一分钟的恋人走回了房间。

—————————END—————————

果然还是短篇适合我呀毕竟我就是写短篇起家的【x

现在祈福六级还来得及吗不想再考了,题目代表我的心啊

评论(7)
热度(70)
©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