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穿过旷野的风

*可能不是一篇可爱的文

*祝平安

蓝河面朝窗户坐着,面前摆着一本日记,手握着笔,他写:我本来打算——

窗外的行道树前几天被修整过,挡不住阳光直射,这会儿照进来晃眼,蓝河准备去把窗帘拉上,站起来后又发现换个位置更方便,于是他走到桌子的另一边,坐下。

本子上的话被打断,再重新下笔他突然不想写这一句了,覆盖上五个汉字的是一道一道横着的黑线,他在重复这个动作的同时眼眶发热,还带了些痒意,有眼泪即将翻出来,蓝河用手抹了一把。

没有眼泪。

什么都没有。

写出来的第二句话被划掉,蓝河在最后两排写:离开蓝溪阁,准备去旅行。

北纬三十度,蓝河决定沿着这条线从东往西走,最后到达西藏,他把这个计划发到朋友圈里,下面评论全都是“死宅要出远门啦小心被拐”,蓝河看了一会儿,在下面跟了一句“统一回复楼上,哈哈哈”。

蓝河去收拾东西,订票的时候再摸出手机,到S市的票还算好订,蓝河订完票又点进了朋友圈,显示刚才的动态有人点赞。

叶修。

今年全明星在W市举行,时间就在蓝河开始他的北纬三十度旅行时,意思是当他从S市途径好几个城市到达W市的时候全明星早就结束,来参加全明星的职业选手也早已回到自己的城市。

所以他不应该在这里遇到叶修,尤其是在车站外面。

“我都退役了,现在也就是个闲人了。”叶修跟他解释,“而且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就遇到你了,我们是不是特别有缘分啊?”

蓝河,忙着在心里动小手术把他说的话都刻在骨头上,也没戳穿他进站口在另一边的事。

叶修说他看了那个计划,觉得很有意思,想要报名参加,蓝河想说那个是私人计划不接受拼团的。

蓝河眨了眨眼,干巴巴地说:“死宅也要出远门啦小心被拐。”

叶修说:“所以请多多保护我啊。”

可是他在荣耀之外实在不是个靠谱的队友,两个人在准备离开W市的时候才发现叶修根本没有一点长途旅行需要的东西,叶修出门身上就带了身份证烟打火机账号卡,学会用手机之后他连零钱都不带了。

蓝河拖着他去买了衣服,买了背包,等买完了所有东西又想起还没订票,还好票也不紧张,等上了车两个人都瘫在座位上不想动弹。

椅背朝后放,没一会儿身边的人就睡着了,蓝河把视线从窗户上的叶修转向另一边摸得着的叶修。

叶修睡着了右手还往身边摸索,他以前早上没睡醒也会有这个习惯,蓝河看着那只修长好看的手犹豫了一会儿也没把左手搭上去,叶修的手最后搭在了他腿上。

蓝河看了下他闭着双眼的脸,左手放上去又收回来,捏成一个拳头。

他们刚刚分手不到二十天。

他们刚刚出柜也不到二十天。

事实证明荣耀与现实是不对等的,否则再多扑面而来的恶意和挑衅叶修都会让他有来无回,而他本身就具有不在意他人看法不多管他人闲事的美好品质。

如果这个世界上所有人在这方面都像叶修一样就好了,但叶修只有一个,理解并尊重少数人存在的也是少数。

现实的压力倾轧而来,蓝河想,他本来可以不在意的,然而“本来”是世界上最没用的两个字,现实的压力包括了至亲的做法和心情,沿着血脉连接他的神经,每当他朝前走一步,就撕扯着心脏在痛。

而每当他抬起头看心上的人的时候,便知晓了对方与他何等相似的境遇,两个人的联系可以更加紧密但也勒的人劳累不堪。

蓝河偏头看了一眼前男友眼底的青黑,又收回眼神死盯着面前的椅背。

所以必须要想个办法了,必须要解决这样痛苦的情况,比如斩断这个联系。

蓝河默念,我不足够强大,最终说了分手,我不足够强大,他想,甚至还有些懦弱,认为他,或者希望他有一天可以治好所有伤痛。

可是,现在,刚才,叶修又出现在他面前,说想要一同旅行,蓝河张了张嘴,拒绝的话在嘴边滚了好几圈,叶修又说:“就算是分手旅行也好啊。”

