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跖】谍刺其实

@燊枷 ,完全没写出痴汉感啊失败,尾随跟踪也写偏了qaq,貌似稍微放大了白哥的鸟语技能

*题目是“谍刺|其|实”←这个意思

*ooc

盗跖不动声色地朝四周看了一下,确认没什么异样,可他心里的不安和疑惑却更深了。

有谁在看着自己。

他这几天都有这种感觉,有时候,总有时候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那股视线的存在感强的让人无法忽视,偶尔露骨的让他如芒刺在背,然而在他转头观察时又是一切正常。

为了安全盗跖把这件事告诉过张良,但对方却很是讶异,张良自己没有一点感觉,仔细想了想有白凤的布防其他人想靠近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了。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奇怪的事,比如今天早上这件。

从床上坐起来,做好穿衣洗漱后,盗跖准备把半长的头发绑起来,却如何都找不到发带了,他虽然不是一个对物品摆放有十分严谨要求的人,但也不会常用的东西都扔的找不到,可是“盗王之王的东西被人偷了”这句话,他自己都绝对不信。

实际上,这两件事对他这个盗王之王来说都挺打脸的了。身为一个盗贼,身为一个精英盗贼,身为一个精英盗贼中的精英盗贼,隐藏自己自然是无比重要的,当然这也不是说他要时时刻刻隐着气息躲在暗处,可时时刻刻被人给予高度重视也太不给面子了,这简直可以视为对他的挑衅。

更何况现在还连东西都丢了,发带这样的随身“贴身”物品,那就和姑娘丢了肚兜差不多了。

要说人缘盗跖自认还是挺不错的,总跟他较劲的就一个白凤,可白凤绝对不会对他有什么对“姑娘的肚兜”般的企图啊,而且照他对这位的了解,也不像是暗着来的,当着人面一根羽毛甩过去比较像他的风格。

之后盗跖真的在自己的衣服里发现了一根羽毛。

那只据说是凤凰但看着并不像实际上总有人说是大鹏也更像大鹏的白毛大鸟不会是脱毛期了吧?

他又不能拿着这根羽毛去问那个傲娇又骄傲的御鸟之人,不管是“你是不是放毛在我身上了”还是“你的鸟是不是掉毛了”,最后盗跖也只是把那根白色的羽毛扔进了丁胖子的炉灶里,顺带顺走了几块点心。

这才是盗王之王的英姿嘛!

没高兴完一块儿点心,回笼的心情又被那股灼人的视线给打回去了,盗跖隐约感觉到这次的视线有些不一样,但他可没心情管一个死活不露面的人的心情如何。

被这个恼人的感觉弄的烦躁,就算他自己是个天生乐观的人也没法再若无其事,就在盗跖决定采取一点措施的时候接到了刺探海月小筑的任务。


去往目的地的途中盗跖总觉得哪儿不太对。

林间幽静,有点异常声响都会被放大,可他除了自己疾行的响动什么都没感觉到,周围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就是飞鸟扑棱翅膀时发出的声音……

等等,鸟?

哦。

盗跖突然停了下来,在身上摸索查找一阵,真找到了一支白色的鸟羽。白凤家的大白鸟是真的到了掉毛期?

“……”

死鸟人又往我身上扔鸟羽符我跟你有仇啊?

好像是有……

不过现在也没时间想这么多事,他还有任务在身。盗跖带了些内劲把手中的白羽掷入了一旁的树干中,随后继续赶路,而树梢上站着的蓝色小鸟偏了偏头,朝与他相反的方向飞去了。

看到谍刺朝自己飞来,白凤自然地抬手接了,以为是哪只带情报的,听完小蓝鸟带来的消息陡然有些生气。

不是不相信盗跖的能力,这类任务其实也多有凶险,但盗跖就这么断了与自己的联系,白凤一是气他不管自身安危,二是生气他不愿接受自己的心意,却是忘了自己不曾表明过什么心意做的都像是暗自监视,而盗跖这个人又哪里像是愿意乖乖被人监视的主?

