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蓝】冰镇麻辣烫

@书此墨言  姑娘点的见姐倒梗_(:з」∠)_ 题目就是那道著名的黑暗料理的名字

*跨剧组拉郎注意避雷

*ooc ooc ooc

 
 

↓↓↓↓↓

 
 

荣耀世邀赛将在意大利举办,得知这一消息以后本来一心要在世邀赛期间引领蓝溪阁为自家队长和王牌进行精神上和“物质”上的支持的蓝雨铁粉,蓝溪阁精英团团长,许博远同志一反常态主动要求随队。

“之前让你去你不是还坚定不屈地要和荣耀女神一起对我中国队进行更有力的支持吗?”

面对小伙伴的质疑,许博远真诚地看着笔言飞:“我相信你们,即使我不在也能做好的。”

“我谢谢你哦。”笔言飞收起“呵呵”的表情又接着问,“你到那儿语言不通怎么办啊?”

没关系我有机智的男票。

许博远当然没把这句话说出来,装作悲壮的样子:“是啊,这种痛苦就让我来承受吧。”笔言飞回了他一个感动的白眼。

 
 

许博远的目的当然没他说的那么纯良,异地恋的痛苦谁能懂?何况是他这种级别的。

几天前狱寺隼人那个土豪跟他打着国际长途煲电话粥,告诉他过一段时间有个任务结束了可以有时间来中国,而打个时间差的话等他到意大利了应该可以见到对方。许博远想着要给那个一向给人以“沉稳”印象的人一个惊吓,内心愉悦的快要笑出声了,然后就被坐在自己旁边的人嫌弃了。

“蓝桥大大,把你那少女怀春一样的表情给收一收行不?”

许博远揉了下自己的脸,用蓝桥大大经典款的声音对旁边的人说:“听话,乖乖晕你的机去。”飞机配合地颠了一下,对方一脸菜色地靠回了座椅上,许博远继续心情愉悦地“少女怀春”。

 
 

到这里的第一天,许博远还没心思去想自己的私事,等忙完了回到房间稍微安静下来就有些抑制不住对那个现在应该和自己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人的思念。

电话拨过去过了一会儿才被接起,对方略为低哑的嗓音从那边传来,许博远很高兴。

“你猜我现在在哪儿啊?”

听到这句话,狱寺隼人就有了些不太好的预感,一时没有回话。那边许博远没有立刻听到回答也没有太在意,自己接着交了底。

“我现在在意大利。”

好吧,预感成真了。

“我在日本。”

狱寺隼人的语气带着很沉重的无奈,而许博远快要被这经久不衰的展开给惊呆了。

记忆里之前通话的时候,过一段时间有个任务……嗯明白了。

“啊……国际长途好贵我挂了。”

 
 

舍友注意到许博远挂了电话以后就散发着一种祥林嫂气场地坐在那儿,就是“我真傻,真的”的那种气场。

本着同事爱的原则,舍友放下了飞机上的恩怨,嗯这位就是飞机上的邻座,对许博远进行了亲切友好的关怀,被关怀人员幽幽地忘了他一眼,说:“我真傻,真的。”

舍友:“……”我踏马才傻,真的。

 
 

许博远保持了那种阴暗气场好一会儿,舍友开着电脑在看荣耀比赛视频,时不时地转头看他一眼,对他连女神都不管了的行为十分奇怪,联想到这个人之前飞机上的表现,突然觉得他现在的气场也可以叫做“少女失恋”。

当舍友直言不讳地说出这个想法时许博远露出了诧异的目光。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舍友干笑两声,是嘛就说没听说庙里这群单身狗有谁脱团了啊。

“我们怎么可能分手呢?”

……

舍友君觉得自己遭到了暴击好忧伤,僵在原地,等他缓过来了许博远已经进行到下一个动作了。

只见他一扫刚才快发霉的样子,然后,一把抓过了床上的手机,拿到之后愣了一瞬,划了下接起电话。

 
 

“我给你充话费啊。”

“啧啧,土豪求包养。”

“怎么会去意大利?”

