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黑巧克力(下)

*
“所以你现在是真要放下了?”蓝河被问的哑了声,周身的气压又低了不少,垂头不语的样子写满了抗拒。
即使他不答也能看出回答是什么了。粱易春有些无奈,什么事一牵扯到爱啊情的脑子里想的复杂程度能翻出几倍,他当初有这个经历的时候还是蓝河把他拉出来的,轮到自己了就得拎不清,要么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呢,在别人那儿说出的道理能出一本书,到自己这儿就成了十万个纠结的为什么。
“你真的这么决定了就有点行动,不过别骗你自己,你真要断?”
蓝河在心里喊着“不”,但脑子里还是乱成一团,一会儿想自己一会儿想叶修。
“就算你真要断,你确定那位是个轻易放弃的主?”这是一旁听了很久的入夜寒。
而蓝河也不是没想过这件事,可他总是把答案往“叶修很聪明能清楚继续下去带来的伤害”上靠。蓝河都不知道自己下意识地在叶修身上放了多少的依赖,觉得他总是能作出正确决定的,既然他都答应了而到现在也沉静地没有点反应或许就是要放手了吧。
被拦了半天的笔言飞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
“你管叶修怎么想的,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也别想了,你就想想你那后半辈子里到底还要不要叶修了?”
一向思维方式单纯直接的好友话问完,好像所有乱七八糟的纷繁复杂都迅速退去,只留下需要考虑的那个问题。
要不要呢?
当然要。

说是这么说了,要执行起来却遇到了一些阻碍,不过在蓝河看来也不是多严重的事。
回家后准备告知母亲自己的最终决定,没想到被先发制人了。
蓝河手里拿着被强塞进的一叠资料,关于相亲对象的,自己一个拒绝的字都还没说出口就被母上一句“你去这次之后要做什么我都不管你了”堵了回去,想想她的神色,自己做出的决定恐怕母上大人也早就看出来了。
晚上跟那几个说起这件事,难得没有人调笑,甚至笔言飞还鼓励他“你可是我们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啊!莫方,解决它!”蓝河还真的从这句感觉有些奇怪的鼓励中得到了一些勇气,不管是解决明天的相亲还是面对之后绝对要做到的事。想他当初被君莫笑虐了那么多次还每次看到都迎上去,没理由现在要放过叶修。
和朋友的聊天时间结束,蓝河让鼠标的光标在那个“笑的跟哭”一样的头像上停了好一会儿,还是没点下去。
算了,还是等这件事搞定了再联系他吧。

