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我有特别的求婚方式

*不知道在写什么

*ooc ooc ooc

*好想写叶蓝,快让我恢复状态

————————————

算算日子蓝河已经挺长一段时间没和叶修见过面了,真人脸对脸的那种,偏偏他的工作又是那种一年到头没得休息的,最后连平时大喊着”烧烧烧“的兄弟们都看不下去了,连一向话少的春易老都多敲了几个字,说公会的事儿在哪儿找台电脑都能做。于是蓝河十分感动地被一众好友赶去了H市跟男友腻歪。

不得不说有助攻的效率就是快,蓝河上飞机前才想起来还没告诉叶修,随后一想,算给他个惊喜吧。

两个人交往之后,叶修就在外面租了房子,打算的是蓝河来的时候方便。钥匙蓝河自然是有的,进门以后却没找见叶修的身影,猜测大概是在兴欣网吧那边。

然后走进卧室准备收拾的蓝河看到眼前的景象就没心思想叶修在哪儿了。虽然说他自己也不是一个有洁癖的人,也没有什么非要把东西搞得整整齐齐的强迫症,但是他也绝对不会做出把半个床都堆的是衣服这种事,蓝河走过去理了几下,还发现了一个被盖在衣服下面的笔电,好吧他还是应该欣慰一下这些衣服里只有几件是没洗的。

结果蓝河还是先把床上的衣服收拾了,还整理了裹成一团的被子,行李倒是先被扔到了一边。

蓝河抱起那几件还没洗的衣服朝外走,准备把它们统统扔进洗衣机的时候,门开了。叶修一脸无精打采操劳过度地甩上了门,在看到蓝河时却像是被牧师刷满了血一样朝蓝河跑过来,这突然的反差把蓝河给吓得下意识就拿抱着的衣服向前挡糊住了叶修的脸,可怜教科书大人连一句“小蓝你转职去做牧师吧专给我刷血”的调戏都还没出口。

蓝河就着这个姿势把那一团的衣服都塞进了叶修怀里,对上对方的眼神又快速转了头。

“这么久没见了蓝河大大就居然就这么对我,现在不该来个热情如火的……拥抱吗?”叶修在蓝河瞪视中改了口,“没想到这一堆衣服都比我更得宠,难道真的嫌弃我年老色衰了吗?”

蓝河硬是被他哀怨的语气给逗笑了,张开手结结实实地给了他一个拥抱,就听人在耳边说到:“皇上今晚翻我牌子呗。”蓝河笑着推他一把:“衣服扔洗衣机里歇着去,不累啊你?朕还得去做晚饭。”

“叫外卖吧,你过来不累?”

“我还要收拾行李呢,快洗衣服去。”

晚饭过后蓝河坐在电脑前继续公会的工作,叶修抱着那本笔电坐在床上,蓝河一开始以为他也是在荣耀上,但打开好友列表,不在线?回头一看,叶修连耳机都没戴呢,蓝河有些奇怪这个荣耀狂魔居然抱着电脑不玩荣耀纯上网?不过想想最近几天叶修好像都不怎么在线,蓝溪阁BOSS的收成都比平时好了不少,啊当然他不是不希望自家公会的战绩辉煌。

那边叶修看见蓝河疑惑的表情,还了一个不嘲讽的微笑,蓝河还有公会的事,也不管他了,然而他不管了有人却偏要来撩他。

叶修从后面抱住了他,手刚好搂在他腰上,蓝河正和笔言飞入夜寒那几个说事儿呢,被这么一抱就转过头来用眼神示意他放开,自己还有正事,没想到叶修反而把下巴搁到他肩膀上,开口道:“说好的翻牌子呢?”蓝河本来没关麦,这么一来叶修的声音就准确无误地传进了那边几个人的耳里,蓝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耳机里就传来了好友卖队友的声音:“蓝河大大还有事儿啊?去吧别管我们。”电脑屏幕上同时冒出的文字泡里却是“叶神您忙您忙别管我们”。

于是叶修也不顾某人不满的眼神,伸手下线拔卡,然后几乎在一瞬间,蓝河头上的耳机就被扒了下来,同时接受了一个热烈的吻,蓝河转过来环抱住身前的人,叶修感觉到他的反应,心想,这才是“小别胜新婚”该有的样子嘛……

第二天一早,蓝河迷迷糊糊地被抱去洗澡,他困得很,中间稍微醒了一下一沾床又睡过去了。

蓝河起来的时候叶修已经没了人影,身上干干爽爽的,床单也换过了,但稍微违和的是屋里飘着一的股淡淡的烟味,蓝河恨自己不能醒早一点好把他踹下床,说好的要慢慢戒烟,居然一个人抽了事后烟……虽然说是隔了一晚上。

桌上摆了早餐,从时间上来说应该叫午饭了,还贴着一张字条,蓝河还是有点感动的,只是在看到字条上的字后这一点感动的情绪都抛开了。把纸条揉成团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蓝河想着“你自己小心你的老腰吧!”

