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隐于

*太太太太太激动了,这几次更新简直boom boom boom,终于控记不住我记几了

*一堆私设等打脸,比之前那篇还日常的日常

*接上次那个前魔教护法x前正道大侠的设定,翻我主页


距离遇到展家小妹已经过去了一年多,那回再从邪教回来,贺天和莫关山便隐居的更深了,倒不是地方更偏远,而是名声皆被舍弃了。

从前在边关荒漠,还有人喊着莫大侠,如今周围人再提起不过是那所宅子里的黑发人和红发人。

两人从漠北搬到江南小镇,贺大公子有的是钱,本还想买下个大宅子,不过莫关山制止道:“那么大个地儿你来扫啊?”贺天想想也是,二人皆不愿意家里充斥着外人,最后也就购了个小宅子,雇了管家和厨娘。

一日,二人还躺在床上,管家便来禀报,说是有人来访。

莫关山翻了下身,没醒,倒是让身上点点红痕露了出来,贺天睁开眼恰好看见这一片风光,撑起身在他肩上轻吻了一下,又拉好被子盖在他身上。

贺天披好衣服,开门问道:“来人是谁?”

管家道:“这……他没说,不过他手里拿着一个佛珠串,莫公子曾说过,如果有人带着佛珠串来找他,就放人进来。”

贺天听了,阴沉着脸,道:“是何样貌?”

管家道:“他头发遮了半脸,样貌是看不清,但也能看出是个青年人,只是头发全白,实在怪异。”

到这里贺天已经明了来者何人了,当年莫关山一心想与他两清,不再有任何瓜葛时便是躲到了这白发男子处,再者莫关山与这人自小就认识,关系亲厚,贺天每每想到都觉得气血郁结。

贺天有心不想让二人见面,但又明白,若今次骗了莫关山不过是徒生嫌隙,何况他早就立誓,此生对爱人不再欺瞒。

最终贺天还是先打发了管家去招呼客人,自己返回床前喊人。


莫关山跟着他往前走的时候还在问着是谁找他,贺天不回答,他最终还是不想告诉爱人来人的名字,莫关山见他这反应,又皱紧了眉,露出不高兴的样子。

贺天看他这般,无奈笑道:“你到了不就知道了,不过我实在不想见到他。”

等到了大堂,莫关山一见坐着的人那一头的白发就知道是谁。

“蛇立!”莫关山快步走到白发男子面前。

蛇立听到他声音站起转身,又见他面带笑容走到自己面前,虽然表情不变但还是从眼神透出几分柔和。

这两人自小一起长大,都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性子,莫关山也不跟他计较那张冷冰冰的脸,到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了。

偏偏贺天最受不了这一点,每到两人开始叙旧就要插话。

“阿关,我坐哪儿啊?”

莫关山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瞪他一眼道:“贺天你一个主人家怎难不成还要和客人抢座位?”

莫关山随蛇立坐在左侧,偏生这每一侧也只有两个座椅,不过贺天听了莫关山的话想他还是把蛇立当作客人而自己两人作为主人,自己在他心中地位确实不与常人一般,心里便愉快了几分,不多争辩坐到了主位。

没了有心人的打岔,莫关山朝久不见的好友问道:“你这次怎么来了,你不是在皇城吗?”

蛇立头发掩了半脸,还是那副无波的表情,答道:“出来寻人,路过此处,来看看你。”

“寻人?能让你找寻的人必不简单,他犯什么事了?”

“是个姑娘,我对她有些好感。”

话至此莫关山也明白他是个什么意思了,他惊讶地想站起来,腰部一阵酸软又坐了回去,转头瞪了一眼主位之上的罪魁祸首。贺天一直注意着这边的情况,此时已经站到了莫关山旁边,帮他揉起了腰。

而听到蛇立这句话,贺天却比莫关山还要高兴一点,后者高兴的是好友不用再独身一人,前者则想着除掉心里的一根刺。虽说莫关山明确表示了对蛇立没有半分是关乎情爱,二人也确无半分逾矩,可自小的情谊依旧让贺天有些嫉妒,甚至想着要是某天蛇立幡然醒悟发现了莫关山的好……

在贺天眼里莫关山当然处处优点,那些张牙舞爪也觉出十分的可爱,却不没想过自己这或许不过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贺天一边运起了内力帮莫关山尽快解了酸软,一边把下巴搁到莫关山肩上,说道:“恰好这渊城里我还有些人脉,还能略尽绵力,帮蛇立兄找寻几番。”

莫关山没想到贺天心里的小九九,见他竟如此好心,讶异的连把人推开都忘了,脸却还红着,还是朝蛇立说道:“既然有人要帮忙了,你别跟他客气。”

蛇立答道:“不必,我前日听说有人在业城见过她,此次过来,不过是来看你,一会儿就走。”

莫关山还想再说什么,管家又来禀报说有客人到了,而这次的客人是谁却不能再明显了。

还未等贺天与莫关山对管家做出答复,那人已经直闯了进来,还隔着一段距离便听到他的声音。

“贺天!毛毛!我和展希希来看你们了!”

