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甜糖水(中)

*你们怎么都期待河河掉马啊,对他稍微好一点啊

*我以为上下就可以写完的

“嗯……我是!”

抱着“反正最后都会被认出来吧”的心情,许博远干脆自暴自弃地这么回答了,但是想象中的剧情并没有发生。没有往下追问,反而询问他要不要一起刷本。

听到那一声意味声长的“哦”,许博远还是很不确定自己究竟有没有暴露,只是既然对方放过了这个话题,自己也应该少说话比较好,避免又出错。

对于叶修的邀请许博远拒绝了,这个时候和大神一起组队刷本的诱惑小于掉马的恐惧。

叶修拿着账号卡回到了隔壁房间,许博远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再次回到游戏中。

过了一会儿,有人给他发消息,约他下本,名字有点眼熟。许博远想了一会儿,现在既不用带团也不用抢野图,就答应了。

到了副本门口,那里等着一个威风凛凛的战斗法师,许博远想起来了,这就是刚才他给叶修的卡。

他有些想逃走了,但叶修显然已经看到他了,于是许博远只能硬着头皮过去。

“蓝团长走去刷本啊!”

许博远非常郁闷地看着屏幕,不想说话。

“啧啧,怎么不说话啊?你就不惊讶哥是怎么打入你们蓝溪阁内部的?还是你连哥都认不出来了?”

许博远猛然惊醒,现在“许博远”和“蓝河”是两个人,他应该做好一个演员。

“不是很懂你们心脏大师。”许博远仍旧有些心虚地降低了声音。

“哥可是遇到了你们蓝溪阁的某个高层人员。”

“哦……”

“我用他威胁你换点材料呢?”

“我们蓝溪阁的人是坚贞不渝的,绝不会叛变革命的!哎不对,你找得到他的坐标?”

“他就在我隔壁啊。”

叶修带着些笑意的声音却让许博远心里一抖,想是被大力摇晃过的汽水猛地打开后冲出的泡泡,从心底一直往上冲。

“大神肉搏你也不一定能赢啊……”

“是啊……”

回答间隔时间有些长,许博远想,他一定是吸了一口烟。他总是叼着烟的,不管是杂志的照片,还是比赛直播。

如果提到叶修的话,除了荣耀也一定会想到烟吧……

然后对方打断了许博远脑内思维的发散。

“一起去刷本吧蓝河同志。”

“为什么非要找我呢?兴欣也有公会吧。”

“不行,兴欣是绝对不能找的。我现在可是蓝溪阁的一员,你不应该带领新人吗团长?”

“你哪里……”

“而且这些公会里我最熟的就是你了啊。”

许博远把快吐出口的“滚”吞了回去,听到这句话他还是有点高兴的。仿若刚才冲击着心脏的气泡都散去,只留下甜味的糖水裹着心脏。

两个人把副本次数用完了后,干脆找了个地方坐着聊天。

或许是因为队友技术的加成,许博远整个副本过程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感,总之是让人心情愉快的那种,以至于他竟然觉得时间非常快。要知道以前在游戏里和叶修有关系的部分,大多数时候都让他觉得很头痛很折磨人。

“你声音一直压着做什么亏心事呢?”叶修问他。

还不都是因为你!这么想着许博远还是把出口的话换成了“你才亏心事,我怕吵到我妈睡觉”。

于是撒了一个这样的谎。

“这么大了还跟妈妈一起睡啊小朋友?”

“你是不是有毒啊她在我隔壁好吗!”

很想吼出来,但不管是为了圆回自己的谎还是为了隔音,许博远都只能尽量压着声音,而就在他说完这句话以后听到了耳机里的笑声。

“有什么好笑的啊!”

身为知道真相的自己想到上面的对话和真实情况的确是有好笑的地方,但叶修和“蓝河”应该都是“不明真相”的人才对。但至于叶修究竟知不知道,许博远却是很不愿意深想。

“嗯,没什么。”

“没什么是什么……”

“不想告诉你。”

“啊那就算了。”

再一会儿叶修说他要下线了。

“还以为你要玩到很晚,毕竟不惜找我……找我们蓝溪阁的人借账号卡。”

“是啊,不过也已经很晚了吧。都答应他们要好好休息了。”

对这个说法许博远并不多相信,曾经出现在杂志上陈老板娘和队里的各位对他糟糕作息的无奈吐槽都在帮助他形成这个印象。

“哥得去还卡了,回见了。”

许博远忽然反应过来,慌忙劝阻他:“等会儿,等等,那个……他可能睡了,你这么晚就别去打扰人了。”

“是吗?”

“是的,就是这样。”

“那还真是,不愧是有文化的人啊,想的周到。”

“我要下了,我妈敲门让我睡了。”

不管怎样,许博远还是觉得应该做好事实的布置,所以决定真正地去睡觉。

“行快去吧,替我给阿姨问个好啊。”

虽然觉得叶修这句话里有不合理的地方,但许博远也来不及仔细思考,而且他或许只是随口一说吧,以前也会和自己开玩笑的。

叶修看着蓝桥春雪的身影逐渐消失,最终像是忍不住了一样笑出来,肩膀小幅度地抖动,终于笑够了,他操纵着战法往另一个地图走去。

2016-06-04叶蓝蓝河
评论-1 热度-54

评论(1)

热度(54)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