结果坐到电脑前准备工作时还是在腰后垫了个靠枕。

上线不久就有BOSS刷新,蓝河带人去抢,混战现场兴欣的人里却没人心脏地发大招,最后的BOSS虽然还是没被蓝溪阁抢到,但是这事本就不确定,蓝河更在意的反而是叶修不在线,在四周都是荣耀的情况下面对荣耀女神的魅力他居然把持得住?蓝河心里觉得奇怪,但又相信他多半是有自己的理由,如果是兴欣的事他就更不会问了。

下午叶修回来的早些,蓝河还在电脑前忙碌。叶修绕在他旁边找了半天存在感,没找着,哀怨地把下巴搁在他肩上,蓝河被吓了一跳,腾出一只手去摸他后颈。

“你别闹……哎没事,我家猫蹭我呢。”

后半句明显是对游戏里的人说的,结果叶修猫真的就着刚才的姿势蹭他,头发扫的蓝河脖子和脸颊都痒,耳机也快被蹭掉了。蓝河收回手的动作就变成了捏着叶修的脸,把那张虚胖脸扯得离自己远了点蓝河一边扶正耳机一边转头瞪他,眼里的意思“再骚扰我收拾你”。

一会儿叶修搬了个凳子坐他旁边,一看屏幕,一半蓝溪阁一半中草堂,明白了,这是两军对垒严正交涉呢,看蓝河严肃的样子,某心脏大师丝毫没有“观棋不语”的觉悟,时不时地在旁边提出些建设性意见给自家媳妇儿开挂,据说那天现场的蓝溪阁成员都觉得自家正直的团长画风怎么变得有点猥琐了呢?

看中草堂吃瘪蓝河只觉得心情都好的飞起,会长大大又放他假让他晚上也去歇着吧,蓝河一高兴看叶修那张嘲讽脸都觉得帅的发光,捧过来“吧唧”亲了一口,叶修突然得了福利,看他眉眼飞扬的样子,正想趁着气氛深入一下,蓝河却突然站了起来,还带着一脸的笑,拍了拍叶修的肩,又绕开他走了。

“为了奖励叶修大大我去给你做饭了啊。”

叶修听他连声音都透着一股子高兴的劲儿,也跟着露出了些笑容。

“不客气帮媳妇儿娘家忙这是应该的。”

正在开冰箱找食材的蓝河听完面无表情地转头看过来。

“你也一起来做。”走了两步,又回头补了个字,“饭!”

叶修被他最后的一声吼得一愣,然后明白了,其实他本来没那想法,至于现在嘛……

厨房里蓝河在洗菜,叶修倚在边上看他,一会儿蓝河就给这热烈的视线盯得不自在了。

“别光看着来帮忙啊,我腰酸。”

于是叶修走到他身后拦着他,让蓝河可以靠在自己身上,又用一只手帮他揉腰。

“谁让你这么帮忙啦?”蓝河一边说还一边拿胳膊别开他,“少捣乱啊。”

“好心帮忙居然还被小蓝嫌弃了,哥的人生真是艰难啊。”语气忧伤说的跟真的似的。

“嘿……我是因为谁才腰酸的啊?”

“难道不是因为在电脑才坐太久了?”

“你个荣耀狂魔好意思说我在电脑前坐太久!”蓝河显然没意识到叶修说的是他刚才只顾看着电脑无视自己的事,“来帮忙不然把你踹出去。”

菜都洗的差不多了,叶修端了一样到砧板旁,把好菜拿起刀还没切下去呢,就听到蓝河急切的声音。

“停停停!你放下那个刀!我来切菜,一会儿你炒,你别切到手了。”

“蓝河大大现在只心疼这双手都不心疼我了。”虽然是这么说着,叶修还是放过了菜和刀,但却又走回了蓝河的身后,用他那双被心疼着的手去给心疼他手的人揉腰。

一会儿蓝河要切菜了才出声阻止他:“哎你先别揉了,我这一会儿真要切刀手了。”于是叶修依言不揉了,只是又改成了环腰的姿势。

切完了菜,蓝河走到刚才叶修倚过的门边靠着看他做菜,看了会儿还是忍不住进去接手,倒不是叶修的表现有多可怕,最多就是溅点油,可谁让他就是个操心的命,尤其这个人是叶修。

菜要出锅了又换回了叶修,正往盘子里倒的时候外面倏地响起了雨声,感觉还有点大,蓝河于是去了阳台收衣服。

阳台上不只挂着衣服,还有存在感强烈的床单一张,蓝河抱着一堆衣服加床单,上面隐隐传来一股洗衣液的味道,但一想到这张床单被洗一遍的原因,蓝河就有些心虚地觉得这味道都有点怪了。

那边叶修在喊他吃饭,蓝河把衣服先扔在了床上想吃完饭再收拾,结果等吃完饭回来叠床单的时候,一下午累积起来的好心情都快没了。

深蓝的床单上有个不大的洞,一看就是烧出来的,蓝河又想起早上闻到的烟味,怒气值瞬间上去了。

抽烟烧床单的事之前也有过一次,那时蓝河一开门就被吓了一跳,叶修坐在椅子上,头往一边歪着,垂着的左手还依稀看得出夹烟的姿势,不过烟早就不在了,倒是床单从边上开始已经烧了一小半。

想到上次的事件,蓝河此时的怒气值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叶修?叶修!”