当然这次还另有原因。

其他人是不知道这件事的,盗跖私下找了那位运筹帷幄的狐狸先生商量,假意被俘打入内部救出庖丁,所以在一条条的链子朝他甩来的时候他假装不敌被捆了个结实。

虽然心里生着气但白凤还是一刻不停地向着与盗跖相同的目的地赶去,却没想到刚好看到盗跖被抓的场面,更没想到的是,在自己乘着凤凰飞过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盗跖眼里明晃晃的“别救我”给憋回去了,最终只能恨恨地往他身上撒了碎羽。

然而最终仍然失去了消息,盗跖被关的地方连谍刺也到不了。再一次从蓝色小鸟处得到盗跖消息,白凤却是一次比一次更加敛不住情绪,甚至在后来与大铁锤起了争执,幸而最终还没有失态。

白凤捏紧了在腕上绑了一圈后留下的一节缎带,另一只手在绑着的那一圈上摩挲,如果仔细看并且记忆力够好的话就能发现这一条缎带曾经缠绕的是盗王之王的头发。

因为盗跖被关的地方独特,张良还是说出了盗跖与他的计划,并最终决定了让盖聂与卫庄前往的营救计划,白凤还未来得及表明自己的意见张良便看向他说:“还请白凤公子进行接应了。”

这一句话就把他要说的话给堵回去了,白凤大概也明白这安排的用意,张狐狸的算计所要达到的效果想也不只救出庖丁盗跖这一项,只是这一下白凤压下去一些的情绪又开始翻滚起来,只能在心里暗骂盗跖“愚蠢”。

在盖聂和卫庄出发后,时间其实过了不算久,但白凤却仿佛“一天一年”,他整日在盗跖的房间里,现在墨家流沙已经合作,倒没人置喙,何况盗跖之前表现的与他要好些,而一向生人勿近的白凤也不排斥他的接近,其他人都以为他们关系好些。

赤炼嘲笑他对盗跖真是“一片深情”,白凤冷哼一声并不多理会。

他在盗跖的屋子里感觉处处有那个人的气息包裹才能放松些,然而偶尔也让他想到盗跖现在的情况又是分外煎熬,仿若身体缺失部分的不自在。

于是这位天赋异禀的百鸟之王将自己不动声色收集情报的本事发挥到极致,重点对象当然是掳人的那位将军,实际上为了不被精明的对手发现,白凤反而没有布施那么多鸟儿在他身边,不过还是得到了些信息。

当听到章邯透露出的“他逃不出我手掌心”这样的信息时,白凤恨不得派一群恶鸟啖其肉,饮其血,给他留一副骨头架子。

笑话!盗跖逃不过的从来只有他白凤,其他人来瞎凑什么热闹!

得到从牢中逃出来的几人的消息时,白凤几乎是用着比当初与盗跖悬崖追逐时还快的速度赶到,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才觉放松圆满。

但仍不能轻易放过他,仅凭让自己忧虑这一条,白凤一想到他可能留在那个牢狱里就觉得应该让他时时刻刻在自己身边,所以之前的密切关注都不够。

盖聂卫庄和庖丁先后上到白色凤凰背上,盗跖准备飞身上去的时候却被白凤一脚踹了下来,他还没来及开口表达疑问和不满,却见白凤站到了他旁边,然后凤凰就载着三人飞走了。

盗跖下意识地往前走,却被白凤拉住留在原地,眼看着凤凰不见。

“死鸟人你……”

未完的话没能说出口,就被拖着急速向前。拉着他的人速度也是一等一地快,盗跖被扯的脚下踉跄了一步差点栽到白凤身上,还好他反应的速度不弱迅速调整过来。

盗跖抬头想跟白凤说话,刚好撞见对方看过来的视线,凭借过人的情商盗跖在他的眼神中察觉到了一些……不悦?但也不想去猜测这位杀手又在对什么不爽。

他们还踩着山河变换,盗跖把眼睛的注意力又放回到脚下,一边问出自己刚才想说的话。

“你不会是想这么拉着我跑回去吧?”

白凤听到只看了他一眼并不答话,盗跖猜到他这态度本来也没指望能听到什么回答,倒是感觉到了手腕上的力道大了几分。

盗跖视线扫过白凤抓着他的那只手,却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东西。

“白鸟人我发带为什么在你手上!”

