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齐】东边日出西边雨(下)

*【梦间集手游】圣火令x齐眉棍

*偏游戏设定

*最后一章小爆一下字数,其实也没爆多少


等他睡熟,圣火令圈着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能睡得更舒服一些。在这过程中齐眉棍竟然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按理他们这样的人都是分外警觉的,他如今的反应应是出于对身边人的信任,这一认知使得圣火令感到有些愉快。

然而夜晚虽然寂静,却也正是黑暗势力行动的时候。

鬼魅的身影第四次从林间闪过,目的如此明确地想要引开他,圣火令在心中权衡是置之不理还是一探究竟,正在思量间又是一片阴影略过,火光都跟着闪动了一下,圣火令暗自叹息这是躲不过去了。

齐眉棍依旧在睡眠中,只是眉头微蹙,似是并不安稳,圣火令猜想或许是魍魉的气息影响,也就不再犹豫,当即决定将他唤醒。

齐眉棍睁开眼睛,眼神一瞬迷茫后便回复清醒,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抱歉,我……刚才睡着了。”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

“啊,这个气息……是魍魉?”

“我们要有战斗了。”

圣火令说这句话的同时正好那道黑影又再出现,齐眉棍看着他,问道:“追过去吗?”相处这么一段时间圣火令也算了解了他这个凡事先问其他人意见的性子,只道:“他是有心要引我们过去,只怕是其中有诈。”

“嗯……”齐眉棍沉吟了一会儿,还是问道:“你要去吗?我……我与你同去。”

这句话让圣火令露出一个好看的笑来,只是正事当前,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那魍魉非要引我们离开,一是准备了陷阱等着你我,二则是——”他说到这里偏头看了眼齐眉棍,对方全神贯注在他身上,于是心满意足继续往下说:“此地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若是后者,那我们……是要分头行动吗?”

圣火令只道:“齐眉想要与我分开吗?”

齐眉棍依旧是温顺地回答:“我听你的。”

这下圣火令便不再考虑怕吓着他的事了,轻柔地把人抱住——这次齐眉棍没有再抗拒——下巴正好搁在他肩膀上,微微一侧头,说话时呵出的气正好打在齐眉棍的耳朵上。

他说:“虽然我也不想和齐眉分开,但是这件事我们必须要处理一下。”

“那么我去——”

“不,我过去。”圣火令歪着头朝他眨了眨金色那一边的眼睛,“别担心我,我可是最坚硬的。”

圣火令说着放开了搂着他的双手,捏了把他红透的耳朵,道:“齐眉要好好地照顾自己啊,等着我。”

“嗯……”齐眉棍沉默了一会儿,略微抬头直视进他的眼睛,说道:“要我在这里等你吗?好吧,我会一直等到你来的。”

火光闪动映照在他眼底,漫天银白的繁星如同画布一样缀在他身后,看的深了便似是有满天星辰都装进他眼里,广阔幽远,且平静柔和。

那双眼睛眨了一下,就有一颗星星掉下来,砸进圣火令的心里,他最后执起身前人的手,将他的手背牵至唇边,轻碰了一下,声音低沉道:“请给我一个,祝福的幸运之吻吧。”

齐眉棍又惊又羞地看他一眼,又迅速地低下头去,不敢再直视他。圣火令改为虚握着他那只手,等着齐眉棍把手抽出来,然而这次他却是猜错了。

齐眉棍将自己另一只手也覆上去,额头轻抵在上面,闭上眼睛,轻声念道:“佛祖保佑……”然后睁开眼睛,把缠在自己手腕上的佛珠取下,重新缠绕在了他握着的那只手上。

这下齐眉棍敢再次直视他了,他放开握着的手,退后一步,说道:“这,我……我等你回来。”

圣火令把佛珠举到面前,笑道:“这个信物,我会视若珍宝的。”

林间黑影再次疾闪而过,圣火令将那缺了一角的佛珠捏紧在手中,转身去了。

齐眉棍看着他的身影,微笑起来,等他离去的背影逐渐看不再清,才一伸手,将幻化出的黑色长棍抓在手中,一脸肃容,警戒地感知四周。

 

越往魍魉出现的方向走,阳属性的魍魉便越来越少,而柔属性的则越来越多,这种情况对圣火令来说应是越发艰难,好在这些魍魉本身并不难对付,他一路杀过来,还在他可控范围之内。

再走上一段,已经彻底看不见阳属性的魍魉了,而柔属性的还在不断涌来,圣火令简直怀疑这里有一面引魂镜,虽然从他此前查探的信息来看引魂镜该是在更高些的地方。

又过了一会儿,柔属性的魍魉也开始减少,他一直往那个方向走去,边走边思考。

这些魍魉都很低级,即使属性是专门克制他的也根本成不了什么气候,与其说是来杀他不如说……更像是在拖时间。

周围的魍魉只剩下几只,圣火令以最快的速度往来时的方向赶,然而还是不够快,只到一半的路程,前方就出现了一片红光,还有黑烟跟着升起。

圣火令暗道不好,路上又出现了几只挡路的魍魉,他也根本不愿纠缠,将之扫到一边便继续向前,那缺了一角的佛珠被他用力握住。

等他赶到时,齐眉棍正置身于灼灼烈火中,火舌燎过他的衣角发梢,几只魍魉将他围住,他打的并不轻松,在此之前战斗已经不知进行了多久,他身上衣服有多处破损。

大火对齐眉棍来说算不得好,但对魍魉来说也是一种阻碍,圣火令把徘徊在外围的低级魍魉解决了,而齐眉棍那边也终于将那几只魍魉击杀。

圣火令看向他的时候,他刚好让最后一只魍魉归于黑烟,随后转身看过来。

那些跳动的火焰将他包裹其中,看起来有如他本身自是从烈火中诞生一般,灼目高热的光芒恍若外展的纱衣。圣火令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踏过被烧毁的一切向自己走过来,直到他踉跄一步。

