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齐】东边日出西边雨(上)

*【梦间集手游】圣火令x齐眉棍

*互撩组,无剑男性设定

*然而并没有抽到波斯猫和七妹


“少室山?”无剑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这不是……”

圣火令等着他说下去,无剑却转了个方向,喊道:“齐眉!过来一下。”

手捏一串佛珠的青年逐渐走近,这位性子温和的同伴是几天前才加入他们的,如果圣火令没有记错的话,他当时的确是说自己来自少室山,无剑的用意自然能猜到几分。

魍魉之灾肆虐,此处经他多番查探,灵气最盛之地正是在少室山上,也就是引魂镜的所在了。圣火令眨了下一双鸳鸯眼,无剑已经同齐眉棍解释清楚,后者顺从点头。

性子柔和的人他也见得不少,只是这位似乎有些过于温顺了,圣火令回转思绪,齐眉棍已经走到他身旁,神情有些踟躇,似在思考如何与他见礼。

圣火令看他这样子觉得有趣,也不先开口,拿一双异色地眼瞳盯着他看。齐眉棍此时像是终于想好了,抬起头看着他的脸,道:“这位少侠……”

到这里圣火令终于是忍不住了,笑道:“我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这么叫我。”而齐眉棍早在听到他笑的时候就无言地红了一张脸,圣火令便又道:“你叫我圣火就是,我就喊你……”他说到这里停了一下,靠近认真听话的人些许,说完最后两字。

“齐眉。”

他的声音本就极好听,刻意为之的情况下更是如同热焰燃过后的火星撩过般,不太灼人,却是带了熨烫的暖意,使人心颤,齐眉棍捏紧了手中的佛珠,低声答道:“是。”

圣火令的性格与他的名字照应了七分,他待人便有那般热情,在向山顶行进的过程中时时与齐眉棍说话,偶尔问他少室山,偶尔提到昆仑山或是波斯故土。齐眉棍性子温吞,圣火令提的问题有时角度刁钻,他也毫无不耐,将其中故事曲折缓缓道来,许是久居佛门,说话语速稍慢,但每个字都似是落点坚定,听久了反倒让人生出一种安宁祥和之意。

齐眉棍自小在少室山上长大,对外界知晓不多,在听到昆仑山和波斯,尤其是波斯的风土人情时,他显得尤为感兴趣,睁大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看人,脸上染着些微笑意,认真倾听的样子使讲故事的人也感到满足,只是圣火令同一般人不同,他偏偏不会沉在那满足感中,反而能从眼前人的身上看出些其他东西。

行进路上,两人遇到过几次魍魉,只是都是些失了神志的,战斗力也不足为惧,被两人随手清理掉。

圣火令一只手拂过,几只魍魉便在惨叫声中化为灰烬,他解决了自己这边的怪物,侧身看向齐眉棍那边,后者手中长棍飞舞,衣角在空中划出弧度,身姿飘逸,仿若他衣摆上的白鹤,将要飞向天边。

圣火令这般看着,不自觉入了神,齐眉棍将最后一只魍魉扫净,转身看向圣火令时沉静的眼神却变了。

在他喊出“当心啊”的同时,圣火令已经察觉了背后偷袭的那一个,侧身躲过,这个魍魉比起刚才那些多了些智力,趁他不备才接近到这个地步,如今被发现了也很好解决。只是圣火令终究被伤了手臂。

齐眉棍已回到他身边,方才的武器已被收起,他皱着眉头略显焦急地看着圣火令手上的伤口,那魍魉本身并不是多厉害的存在,只是周身带毒,被划开的伤口不正常地发黑。

“寺中应有伤药,只是离此处有些远,不知……”

齐眉棍话为说完就被打断,圣火令把按着他嘴唇的那只没受伤的手移开,说道:“小伤而已,不必叨扰寺中清净了。”

大概是内心太过于担忧,齐眉棍这次反倒是没有脸红,听了这话只答道:“总要把毒弄出来才是。”

这意思便是同意他的说法了,见他如此“爽快”,圣火令在心内再次感叹了一下他的温顺,又忍不住起了些坏心思,道:“不如请齐眉帮我个忙,把毒血给吸出来?”

齐眉棍这时又有了那种被火星燎过的感觉,露出些羞窘的神色来,圣火令正看他无措的样子看的有意思,却见他又看了伤口一眼,然后低下头果真要拉着那只受伤的手臂往嘴边凑,圣火令赶紧把手抽了回来。

他从前没遇过这样的人。

他性格如此,对人喜欢调笑两句,并不带有恶意,只是对这些言语大多数人都知道不过玩笑,并不当真,有人脾气暴躁言辞激烈地回他,有人性格冷淡权当做听不到,直到现在,多了个虽然不适应这样的话却仍旧温柔接下的人。

下午在一路前行的谈话中可知齐眉棍并非分不出哪些是认真说话,哪些是调侃玩笑,那般情况下的做法,稍一思索便很能明白他是担心同伴伤势。

齐眉棍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复又低下头去,眼里多了些不安,右手缓慢捻动手上的佛珠。

“并非是你的错,怕你中毒。”圣火令看他那副可怜样,揉了下他的头发,解释道。他平时也不会这般“好心”,只是齐眉棍性子实在太过温软,在他这儿,玩笑或许都会成为真实,圣火令难得有了不忍心的想法。

只是齐眉棍还是眼含不安地看他,开口道:“那该如何?你感觉如何?身体可有不适?”

他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圣火令这才明白自己方才可能是误解了,他的无措和不安不过是在担心自己。

思及此,圣火令不由得怔愣了一瞬,他自烈火中诞生,对于火焰的灼热不曾有任何多余的感觉,然而此时却有些感觉到内心深处如同火星燎过一般热和暖。

“圣火?”

他暗自吐出一口气,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齐眉棍喊了那一声,眼中的担忧更深了几分,只怕圣火令是邪毒入体,神志不清。

还好对方还有反应。

圣火令笑道:“齐眉如此担心我真是使我倍感荣幸。”

齐眉棍果然不接他这句话,直道:“这毒伤现在看来虽然无碍,还是早解决的好,你有办法了?”

其实齐眉棍问出这话来,已是对他有解决方法这件事确定了七八分,方才他一时情急,现在仔细一想,圣火令虽然表现的行为轻佻,但实际并非一个不知轻重的人,他既然如此悠哉,想必真的不是大事。

圣火令知他明白过来,也就不继续玩笑,道:“以前也被这种魍魉伤过,对他有几分能耐还是知晓的,再者,我乃明教圣物,还不至于被这不入流的伤到。”

要是一般人这时该生气了,或是笑几句他手上仍未愈合的伤口,齐眉棍只是重新带上了些笑容,为他松了一口气。

圣火令拿一双琉璃珠子似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直把齐眉棍看的脸上微红,偏头避开他的视线。他太容易害羞,圣火令几乎又想欺负欺负他了,完全把刚刚那个不忍心的想法抛在了一边,却不知道这么一会儿,他的心思已经转过几回了。


【可能是个TBC?反正圈冷没人催我【躺】】

今天晚上不该吃泡面的,撑还上火| 这对tag怎么打……就打圣齐……?

评论(6)

热度(18)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