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蓝】你是陪在我身边的光

*跨剧组拉郎注意!跨剧组拉郎注意!跨剧组拉郎注意!←很重要说三遍

 
 

*狱寺隼人×许博远(蓝桥春雪)

  狱寺隼人×许博远(蓝桥春雪)

  狱寺隼人×许博远(蓝桥春雪)

慎重提醒!!!

 
 

*终于可以把我的两个本命拉郎到一块了= =+  为什么我写的cp都这么魔性系列

 
 

*ooc注意! 10+隼人出场太少啦不好把握私设多一些,蓝蓝我尽力

 
 

*蓝河真名许博远,本来想用就想蓝河但想想还是觉得好怪,以及再写下去可能会有蓝桥出场,避免误导

 
 

*偏日常向,狱寺隼人25岁,许博远23岁设定,时间线私调为了把两边连接起来

 
 

====================

 
 

#你是我陪在我身边的光#

 
 

狱寺隼人最近发现自己的爱人有点不对劲。虽然说还是会好好的给他做饭护着他的胃,晚上要是熬夜熬的厉害了也会过来把他拖去睡觉,但就是不对,在他抽烟的时候没有一把过来拉掉,桌上泡的咖啡也没有被换成绿茶。

 
 

实际上他只要直接问许博远,依对方的性格也一定会答的,只是多次被人称赞过沉着冷静的彭格列的岚守大人骨子里还遗留着一些在少年时期根深蒂固的别扭属性,再加上恋爱对智商的削减作用,导致他最终只做出了如上面所说的烟和咖啡的“蠢事”。

 
 

这样的情况再持续下去狱寺隼人觉得自己就要先纠结死了,高智商的大脑飞快运转也找不出原因,结果还是在看到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朝他走来的许博远的时候,决定问个清楚。

 
 

修长的手指从发间穿过,吹风里呼出的热风扫过,不得不说是很舒服的。

 
 

许博远坐到沙发上时,狱寺隼人已经拿过吹风坐在了他旁边,于是他转了转身子,方便对方的动作,自然的不得了。

 
 

“说吧。”

 
 

没有刻意放大的声音混着吹风发出的声音有点听不清,但许博远还是第一时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心想,结果就说了两个字呀狱寺隼人你的傲娇属性没救了!

 
 

没想到对方会突然转过身,狱寺隼人拿着吹风的手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于是许博远被风和自己的头发糊了一脸。

 
 

狱寺隼人把吹风放好再侧身过来的时候就被捏住了脸,看到许博远的眼神立刻明白了,于是也不再动作,等着他的回答,但是听到的第一句却是“本来想用掐的不过你脸太好看了就算了。”

 
 

诶?

 
 

心里的疑惑还没有冒完,许博远已经继续说下去了。

 
 

“啊不过掐了也没事吧,就算再不嗨森看到你的十代目也很嗨森了吧。”

 
 

其实狱寺隼人的情商并不像传闻中的那么低,何况这件事稍微联系一下就该清楚了。

 
 

把人还捏着自己脸的手扒下来握住,狱寺隼人直直地看进许博远眼里,启唇说到:“十代目对我来说是像太阳一样的存在,那个时候是他破开了环绕在我周围的黑暗啊!”然后看了一眼脸色不明的许博远,露出一个笑容继续道:“不过会你才是一直陪我走下去的光,你明白吗?许博远。”

 
 

有些呆愣地望着刚刚说完话的人,大概是交握的手有些太紧了,或者恋人唤出的名字真的是什么有魔力的东西,许博远觉得自己好像中了什么不得了的大招,已经不太能思考了,所以最后说出的话却是这么一句。

 
 

“什么啊你意外的很坦率嘛。”

 
 

“什么叫意外的……说到这个你提到那个黄少天的时候眼神也很坦率地发着光呢。”

 
 

“我不是……那个黄少他……也是太阳啊。”许博远认真地看着狱寺隼人的眼睛,用眼神说完了后半句:你才是陪在我身边的光。

 
 

被按进怀里接触到微凉的衬衫布料时,许博远才发现自己的脸颊温度有些高了,伸手搂住对方的同时也注意到狱寺隼人仍有些泛红的耳廓。

 
 

所以说怎么会发展成互相告白的还两个人都在不好意思蠢死了……

 
 

许博远想着又重新把还烧着的脸埋进对方怀里。

 
 

--------

后续:

 
 

“所以说你吃醋的对象不应该是荣耀吗?”

 
 

“嗯……荣耀是个挺好玩的游戏。”

 
 

“啊……嗯,当然了!”

 
 

至于许博远在收拾东西时在恋人常用的抽屉里找到一张纹着秦岭秋风四个字的荣耀账号卡又是后来的事了。


 
 

【叫秦岭秋风会不会违和?可是我是个取名废    不过隼子辣么机智应该知道那首诗嗯

【本来这篇是在存梗的但以为能写完两个脑洞我实在太高估自己了……

 

评论(9)

热度(9)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