莫关山听到这个称呼抓起一旁的茶碗直直扔了过去,魔教教主轻松接下还打开盖碗喝了一口,道:“阿山你人真好,是知道我赶路渴了?”

莫关山从来就说不过他,干脆不理,倒是走在见一身旁的展正希歉意地看了他一眼,莫关山便对他道:“你们这么出来就把你那妹妹给扔了?”

见一抢白道:“妹妹留在教中了,阿山你可真关心她。”说完还带了些看好戏的表情去看贺天,后者斜看了他一眼。

展正希只看着莫关山边上位置坐着的人,问道:“这位是?”

那人没等莫关山介绍便答道:“蛇立。”

展正希也只回了自己两人的名字,见一此时也偏头看向白发男子,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拉着展正希坐到了右侧的位置。

这下贺天心里又开始烦闷了,下面四人各坐一边,独自己一人孤身在主位,见一与展正希又是好一对爱侣,这么看来倒像是他才是那单身的一人。

本来贺天就盼着蛇立能早些离开,自己好与莫关山多多独处,如今还多了两个,只想尽快把闲杂人等打发了走,偏偏这时候见一又开了口。

“阿山,今日可是你来做饭?”

莫关山露出有些诧异的表情,贺天却是心思转了一圈,想着自己和莫关山去厨房,留见一展正希同蛇立在这儿也是好的。

见一又道:“这么久没见我可想念你做的饭了!”

能把蹭饭的心思说的如此直白也只有这位了,不过莫关山看了眼旁边的蛇立,想到两人许久不见又快要分别,趁这时候让他再尝尝自己的手艺也是好的。

贺天道:“我也很是想念。”莫关山皱眉看他,分明自己前日还下厨做过菜给他,怎的有这么个说法,但也不想多想,起身准备朝厨房走去。

此时已快到午时,更让莫关山觉得见一是恰准了时间来蹭饭的,还是对蛇立说道:“你也留在这儿,用过午饭再走吧。”

却听到贺天又说:“阿关,我与你同去。”莫关山心里奇怪,贺天这人,仿佛对任何事都游刃有余,却是要“远庖厨”的典型,此刻见展二人皆在,他不留在这儿反倒跟着自己往后厨跑?虽说平日里就有这习惯,可如今可是有三位客人坐在大堂里。

然而莫关山更没想到的是,蛇立也是差不多的话:“关山,我同你去。”

贺天一听,快怀疑自己下的蛇立对莫关山感情的判断是否正确了,然而他是绝对相信莫关山的。

最终,莫关山带着蛇立去了厨房,用“见一和展正希都在这儿我们俩怎能都走?”这样的一句话将贺天留在了原地,而他让蛇立一起的最大原因不过是他可以给自己帮忙又不会打扰自己做菜罢了。

厨房中,蛇立和莫关山配合默契地处理着厨娘准备的食材,莫关山偶尔看一眼白发盖了半脸的男人,等着他开口。

从刚才蛇立说要一起的时候莫关山便知道他是有话要说,果不其然。

“你……如今过的好吗?”

“好。”

蛇立透过遮着视线的白发看到眼前的男人真心露出的笑容,便也露出些柔和的笑意,他一直担心的事也能放心了。

这一段极短的对话结束,两人聊起了其他事情,偶尔是过往,偶尔是未来。

饭间,见一快黏到了展正希身上,而贺天竟也离莫关山极近,莫关山一开始还奇怪,不一会儿便明白过来是因为方才去厨房一事,有些好笑,心里却带了些甜,

莫关山夹起一口菜塞到贺天嘴里,根本不敢看人就埋头吃饭,本来应该染上红色的双颊却还是正常颜色,不过耳朵是通红了。

贺天盯着那红的通透的耳朵,慢慢的吃完这口菜,倒像是口中品尝的不是菜,而是眼中所看了。

莫关山了解这人的性子,只好尽全力无视他。

一顿饭吃完,蛇立果真歇了会儿便离开了,而再过了一会,见一与展正希也相携离开。

贺天此刻想通了,其他人不过匆匆过客,属于他们二人的时间才是很长很长。

》完《

感觉自己没写正文先写了番外

写了好久终于完了,本来有很多想说的不过算了,谢谢你看完

评论(5)
热度(77)
©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