第二天蓝河到相亲地点时对方已经在位了。
就这样看上去和照片上差不多,单从长相来说也是很不错的一位,如果那个资料上写的都是真的那就是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女性了,不过这都与他无关。
蓝河先寒暄了一句就直接开门见山。
“虽然非常抱歉但我还是要说,我想这场会面并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蓝河怕有什么纠缠变故干脆直接全盘托出,“我直接说了吧,我也不想浪费你的时间,我喜欢男人,也已经有爱人了,这样你应该也不希望跟我有什么关系。”
对方听完只是微微睁大了眼睛,说:“还真是直白啊,这么不怕伤女孩子的心吗?既然你现在坐在这里,你和你的那位爱人恐怕不太好吧。”
“只是有些摩擦而已,我会解决的。不用你操心了,柳小姐。”
蓝河用的语气不算客气,但对方却突然笑出来了。
“啊抱歉,本来我也是被逼来相亲的,没想到先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好歹也要给女孩子留一点面子啊真是的……”
柳小姐虽然这么抱怨着,却是笑着一点都不生气的样子,她这样蓝河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以前的工作领域不常接触到女生,有也是在网络上,完全没有愧对蓝雨庙的称号,现在这样客客气气地和女孩子面对面坐在一起,他有点不太自在。不过对方没让这种迷之尴尬持续多久又问了一个问题。
“可以跟我讲一下你和他的事吗?”
“啊?”
“我只是有些好奇,如果不方便的话……就当我没问过吧。”柳小姐保持着友好的微笑。
蓝河犹豫了一会儿,但就这么一会儿脑子里却不断地冒出和叶修相处的点滴来,最后还是开了口。
“我们最开始算是在网上认识的,不过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他了,他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是很厉害的一个人物,连我之前都是对他有着一点崇拜敬佩之类的,只是真的接触下来总感觉有些幻灭啊……
“没想到他真的能做到,想起来我也算陪着他走过前期的人了,后来又知道了他那些经历,就觉得这个人真是太强大了。说起来我也是那个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他的,不过那时我们已经是不常接触了,他重新走向更高层的领域,我都以为我们不会再有什么交集自己的暗恋就这么夭折了,后来又有接触我已经很开心了,没想到居然等到告白……
“实际上他的确也是一个强大又温柔的人啊,对自己身边的人都很好,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出来。他是能让人无意识地想依靠他的那种,嗯……很可靠的感觉,总是很淡定的样子好像没有他搞不定的事。”
蓝河说说停停,柳小姐也一直没有插话,只是偶尔看一下手机,直到现在才问出第一个问题。
“听你这么说他就没有缺点了吗?”
“当然不,不如说除开刚才说的他简直一堆缺点。明明长了一张嘲讽脸还连说话都那么嘲讽,能活到现在多半因为太宅了,我一开始的时候也经常被他搞得想疯。而且他生活习惯也是一团糟,虽然我们的工作的确有时要熬夜,但是他已经不只是乱七八糟了,我都怕他那天猝死了我怎么办,烟瘾还特别重,总是一直在电脑前叼着烟,答应我戒烟都好多次了。”
“不过你还是喜欢他了。”
“嗯……所以这绝对是真爱呀。”蓝河笑了一下。
“然而现在还是分开了啊。”
“那是我……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蓝河敛起了笑意,认真地回答,“反正,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好吧。”柳小姐呼出一口气,又说,“那么可以再答应我一件事吗?”
蓝河本来在今天的相亲对对方有一些歉疚,但在刚才的事之后,那一点歉疚已经没了,所以请求之类的还是要好好考虑。
“你先说。”
而柳小姐却没再对他说什么,反而拿起手机,对着说了一句“请您过来吧。”
蓝河还在疑惑,然后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凭着直觉转过去,正看到一位女士朝这边走来,分明就是叶夫人。
再转过头来看柳小姐,对方朝他眨眨眼睛,起身准备走了。
蓝河站起来,立在原地更加不知所措了,叶夫人倒是随和的很,走过来坐到了柳小姐刚才的位置。
“傻站着干嘛,来快坐下来。”
蓝河被叶夫人十分和蔼的态度弄得更加迷茫,机械地坐下来。
“蓝河啊,据说你和我们家叶修分了?”
其实哪儿有什么听说,只是蓝河现在的心情让他完全没法注意这点。
“不,我不是……我们……”
这话说的断断续续,叶夫人却是看出了什么的样子,继续了自己的话。
“我也就直接说了,以前我总觉得你们那是没试过才真觉得离不开谁,这次看叶修那样子估计这是真分不开的了。我也想明白了,他可是个15岁就能离家出走打十多年游戏的人,这个你也知道是不是?”
叶夫人说着露出了一个颇无奈的笑,蓝河愣愣地点头,他当然明白这个人有怎样的一种专注力。
“所以我就是想问问你是怎么想的,叶修我是看着他这几个月都过得不好的,说到底我这个当妈的还是希望他能好好的。”
听到叶修过得不好蓝河心里还是抽的疼了一下,他张了张嘴,却一下什么都说不出,一个深呼吸以后再次开口。
“我们,您同意的话请让我们在一起,请让我们走下去吧。”蓝河说着突然轻松地笑了出来,“不过,就算您不同意恐怕我们也会这么做了。”
“你都没见过叶修就这么肯定了。”
蓝河只是微笑以应,终于叶夫人也不再盯着他,站起身来让蓝河跟着她走。
“真决定了就跟他好好过日子。”
蓝河有些脸红,又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那叶叔叔……”
“那老头早就动摇了就是死要面子,交给我就行。”
看叶夫人一副轻松的样子蓝河也不再担忧了,走到目的地的时候又收到一次惊吓。
首先看到的就是那张三月不见无比想念的嘲讽脸,但现在脸上却没有什么嘲讽的表情。在蓝河看到他的同时叶修几乎就也注意到他了,看着蓝河的眼神笑意盈盈又深的不行。
背对着蓝河的那位顺着叶修的视线转过来,更让蓝河惊讶,叶修为什么和他妈坐在一起。
桌子的两边的确分别是叶修和蓝河妈妈。
叶夫人拉着蓝河过去,然后蓝河妈妈就站起来准备要走。
“你们要在一起就在一起吧,我说过不管了。”
蓝河看她虽然没有笑也不像是在生气的样子,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可实际上却不知道要说什么话。见儿子的样子,蓝母最后还是心软了。
“要在一起就好好的,别折腾。”
“谈恋爱哪儿有不折腾的,折腾完了能继续好好的就行。”叶夫人接了话又顺带帮着解了围,“蓝河妈妈和我聊聊吧,留他们两个解决自己的问题。”
两位家长走后,蓝河的注意力完完全全放到了叶修的身上。
从刚才就很在意的看上去不太好的脸色,和现在离得近了就能闻到的烟味……
“叶修你又抽了多少烟了!”
条件反射的话一说完,两个人都怔了一下。
“这么久没见了小蓝怎么第一句话就吼哥啊,都不投怀送抱一下?”
说着还对着他张开手,于是蓝河顺着就投怀送抱去了。
“蓝河大大的一段时间终于完了要回来了?”
“嗯,叶修我……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啊你又不是要跟我分手。”
“哎?”
“哎什么啊哎你不是说的‘分开一段时间’?”蓝河迷茫的样子,叶修忍不住逗他,“难道小蓝当初是想和哥分手?不行这你得补偿我。”
蓝河把脸埋进他颈窝:“我冷静想过了,决定下半辈子都补给你,以后你就只能跟我一起过完下半辈子了。”
“你的下半辈子不是早就是我的了,拿来混什么补偿一点不够。”
蓝河抱住他,声音低低的:“给你,全都给你,要什么都给你。”
脖子的地方传来一阵湿意,叶修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还是软软的触感。
蓝河迅速扭了下头在脸上抹了一把,然后又转了回去,出声喊他,说话呼出的热气沾在他皮肤上。
“叶修。”
“哎有点痒,你别哭啊。”
“我爱你,特别爱。”
叶修偏过脑袋挨着蓝河头顶:“这个哥和你一样的。”

