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稿,刷屏见谅

【16年5月……我那时候是效率高还是在摸鱼啊´<_`】
#叶蓝##邪教#

今日是蓝家小公子的十八岁生辰,府上一片热闹喜气,可老爷夫人却是面带愁容,只因十八岁正是小儿子外出游历的时候了。

蓝家有两位少爷,二少爷蓝河平日里就对江湖侠客多有向往,从小比起在私塾里摇头晃脑念书舞刀弄剑的时候还多些,十五岁那年就想着要出去闯荡江湖,二老哪儿肯啊,还是大少爷给劝住了,最后应下了等他到了十八岁才能同意。

本是想着在这三年间将蓝河的兴趣移到另外的物事上,没成想反倒被小少爷发现了自己父亲与蓝雨门下一堂主是旧交。

蓝河跟朋友都挨个道了别,第二日收拾包袱时才真有了些要离家的感觉。

蓝夫人拉着他的手,眼眶泛着红:“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就不想想我和你爹啊!”

蓝河朝她宽慰地笑笑,道:“这不还有大哥在吗,您就放心吧,我都十八了又是男儿身,出不了事的。”末了还朝他大哥使眼色。

既已经被弟弟给卷进来了,蓝桥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接道:“母亲不必忧心,他是有功夫傍身的,连我都比他不过,在外面轻易也受不了欺负的。何况你也知道他这性子,不是个好招惹是非的,安安生生地到溪山城还不容易?”

“你们俩兄弟就联合起来哄我,你不惹是非不碍着它来惹你,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就他那点功夫……”

蓝小公子不太服气还想再辩,恰好被蓝家老爷打断了。

“行了!既然答应下了哪有现在还后悔的,像个什么话!”

蓝夫人拿帕子抹了眼泪,道:“我哪是要反悔?儿子要走了都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说着又要掉下几滴泪来。

大少爷赶紧说道:“他及冠那年就得回来,是吧?”

明白这是大哥在帮自己说话呢,蓝河给了蓝桥一个感激的眼神,顺着话道:“当然是了,那年怎么也得回来看看。”

这么一番下来蓝河终于出了门,走的时候蓝夫人还千叮咛万嘱咐要蓝桥尽量照看着弟弟,蓝桥一一应下了,虽然不太容易做到。

蓝桥跟着蓝河走到了城门口,递给他一把剑。

“此剑名曰断魂,以后就给你用了。”

“怎得没见你用过?”

“这剑不趁我手。”蓝桥笑道,“我看倒是合适你的路数。”

等蓝河上了马,蓝桥又忍不住道。

“我倒是认识几个人的,只是他们如今也不知在何方,不然也能……”

“行了哥,这是天让你别去麻烦别人,我这就走了,你照顾好父亲母亲。”

蓝桥笑着把驾马的绳子递给他,随后看着弟弟越走越远,小声念了句。

“也不知他遇不遇得到绝色……”

蓝河出门这一路上顺顺利利过了三天,没出什么大事,却是把最近江湖上的新鲜传言听了个够,最多的就是新起的一个邪教,和他的教主,叶修。

要说这叶修也是个传奇人物,原本在名门嘉世,武功高强还颇受敬仰,可半月前突然脱离嘉世,自立门户。顿时谣言四起,有说他是叛逃的,也有说是被逐出师门的,偏生两边都没个确切说法。

再说叶修自创的教派,短短半个月就被冠上邪教之名倒不是因为作恶多端,而是加入教派的人,不少其他门派投奔过去的。于是逐渐有了传言,说这些人是被蛊惑了,否则,怎会抛下发展繁盛的大门派转而投向那毫无根基的小教派,传言越流越广,传到现在,就演变成了叶修是个大魔头,创立了个邪教净干些迷惑人的事。

对这些传言蓝河都只过耳,一是不信什么迷惑人心的邪教,而是不信叶修是个魔头。早在他还在家习武之时就对叶修其人多有听闻,大多还是来自自家师父,心里对他还是有几分敬仰的。

再说这一路行来的传言中,细细想来叶修也不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却平白担了个魔头的名号,这其中的门道,蓝河虽无江湖经验,但在那个尽心尽力的师父的教导下却也通晓一点,想是某个仇家散步的谣言,结果连门派中人也被变成了邪教一员。

不过估计他们也不怎么介意。

蓝河快速吃完了饭,略过旁边高声谈论邪教魔头的几个大汉,径自回房休息了。

#叶蓝##邪教02#

翌日,蓝河一早起了下来吃饭。

许是时辰还早,还没几个人,蓝河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坐着,打算吃了早饭就出发。

小二端着他的饭菜过来时,正好有人经过,眼看着快撞上,蓝河起身扶人的动作还没来得及做出,只见那人身形一动就让过了。

蓝河有些惊讶,他自己虽然未曾有多少行走江湖的经验,但单就一身功夫而言恐怕也比大部分人强,这人刚才的那一下已经能看出是个高手了,至少如果让蓝河去做,在那种情况下他也不能保证自己做得出来。

像他这样的人对强者抱着理所当然的崇敬和好奇,即使仍不清楚这名男子的真正实力,也不妨碍他打量。

这样看去只能看到他的背影,黑发随便束在脑后,披着褐色的斗篷,最奇怪的是背上红色的大伞。

蓝河偏头向外面看,虽然时候还早,但已经能看出些好天气的兆头,莫不是这人还像个姑娘家地怕晒?随即又否定了这一想法,看他这不拘小节不修边幅的装扮,也不像是会在乎这些的。

方才免遭于难的饭菜摆到他面前,蓝河拿了一个包子捏在手里,却是一口没咬。

那个人看样子也是来买饭的,只是好像出了点问题。

叶修也没料想到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早饭已经打包好,伙计等着他付钱,可他找了身上,确实是一文钱都没带,虽然他历来对自己的钱财都疏于管理,这方面的事务全交给了陈果,却也实在也没想到自己会身无分文。

伙计等了他一会儿,见他翻找也没拿出一个子儿来,脸色由

评论
热度(2)
©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