“唔,有个任务。”

……

和恋人心有灵犀让许博远觉得心情美丽了不少,舍友看他接起电话后仿佛与电话形成了一种插不进话的气场默默地吞下了询问他关于脱团对象的话,转回去把跑远了的进度条拉回去再看一遍,准备一会儿再逼供。

 
 

等再转过去看的时候许博远已经告别电话开始日常地和女神缠缠绵绵,舍友登上游戏给许博远发消息。因为要跟队蓝桥春雪给了其他人操作,许博远现在用的是他自己练的一个小号,名字叫“君归”,想当初还被笔言飞嘲笑过自攻自受,对此许博远微微一笑,在心里高冷地回答:哈哈哈你们这群单身狗。充满了恋爱中的欠抽气息,可惜另一位一点没感受到,而那个时候二笔同志还是一名光荣的团员还没有被会长大大拐上歪路……

 
 

然而现在被八卦的是许博远自己。

 
 

君归:就在我后面有事不能嚎两嗓子?

路人甲和同学A的日常: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八卦我有点紧张QAQ

君归:……

路人甲和同学A的日常:来吧,坦白从宽,抗拒找打。

君归:嗯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已经不是组织的一员了。

路人甲和同学A的日常:我现在就代表我团烧死你这个叛徒,想活命就交出对象信息来ヽ(‘⌒´メ)ノ

君归:嗯……只能告诉你那是一个美人。

路人甲和同学A的日常:呵呵没图你说个ball。눈_눈

君归:少生孩子多种树,少听八卦多打怪,去吧皮卡丘!还有,别卖萌会变受。

 
 

然后舍友就没再收到来自那边的任何消息,转头去看,许博远已经投入到游戏里了正在组野队刷本,然后在组了“路人甲与同学A的日常”进队以后遭到了对方的当头一炮。

没错舍友君是个枪炮师,许博远忠贞不二地继续剑客的道路。

狱寺隼人曾经看着桌上摊开的剑客的账号卡感叹过荣耀里要是一共只有100个剑客那其中一个就是他,许博远反驳应该是两个。

对于舍友的这一行为许博远没有表达强烈的抗议和谴责,反而给予理解,于是立刻刷到了队里两个本来想帮他出头的妹子的好感,舍友冷哼了一声在心里轻蔑地想着“你们真傻,真的”。

所以说你脱不了团呢?

 
 

距离开赛还有好几天,刚到的时候忙了些,现在空的时间多了,许博远想起之前和狱寺隼人通话的时候对方说会回意大利,还跟他强调自己住处锁的密码。

 
 

“你之前也说过了我的记忆力还是很好的。”

 
 

虽然是这么说了,但是现在,站在这座房子的前面,许博远摁完了前五位密码,手指在键盘上游移。

啊啊所以为什么你的密码锁是字母的这里应该没有什么按错密码就会中枪的机关吧岚守大人?

结果还是摁下去了,还好最后触发的机关是开门。许博远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开个门都那么刺激他到底有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啊……然而许博远现在还没有完全意识到最刺激的地方是什么不过就快了。

 
 

狱寺隼人大概离开了半个月左右,这里也就空了十几天,房间里的东西都是整整齐齐的,只是积了一层灰。

还好这里和战队住的地方挺近,之后许博远有空会过来慢慢打扫整理一下房间也是让这里有点人的气息免得一直空空荡荡的。

直到狱寺隼人说他要回来的那天,刚好工作也少,许博远干脆让同事帮忙,自己请了一天假。

然而,到达时却发现里面有人在了,许博远被面前的粉发大美人惊得定在了原地。

这当然不是什么“你居然背着我在外面……”的戏码,但却是让许博远更加想大喊一声“苍天逗我”的突袭之见家长。

他看过这位散发着性感气息的意大利美人的照片,所以一眼就认出她就是自家男友的姐姐,何况她还有一双和狱寺隼人十分相像的碧色眼眸。

于是许博远在狱寺隼人学了中文就没怎么说过的日语又开始派上用场了,可能偶尔有两句英文。

 
 

而接近中午时,狱寺隼人回到了这里。

 
 

大概是听到门开合的声音,狱寺隼人关上门转身之时,许博远已经从屋内走出到了他面前。

“欢迎回来。”