这天之后两人迅速地恢复之前的生活,之间所有动作习惯的熟悉感汹涌而来,三个月终究还是撬不动什么。
又回到了那个房子,里面的摆设依旧是叶修离开时的样子,只是覆了一层厚厚的灰。
“你那时候就不能盖上一层布挡挡灰吗?”
“那时候知道小蓝你要离家出走哥太伤心了,没空管这些东西。”
蓝河突然用两只手转过他的头,特别认真地说:“以后不让你难过了。”
“那哥能要点补偿不?”
“好啊你要什么。”
然后蓝河手上突然用力把叶修还没成形的笑给挤回去了。
“别又奴役叶秋,跟我一起打扫。”
之前叶秋过来给了叶修一个U盘,就被无良哥哥喊去帮忙搬行李,蓝河自己是非常不好意思,叶秋面对他的时候倒是很和善的,言语中透露出对他将和叶修共度下半生的勇气的……欣赏?
“小蓝啊,我们请家政不行吗?”
蓝河听到他这么说往四周望了一下,有些犹豫不决的样子。没犹豫一会儿,叶修已经朝放着打扫工具的地方走去。
“成成成,咱自己打扫。”
最后还是请了家政,不过某些地方还是亲自动手的。好不容易把乱七八糟琐碎的事弄完叶修直接倒到床上了,蓝河站在床边一边掏手机一边跟他说话。
“家里也没有菜,中午只能订外卖了。”
叶修的回应是用力拉了下他的手让人躺到自己旁边,而蓝河在对方环抱住他的时候也只是自然地往叶修怀里靠过去,同时订完了外卖。
在等外卖的时候,叶修拿出了叶秋给的U盘插好在电脑上,蓝河凑过去看他打开文件,弹出来一个视频,画面上正是蓝河,视频内容就是昨天蓝河“相亲”时的情形,看角度应该就是那位伪·相亲对象拍下的。
“想不到我在蓝河大大心里的形象这么高大?”
“哼哼,后面还有个但是你等着听啊。”蓝河脸有些红。
在听到视频里蓝河说出“烟瘾还特别重”的时候叶修顿觉嘴里叼着的烟重了不少,然而蓝河却没什么反应的样子。吃完饭以后叶修又出现在了电脑前,蓝河本来以为他在上荣耀,过去一看是在处理工作,于是蓝河自然地准备走开,没走几步又返回来了。
蓝河一只手在下面接着,一只手把叶修咬着的烟给抽了出来。
“烟灰都快掉进键盘里了你。”
叶修顺着他的动作看过来,努力做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不过蓝河像是完全没感受到就是了。
“哎你烟瘾是不是又重了?”
“说好的要什么都给呢?”叶修用眼神传达着两个字,骗纸。
“卖萌也没用,要什么我都给,这烟又不是我的,不给。”
“蓝河大大你变了,都会强词夺理了。”
“总之得把你这个不良习惯给纠正过来,反正你之前也试过,接着来应该行。别不高兴我给你买糖吃啊。”
“哥能选择吃你不?”
“好好好给给给。”
这话说的透着一股买买买的壕气,然而在察觉到叶修抱着他的手已经摸进了衣服里时蓝河还是果断地按住了他的手。
“你还是先做完你的工作吧,叶修大大。”
第二天蓝河起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而叶修果然还是在电脑前,右手夹着一根烟,蓝河洗漱穿衣从他附近过了好几次却都没有对他手里燃着火星的东西发表意见,叶修有些奇怪,对此蓝河的解释是:“这个事应该要慢慢来的吧。”说着往他嘴里塞了一块糖。
反正这两个人还要走很久,还可以慢慢解决很多事,最终做下的决定,时间也撕裂不开了吧。

=========END=========
#永远结尾苦手的我

评论(4)
热度(47)
©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