另一边的叶修刚洗完碗就听见了蓝河“深情”的呼唤,进门时对方正坐在床边对着他微笑,如果忽视蓝河手里拿着的床单还把烧破的部分对着他的话,这个场景不可谓不美好。

此情此景下,叶修也明白蓝河这是真生气了,这个时候还是先别抖机灵乖乖听候发落比较好。

果然,刚在旁边坐下,蓝河就保持着那个渗人的微笑转过来跟他说话了。

“叶先生我们说好的戒烟呢?”

“小蓝啊,你自己说这个不能一蹴而就的嘛。”

“所以你就要把自己烧死吗!”

“这不是没事儿吗?”

“你还想来真的啊!之前都说既然烟都不能提神了就给我戒了啊!我不担心吸烟有害健康都要去担心火灾事故了哦?”

叶修有些心虚地开口:“这不是没注意吗?没下次了。”

“您上次也这么说的,我一想到你万一有什么事我……”蓝河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突然把手里的床单罩到叶修头上,然后摸着掐他脖子,“妈的我要跟你离婚!”

叶修也不挣扎,反而伸手搂紧了他。

“这都还没结婚就想着离婚了,要这样先去跟哥把婚结了啊。”

“行啊!”

蓝河还是把床单给扯掉了,叶修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么个反应,惊讶的样子完全落在了蓝河眼里。

“嘿,怎么的你还不愿意了啊?你个祸害我不收了以后真出事了……”

“蓝河大大打算什么时候跟我成亲啊?”

“等什么时候能成亲了再说。”

之后叶修就没再接话了,但蓝河还是能感觉到他很高兴,这种情绪持续了一晚上。

不过这事儿还没完呢。

早上蓝河迷迷糊糊地醒来,往旁边摸去,没摸到人,叶修已经坐到电脑前了,蓝河走到他身后,发现他并用的是一个以前用过的女号,嗯,忧郁小猫猫。

注意到蓝河已经起来了,叶修让他快去刷卡上线,说有东西要给他,还特别强调让他上绝色的号。

“大早上的我刚起床呢,等会儿再说,那么急干嘛?”

“要争取个第一啊,蓝蓝快去。”

“什么第一啊……”

然而叶修却没有再解释,朝他抛了个媚眼,催促他快上线,蓝河嫌弃地偏开了头,还穿着身睡衣抱着个笔记本,绝色上线了。

屏幕上跳出了一个对话框。

忧郁小猫猫赠予您结婚戒指“永生”,从此相知相守,相伴永生,是否愿意接受?   我愿意/我拒绝

蓝河看着“结婚戒指”四个字觉得有点愣,看向叶修那边,对方也正看着他,表情像在说“快接受啊”。蓝河切出了游戏界面,查了一下就明白了。

今天凌晨荣耀系统更新,倒不是提升等级上限,而是实现了最近讨论的很热烈的结婚功能,有些不一样的是并没有新增什么相关NPC,采用的方式是送戒指,新增了结婚戒指编辑器,与银武的编辑器有些像,当然要更简单,对材料也没有什么限制,里面做出的戒指可以在两个之间做出连结,连结好的两个戒指即为一对结婚戒指,也只有这一对连结的戒指可用。用法是将其中一个戒指赠给另一个人,两人分别持有一枚戒指的情况就是已婚了,目前只能接受异性玩家。

看完了一段关于结婚功能的介绍,蓝河切回游戏的界面,看着面前的对话框,想了一会儿又转头问他:“你好像一早就知道了嘛?”不然动作那么快。

叶修倒是大方的承认了:“是啊,这个功能有一部分还问过哥的建议呢。”

“所以你最近都在忙这个?”那就明白了他最近怎么老不在线。

叶修点点头:“本来想今天有戒指跟你求个婚的,谁知道小蓝你那么热情,昨天晚上就迫不及待地要嫁给我——”

“我什么时候迫不及待要嫁给你了!”

“别不好意思嘛,来来来快接受,还能拿到结婚首杀。”

说着叶修就要过来帮他操作了,蓝河拍开他的手,紧急点了“我愿意”。

[世界]系统:恭喜玩家“绝色”与玩家“忧郁小猫猫”喜结连理,从此相濡以沫,共度余生!

而这两个人也不管世界上为这速度炸成什么样了,叶修非要索个吻来满足一下不能立刻洞房花烛的遗憾,蓝河把他的脸推开。

“没刷牙呢。”

“我刷了。”

“我说我没刷。”

“没事我不介意。”

“我介意!”

“新婚快乐。”

蓝河被这句话戳了一下,愣了一下重复了那句。

“我愿意。”

————————————

那个戒指编辑器就是一个混乱的脑洞

私心觉得蓝桥春雪应该是蓝河私有的账号卡

然而我并不知道游戏更新要多久,就这样模糊了一下

评论-1 热度-53

评论(1)

热度(53)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