蓝河答应了,他暗自想,我是真的不足够强大,也缺乏足够的勇气。

蓝河收回视线,再看了一眼叶修。他闭上眼睛,心想,我睡着了,头缓慢朝左偏,最终靠在了目的地上。过了好一会儿,叶修偏头用侧脸蹭了下他软软的发丝,右手握住了蓝河捏成拳的左手。

他们一起到了C市,被火锅的热气隔在两边,放进嘴里的食物一咬都是辣椒的味道,辣不是一种味道,是一种痛觉。蓝河被辣的眼眶发红,透过薄薄的一层白雾去看叶修,大神的情况也不太好,蓝河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大口水。

旅行是让人快乐用的,路左边声音甜甜追逐打闹的小孩也好,路右边动作缓慢依偎聊天的老人也好,都是看了会觉得世间美好的存在。

继续向东到了S省,两人一起跑去看国宝。小小的团子慢吞吞地翻身,每完成一次动作周围一声笑,有女孩说,下辈子一定要做一个熊猫,靠卖萌就能活了。

下辈子……蓝河手指在厚实的玻璃上轻敲,如果有下辈子的话……

城市里人挤人,蓝河拿着手机在网上查攻略,叶修过来抓住他手腕,跟同行搭档提建议,旅行进入后半段,不如多走一些地方,蓝河看了他半晌,才突然低头说好。

叶修还没有放开他的手腕,握着他的脉搏像握着他的心跳。

北纬三十度,由此向西还有最后一个省,蓝河放下了查攻略的手机,或许不用这种有效率的方式更好。

繁华城市里的车水马龙都是相似的,两人逐渐向周围的山脉移动,小镇上的旅店楼层不高,也没多少人住。

走了一天,蓝河连行李也没整理,瘫在床上不想动,所以整个房间开始剧烈晃动的时候他一开始也没反应过来。

然后蓝河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连鞋都来不及穿就想去找叶修,而刚才去外面抽烟的叶修已经冲回了房间拉着他就向外跑,摆放在靠外面墙的衣柜突然倾倒向两人砸来,叶修一转身抱着他扑向墙角。

又过了不知多久,地面的晃动停了下来,周围是不透光的黑暗。 两人的手机都没在身上,蓝河睁大眼睛,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他用双手在身前人的身上摸索,声音颤抖地喊他的名字。

“叶修……叶修?”

紧抱着他的人动了一下,回答:“没事儿,别怕。”

倒塌的墙壁在这里形成了一个狭小的空间。叶修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头靠在他肩膀上。

“我们,会死在……啊!”

叶修咬了他肩膀一口:“不会,蓝团长不是说过吗?我可是祸害遗千年啊。”

“嗯……”蓝河声音沉闷。

在黑暗的环境里黑暗的情绪也生长的格外得快,叶修开始跟他聊天,从他们认识开始,以前的事重新在眼前浮现,是与当下黑暗完全不同的绚丽色彩。

蓝河的情绪逐渐放松下来,叶修艰难地换了个姿势,但是另一个人对减少接触这件事似乎分外恐慌,视觉不再的情况下他对触觉更加依赖。

叶修坐到蓝河身侧,再次和他倚靠在一起。

狭小的空间里各种心绪在交缠发酵,周围安静的只能听见交错的呼吸声。

突然,地面又开始晃动。

蓝河反应迅速地把叶修按进怀里,一如后者刚才对他做的。

余震很快结束,叶修搂着他安抚。

蓝河把头埋在他颈侧,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开口说话。

然而一开口还是带上了哭腔,他说:“我不想跟你分开……”

叶修一只手在他脑后轻揉,说:“那就不分开。”

憋了太久的哭泣一开了头就不容易收住,蓝河死咬着嘴唇点头,眼泪浸入他的衣服。

“别再哭了?留着点力气。”

情绪起伏太大,蓝河靠着叶修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再醒过来的时候刚好听见他说:“再多相信自己一点,也多相信我一点啊蓝大大。”

蓝河顺着摸过去,把手塞进对方手里,自然而然十指相扣。

头顶上传来敲击声和喊话声。

“下面有人吗?”

【完】

家乡地震了
这篇文前后加起来写了五六天,本来是因为最近动不动就负面情绪过载,总是产生一些不好的念头
下午的时候刚刚写完地震的部分,没想到晚上就听到……我一开始本来以为是三四级那种小地震,没想到……
总之,希望大家都没事

2017-08-08叶蓝蓝河
评论-8 热度-54

评论(8)

热度(54)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