齐眉棍以武器杵地支撑自己的重量,好在他的同伴及时过来扶住了他。圣火令把人扶起来以后直接按着对方的脊背抱紧了他,轻声道:“没事了。”

这火再猛烈于他也无甚伤害,他这一路过来出了一层薄汗依旧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齐眉棍想自己一身不知沾了多少灰黑,有心不要挨着他,只是他实在是没什么力气,只能倚靠在圣火令身上借力,摇头道:“我……我没事,不要担心。”

等齐眉棍恢复了一些,便不愿再这样靠着他,想自己站着,圣火令却只愿意放松一点,依旧用两只手搂着他。

这样一看,他便看到了些刚才没注意到的地方,齐眉棍右脸侧后方正好有一点黑色的污迹,大约是打斗时不小心沾上的,圣火令用左手拇指轻擦了几次,却只将那痕迹抹得更开了,于是他忍不住笑了一声。

齐眉棍早在被他碰到脸的时候就支支吾吾地想说些什么,等到他笑的时候就只剩下安静地令血色漫上脸颊。

“算了,还是等一会儿去溪边洗吧。”

圣火令这么说的时候就一直看着他的眼睛,这个距离实在是让人忍不住这样做,而他本身也很乐在其中,结果就是另一位的脸越来越红,其实齐眉棍是有心要移开目光的,然而那个双色的眼瞳像是自带异样的吸引力,在这般近的情况下更是效果显著,他在心里默念了几遍阿弥陀佛才终于转开了视线,也转移了话题。

圣火令看着齐眉棍低头在怀里摸东西,好奇心被十足地勾起,齐眉棍在他热烈的注视下把东西掏了出来,带着些纯粹的笑意说道:“这些,是我帮你找到的。”而躺在他手心的是几枚刚属性心魄,想来应是那些魍魉里带了的。

圣火令又想吻他了,这个亲吻最终停留在额头上,齐眉棍还来不及反应——其实他在被亲到的时候已经呆愣了——那几枚心魄也进了他的嘴里,圣火令再把心魄放进他嘴里之后还用拇指按着他嘴唇揉了一把,看着他下意识地把东西嚼碎咽下才放下手。

齐眉棍在嘴唇被揉那一下的时候回了神,他即羞又恼,却又不知该作何反应,说到底他还是羞大于恼的,最终也只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啊,你是不是忘了自己也是刚属性的了?”圣火令柔声道,“何况现在你我二人是谁更需要这东西?”

齐眉棍知道他这话有理,也不再争辩,只说自己既然又尚好了些,不该再这么靠着他了,圣火令当然不愿意放手,拿手碰了他肩上被火烧伤的地方,齐眉棍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圣火令便道:“齐眉可知,我此前说伤口用唾液消毒并非是在骗你呀,这里缺少伤药你便将就些吧。”

说完便偏下头去,齐眉棍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别”字,就感觉到灼痛的伤处触到了柔软的物体,随后又是温热且湿滑的东西拂过。

齐眉棍咬着嘴唇痛呼忍了回去,退后了一点,避开那个奇特的触感,只朝圣火令摇了摇头,于是后者这次也不再说什么,仔细地看了那伤处,确认并无大碍才抬起头来。

圣火令看着齐眉棍的脸色,确认对方并没有生气才放下心来,实际上他几乎能肯定齐眉棍不会同他生气,他甚至怀疑对方是否缺失生气这一情绪,不过此刻,他不过是有些患得患失罢了。

晨光熹微,两人稍微整理了一下,便是该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

圣火令就忍不住再次开始调戏人了,笑道:“齐眉负伤应是仍未大好,不如还是让我抱你过去吧。”

其实他对其他人并不会到这样的程度,只是齐眉棍从不指责他,也从不同他置气,才使他这样,说起来,颇有些“恃宠而骄”的味道。

果然齐眉棍听了这话只是推辞道“我很好”,又听得圣火令说道他该好好休息,便明白过来他是要做什么。

圣火令并指如风,拂过他的睡穴,把“不要……”后面的话都截断,他把软软倒下的人打横抱起,逐渐远离身后的废墟。

【完】


终于可以敲下完这个字了,因为实在是太饿了所以自己产粮,谢谢给我点心心和手手还有评论的天使

用了些游戏里的原话,用的很开心。为了写好他们俩翻了好多次个人剧情,不过圣火好像还是有点ooc啊哈哈哈其实圣火应该没有这么流氓的,这里嘛,都是七妹惯的

他俩现在的状态应该是圣火知道自己喜欢齐眉也知道齐眉喜欢他,齐眉感觉到圣火喜欢他但不知道自己喜欢圣火(大概是潜意识逃避这样?

其实还应该有番外的,但是我,唉,没什么人看我还是自己脑补吧,如果有人愿意给我产圣齐粮我还能再肝一篇

好了应该没什么想说的了……吧……

评论-3 热度-15

评论(3)

热度(15)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