结果依旧听不到回答,但前行速度明显加快了些,盗跖看向白凤,对方沉着一张脸,不好招惹的样子。盗跖想了想,自己打不过他,虽然也不是找不到方法脱身但始终麻烦,何况自己还有的是事要问呢。

原本前行的路线突然改变,白凤扯着他往旁边树林里拐,然后踏着树干上到一根高处的树枝上停住。

两个人都轻功拔群,同踩一根还算粗的树干根本不算什么,只是这种地点还是总让盗跖觉得“果然是鸟啊商量个事都非到树上”,当然他没说出来就是了。

白凤还抓着他的手腕,手上一使力把他朝树干那边甩,盗跖干脆顺着那股力道靠到了树干上。

然后白凤就维持着这个姿势看着他,又不说话,看得盗跖忍不住想问他的时候,这位大爷终于开口了。

“你就不解释一下?”

“我解释什么?”盗跖有点不明白了,想了一会儿反而想到另一件事,被白凤抓着的那只手反手一握,举到他眼前,“你才应该解释一下这个吧,我失踪的发带到底为什么在你哪儿?”

“它当然应该在我这儿,不然你希望它在谁哪儿?”

“什么谁哪儿它当然应该在我头上!”盗跖宛若看一个智障一样地看着他,“还有之前一直监视我的也是你?”

“监视?”白凤的语气明显透露出不满。

“往我身上下鸟羽符让谍刺跟踪我 ,还有……”平时跟我偷你东西一样地看着我,盗跖已经可以确定之前那个让人在意的视线就是白凤了,“我说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

白凤挑眉看他。

“不会是真的吧……”盗跖脸上调侃的笑也僵住了,他是喜欢美人,但仅限于口头上的调戏,真要发生点什么,还是这种级别的,他是真的拒绝。

白凤见他这个表情,反而笑了,虽然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我们早已定情你又有什么好怀疑的。”

“什么!”盗跖给吓得差点跳起来,“我什么时候跟你定情了!”

这次轮到白凤摇了摇手上绑的发带,说:“你自己说这发带是你与心上人的定情之物。”

盗跖被说的一愣,回想了一下,他好像是说过,但那是开玩笑的啊,再说他的原话明明是“会将发带作为定情之物赠与心上人”,是赠与!怎么自己动手也算啊?

“哦?”白凤绑着发带的手依旧还握着他的手,就这么把绑在手上的发带往他面前凑,语气含着威胁,“这么说你不愿意把它赠与我?”

虽然白凤的目的是让他看那个“定情之物”,盗跖却不可避免地把目光放在了被白凤握着的手腕那里,听到这一问句,盗跖忽然觉得接触到的白凤的掌心都带着滚烫的温度。他心想自己又打不过这个人,自觉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干脆转移话题。

“你跟踪监视我又怎么说?”

没想到提到这个白凤的气场却变得更危险了。

“我不这么做你就方便多送死几次了?”

盗跖还想反驳,但这次号称性子清冷的白凤却抢了他的话。

“怎么?你想说就算我看着你你还是能去做些多余的找死的事?”

盗跖:这可是你说的,我冤啊……

“你到底明不明白你的这条命是我的,当然现在人也是我的,所以随便动我的东西盗王之王还是不要做的好。”

盗跖:擅自做的什么决定啊这句话说给你自己听吧!

“好了,回去跟我住在一起。”白凤说着就准备再次开跑了,盗跖及时拉住了他。

“我其实……”换上认真的表情,盗跖看着白凤说:“我现在不喜欢你,真的。”

听到如此直接的话白凤没有恼怒,而是反问他:“现在?”

盗跖被问的一愣,白凤又跟着补了一句:“那就是说以后迟早会喜欢的。”

“这什么……不是……”

“你敢说以后都不会对我有情?”

盗跖竟然觉得有些心虚,移开了目光往旁边看,白凤轻笑一声,说:“既然不确定何不试试,莫非盗王之王怕了不成?”

这个激将法简陋的不行,盗跖对别人用了那么多次怎么也不至于上当,但他还是说:“试就试我怎会怕!”

于是面前的美人露出一个笑容,也是绝世无双了。

————————END————————
结尾苦手想die

好久没写过凤跖了可能会怪怪的,真的写不出痴汉感啊可能白哥在我心里中二印象太深刻了【bushi

到此我之前的点文终于全部写完啦,写了好久

评论(5)
热度(82)
©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