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屏被针线盒砸坏了,存个稿子,这些可能不会有后续就不打tag了

本来想一次发的,结果lof说我有敏感词,一篇一篇来吧,哪篇有哪篇就不存了吧

可能刷屏,见谅

【这篇15年11月写的´_>`】
#叶蓝##关于“我也喜欢你”这件事01#

看到某个头顶兴欣公会的战法迎面而来,蓝河条件反射就准备给他一剑,结果在听到那个自带嘲讽的声音从对面传来的时候,手被吓得一抖,然后蓝桥春雪本来流畅的动作突然一抽就直直地朝战法撞去,对方普通地举起长矛,蓝桥春雪被刺了个对穿,就这样还顺利地扑到了人怀里。

白天蓝河刚听到叶修退役的消息还难过了好一阵,晚上就在抢怪大战中再次看见了他英勇的身影。

会长们,叶神退役以后就有了更多的时间陪你们玩耍了开不开心啊?

先不说大春估计又要掉两斤头发了,反正蓝河在被刺穿的一瞬间是开心不起来的,尽管他几秒钟前还有着重逢的喜悦。

“小蓝同志,见着我激动到投怀送抱啊?”

蓝河这几年下来,对这种程度的垃圾话已经自动免疫了,操纵蓝桥春雪站起来,那边战斗法师一点不配合的矛还插在身体里。

“你给我抽出来。”

然后蓝桥春雪刚一恢复自由身就又被战法一套毫不留情的连击给打死了。

“见面礼,别客气啊。”叶修说完就给他留了一个潇洒的背影,去帮兴欣开挂抢怪了。

“……”

蓝河刚才的心动现在是一点儿也没了。

尸体不能说话,蓝河只能看着他跑走,不然真想冲他喊一句“欢迎回来”。

BOSS本来没剩多少血,叶修加入后形势迅速像兴欣倾斜,蓝桥春雪在地上躺了没一会儿大战就结束了,蓝河干脆点了回城复活。

刚复活没多久,收到了其他人的消息。

「刚才怎么死了?」

「叶神在战场上都特意去弄死你,对你是真爱啊!」

蓝河嫌弃地回了一句“谁稀罕这样的爱啊求放过!”,却在心里想“要真是这样就好了”。

他喜欢叶修不知道有多久了,发现自己喜欢他是在看他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抓心挠肺和悲哀难过中,本来对这种能做成标本放到荣耀博物馆里展览的大神是有着敬仰之情的,在实际接触以后那种遥远的冷冰冰的印象被打破,连感情都跟着变了质。

蓝河都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发现的早还没彻底沦陷痛不欲生,还是该遗憾自己发现的晚不然就能计划刷好感度,不过现在这些都没关系,因为叶修又回来了。

本来,在叶修带着兴欣冲出网游走向职业时,他就眼见着他们间的联系一点一点地减少,也不是说叶修就不会再出现在网游中,相反倒是能经常见到他活跃在抢BOSS的前线,只是和他对战的也不是他们这堆人了。蓝河那时还觉得“这才对嘛,老欺负他们算什么”,再后来一点就有点难受。

连接他们两个的其实也只有荣耀,蓝河自己对叶修的了解真的说起来都少的可怜,他连对方的手机号都没有。虽然真要找人不是没办法的,不管是在他来G市时去堵人,或者到兴欣比赛的地方去堵人,甚至可以直接到H市兴欣的大本营去找人,但蓝河不敢,他怂了。

谁面对一个自己喜欢多半不喜欢自己的人不怂啊!

蓝河心里觉得自己给叶修留下的印象应该还挺好的,如果他还对自己有印象的话,可他也不敢仗着这点印象去告白,蓝河觉得自己绝对不是那种“告白有什么用直接强吻啊”的人。何况最让他痛苦的不是“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而是“我喜欢的人不只不喜欢我,他还不喜欢我这个性别”,没人透露过荣耀教科书的性取向吧,贸然行事以后不得尴尬死。

游戏里蓝桥春雪刚出城一会儿就又遇到了熟人,就蓝河脑子里正想着的那个,只不过这次又换了个马甲,一个狂剑士,头顶名称“舂易老”。

嗯?

大神这是什么对蓝溪阁宝具啊?这个意思是走心理战术让蓝溪阁玩家看到就虎躯一震再趁其不备一举拿下?劳您想个这么心脏的办法真是我们公会的荣幸。

想是这么想着,蓝河第一反应还是赶紧跑,按理说有机会和喜欢的人多说几句话会很高兴才对,可他喜欢的不是一般人啊,照以往的经验,落单的情况遇到这位,他有点方。

可叶神是你想甩就能甩的掉的吗?

于是在叶修特别的说话技巧和蓝河潜意识的配合里,对话已经过去了好几轮,终于,蓝河在队友的召唤下准备脱身先走,然后迎面斩来一把重剑。

大神的技术完全不是他能招架的,没一会儿又出现了刚才的情况,蓝桥春雪又被狂剑士手里的重剑刺了个对穿。

这还玩上瘾了怎么的?

“蓝河小同志,哥这又遇上你了你看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啊?”

由于现在的姿势原因,两个角色靠的特别近,叶修刚才说话就好像真的是在蓝河耳边一样,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耳朵有些发烫,如果把耳机取下来一定能看到红的厉害。

大概是没听到回答但还有呼吸声证明对方麦没问题,叶修又重复了一遍那个“你注定死在我手里”的缘分,蓝河还被这个声音的特效弄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却还是条件反射地答了,反正对这种垃圾话只要“滚滚滚”就行了吧。

终于,蓝桥春雪最后一点血被收割尽,就在他旁边坐着的笔言飞一扫他屏幕又是黑白一片。

“不是吧?你怎么又死了?卧槽被大春砍的!”说完觉得不对,看了眼自己屏幕上站在弹药专家旁边的春易老,“哎不对,怎么还有冒牌货啊?”

心跳还加速着的蓝河没听进去他几句话,一个没留神倒是表露了一点自己的心情。

“二笔,我觉得我完了。”

“啥你弯了?!”

这是怎样的一种蠢萌的直觉啊……

评论
热度(1)
© 荒风浩荡 / Powered by LOFTER