狱寺隼人没回答他的话,却是直接伸手抱住了他。许博远身上还穿着围裙,刚从厨房里出来,带着笑跟他说“欢迎回来”,生活气息不要太浓仿佛他一直都在这儿。许博远在被对方带进怀里之前依稀看到了他应该是笑了,于是愣了几秒之后抬手回抱。他们俩一个带着厨房里的油烟,一个带着一路的风尘,倒是谁也不嫌弃谁。

 
 

可是温馨的时刻在需要剧情的时候是持续不了多久的。

 
 

许博远被狱寺隼人抱着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觉到对方抱着自己的力度越加越大,耳边有几声难受又压抑的呻吟,然后听到身侧响起的女声。

“隼人。”

哦,传说中的碧洋琪综合症?

对于姐姐大人的杀伤力,许博远还是有所耳闻的,只是没想到反应强烈到这种地步。他不知道其实狱寺隼人现在的反应和少年时的晕厥比起来已经好了很多了。

许博远在他背上拍了拍算作安抚,然后稍微挣了一下就从那个紧桎的怀抱中脱出,但依旧使了力气让身边的人好靠着他,转过身之后又用一只手在对方腹部轻揉,希望能帮忙缓解疼痛。

而一旁的碧洋琪在他做这些动作的同时接着说了刚才的话。

“这一点小问题都受不了,这么久了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虽然是这么说了,却还是拿出了不知放在哪个地方的护目镜戴上。

许博远感觉身边人好像没那么难受了,但还是有些痛苦的样子。

不,能让他这么大反应根本不是什么小问题了吧,童年阴影真可怕。许博远有些心疼地想着。

 
 

把人扶到了一边休息,倒了杯热水放上,许博远准备回厨房接着完成午饭。但是这都不是重点,狱寺隼人看见碧洋琪转身准备进厨房的时候,顿时觉得肚子又痛了几分。

你放过那个厨房吧老姐!

然而狱寺隼人的内心没有传达到姐姐大人那里去,或者说是就算碧洋琪听见了也会执意为他做一顿爱的午餐。此刻狱寺隼人只能拉住还没走开的许博远,让他阻止碧洋琪。

许博远也是早就听说过碧洋琪那把食物当武器的技能,但是结合刚才的所见,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

“应该还好吧,那些菜看起来都很好啊。”

“不,你不明白,她那是人物设定,那些菜最多也就是隐藏过的生化武器。”

说到这里,狱寺隼人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很糟糕的回忆,眉头又皱紧了一些。许博远刚想说什么就被一个性感的女声打断。

“你这么说,我真是太伤心了,隼人。这些都是怀着对弟弟的爱做的啊。”

“你远离我家的厨房就是对我的爱了。”狱寺隼人几乎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当然并没有什么用就是了。

碧洋琪没有再管外面两个,转身进厨房,许博远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话。

“呃……有的菜是我做的。”吃饭的时候看我眼色行事。

 
 

那么这一计谋成功了吗?从过程来看是成功的,他们成功地避开了所有碧洋琪做出的黑暗料理,然而从结果来看……

许博远难受地捂着肚子努力回想到底哪儿出了错,突然脸色一白。

“碧洋琪切的菜。”

这影响力,没得说了。

 
 

狱寺隼人大概因为从小的经验免疫力强了些,恢复的也快些,而许博远就糟糕了,最后又多请了一天假,幸好这几天没什么事,虽然同事还是狠狠地吐槽了他:“出去一趟就能食物中毒许博远你SB吗!”

我这比食物中毒的等级高多了好嘛信不信我打包点回去给你尝尝啊!

只恨他当时腹痛难忍虚弱地吼不出来。

 
 

等他回去了之后,有人吃不惯异国美食让据说有厨艺傍身的许博远帮忙开开小灶时,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可能患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好的厨房恐惧症。于是许博远瞬间对自小笼罩在黑暗料理阴影下的狱寺隼人倍感心疼。

 
 

=========END=========

熏疼我被碧姐荼毒的岚守大人

还是舍不得让蓝蓝学会黑暗料理的技能(((o(*゚▽゚*)o)))

 

评论(12)
热度(14)
©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